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去年春天四月冬烘先生一趟觀音山之旅,意外在留言板上引出一場關於流蘇的討論,雖然當時開著白花的美麗植物實為灰木。不過這場傾城傾國的美麗誤會,一直讓我牢記今年定要與流蘇來一場浪漫邂逅。

欣聞十分風景區前幾年移植了數棵流蘇栽植在遊客中心前,因此趁著今天雨將下但未下之時,趕赴十分尋芳。由於每年暮春三、四月是白色流蘇花開的季節,樹如傘狀的流蘇,潔白小花生於冠頂,花開時猶如層層白雪落滿樹,十分美麗。但是流蘇花期短,一陣春雨花吹雨打,流蘇也就如細雪禁不起光熱而銷溶,花落殆盡。

今天到了十分,雖然此處的流蘇樹還不夠大株,或許也還沒有盛開到極致,但誰知道今日此時一過之後又會如何?就在此時此地或許就是十分白流蘇最佳觀賞時機。也許一陣毫不留情的驟雨,一場不識趣的疾風,就要將嬌弱的小白花從枝頭上拂落。屆時就算有知花惜花人,無奈已無美麗如雪之流蘇花可賞。就像傾城之戀中的范柳原與白流蘇,如果不是一場即將到來的時代劇變,又豈會讓兩顆不安定的心懂得去珍惜已經擁有的當下的幸福?

十分白流蘇

十分四廣潭

十分四廣潭

十分眼鏡洞瀑布

桃花?杏花?

小朋友:好漂亮的白花,是油桐花嗎?

站長:zzzZZZ..

本文日期:2006.3.19 | 台北行腳 | [旅聯網/流蘇]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