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我習慣在行進中思考;或者是說為了製造不一樣的思考空間而行進。所以有時我反而會陷在思緒之中,把旅行中景物給不經意錯過了。而這當然跟本篇主題..還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有個不成材只會玩的人提到從聯合新聞看到天元宮吉野櫻大盛開,本來我應該會不太相信。不過由於正好前一兩天剛看到Joseph兄寄的相片中有淡水天元宮吉野櫻花開的模樣。於是雖然近期身體將會大大的不方便,但還是跟朋友在天氣非常好的星期天出外賞櫻了。

實則出發之前,我是不太清楚天元宮的位置,只知道它位於淡水水源里或稱水槻頭,而且應該是在淡水往三芝的一O一公路上。聽到一O一公路,我腦海中突然閃過,那天元宮莫非就在那..。

所以我還是不走大度路到淡水,因為可能會塞車。我決定仍從北投稻香路也就是北市三到了小坪頂的岔路口後再「便看」。因為我記得那裡有往水槻頭的指標。雖然驗證的過程有點複雜,不過總算我猜得沒錯,所謂的水槻頭的天元宮,就是在北市三接到一0一公路之後右轉的那間大廟。所以不進淡水市區還是對的。

找路的過程其實不重要。因為今天天元宮的吉野櫻開得極多極美,而且不是只有廟門口那幾株而已。

門口之櫻

串串櫻花紅

花團錦簇

春光旖旎無限好

人與花相映又增色

攝影師怎能不勤獵豔?

(天壇與櫻)

真要說起來,我住的地方還一直掛著四年前從京都東寺帶回來的藥師琉璃光如來護符..。所以啊,如果我命中如果當有這些災厄,一半要看作上天給我的磨練;另一半是要提醒我對過往事情要去檢討警惕。有人說為什麼我看起來好像還是很樂觀的樣子,那可能是我知道這些災厄的啟示,另外就是我因此看到許多人生中更美好的東西。因為這樣,要不要去燒香拜拜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因為真正讓禍福吉凶遠離或親近的因素並不在此。

既然提到日本京都。天元宮後面滿園盛開的櫻花,倒有幾分八坂神社或是清水寺的味道呢。

只是既然來到一間大廟,最近又很多人叫我去燒香拜拜消災解厄,加上身旁朋友又一直好心的要幫我點香,我敖不過大家的好意,就拿著香跟著拜了。不過你說我真正向神明許了什麼願嗎?其實也就是求個心安吧,因為無念無求,是參拜真諦。冬烘先生一向不鐵齒,只是活的越久,應該要更接近不惑吧。

如果把圓圓的天壇,換做尖尖的五重塔,大概就更像是在日本了。當然我們無須去媚日,光是種植這樣多的櫻花樹也就夠令人賞心悅目了。

只是很懷念被櫻花瓣花雨灑落一身,如今又能重溫舊夢的我是這麼想的:橫過櫻花樹群上方的電線,是不是能想辦法讓其消失,不然總感覺為德不卒,而且有點殺風景。

正面觀櫻之五瓣

..

圓山草堂附近之櫻 近觀

本文日期:2005.3.27(3.30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旅聯網/天元宮]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