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大花曼陀羅)

虎山溪螢火蟲經過復育,如今螢火蟲的數量成長了不少﹔四月底連續幾個週末,都會有人在該處對於螢火蟲的復育進行講解。星期六晚上六時許,松山慈惠堂前已經聚集了百人以上在聽復育螢火蟲的解說員講解。脫離人群,獨自沿著虎山溪畔走,一開始有路燈光亮處都無螢火蟲蹤跡﹔來到中段的淺溪畔,許許多多提著小燈籠的螢火蟲開始現身,有一部份躲在溪旁的曼陀羅花葉片之下。這時路燈會很識趣的暗下來,這時候緩慢搖晃著飛舞的螢火蟲們的身影就看得更清楚了。因為在昏暗的天色下,測光困難,螢火蟲實在無法拍照,所以照了些曼陀羅花充數。
從虎山溪走出來,雖然螢火蟲的還不至於滿山遍野﹔不過老實說,能夠看到三五成群的也就滿足了。走到慈惠堂前,聽說(小販說的)大夥都往山上去了(上了虎山自然步道)。心想螢火蟲不是在溪邊比較多嗎?怎麼會往山上去了?

雖然心中懷疑,不過因為沒事,所以也就隨著這時候才到的少部分人上山去。走了十幾分鐘,步道越登越高,路上什麼螢火蟲都沒看到。又走了一會,聽到一大群人聲,就近湊熱鬧,果然此處斜坡下樹林內處處螢光點點,而且非常靠近步道旁,所以竟然有人在抓螢火蟲。這裡大概是這一次螢火蟲聚集最多之處。說真的螢火蟲的光還真的蠻亮的,古人囊螢苦讀,畢竟克難﹔只是苦了那些螢火蟲,本來用來求偶辦事的螢光,還真不得閒。當晚後來因為正在忙著跟人鬧情緒,所以無多少心思觀察,快快下得山來。

  星期天,心中規劃已久的大坪古道至火庚子坪成行。

大湖山莊街 溪底二號橋

下午一點多上了大湖山莊街,上坡路段,沿途山林行道間盡是黃澄澄開花中的相思樹。後來上到山路更高處,沿途又是如同雪花片片的油桐花。過了風櫃嘴,往萬里方向,來到溪底二號橋旁,一株油桐花瓣落滿溪底。這條汐萬路沿途,山林田園實在是處處清幽雅致。

  進到大坪村,又過大坪國小,也經過了上次往鹿窟坪的叉路﹔又繼續一直走一直走,走到柏油路沒了,進到泥土的產業道路。由於不知道大坪古道的確實入口,只能憑著參考資料與方向感猜測。不過幸好,這入口不難找,也如預期中的在路左側看到了掛滿登山條的叉路。棄車開始步行。轉入古道後,前六、七分鐘,都在竹林之內,路不難走﹔不過由於天氣漸熱,樹林內的蟲蠅發出嗡嗡聲音的環繞飛舞在我們身旁,著實煩人。後來進入柳杉林內,週遭氣息頓時清新許多。接著在林中遇到潺潺流水,是一條清澈小溪,走在古道緣溪行。

柳杉林一過,開始上坡後,蒼蠅蚊蟲又多了起來,而此段上坡山路也變得窄了些,從路上的石塊,還能看得出古道的舊跡。從入口處進來,走了約莫二十分鐘後,上到此段山路最高處:越嶺點﹔過了越嶺點,應該就是金山。雖然這裡是山路的最高處,不過也許是山路太輕鬆了,所以並沒有那種有爬到山的感覺。

  從越嶺點往下行,已經可以看到下方硫磺噴氣,滿天煙霧。下坡十分鐘的路程,穿過芒草叢,直下到火庚子坪。不知道是太久沒有登山還是怎麼的,穿過芒草堆時手腳竟然嬌嫩到被割的遍體鱗傷而且渾身紅紅癢癢的。這些痛癢姑且不論。至於在看到號稱台北第一的硫磺採集場的壯觀景象後,第一個感想是:原來走大坪古道真的可以到火庚子坪(一直認為從金山農場到火庚子坪才是最方便的路)﹔第二個感想是,這條路怎麼這麼快而且好像很簡單,不用四十分鐘,就從萬里大坪便可以翻到金山來了。也許這就是這條路之所以為古道的原因吧。

庚子坪 硫磺採集場 七彩溫泉瀑布

至於火庚子坪這個昔日的硫磺採集場,據說是規模都比大、小油坑都還要大上許多的硫磺礦坑。到現場一看之後,實在壯觀的很,不管是硫的結晶、硫磺瀑布、硫煙瀰漫、還有硫磺的採礦遺跡與煙囪等,都是前所未見的大規模(我指的是我前所未見)。不過真的不宜久留,太毒了。現場還有在牛奶色溪流所接的管線,試了一下水溫,溫度高了點﹔真正泡溫泉之處,應該不是此地。

  後來站在一處山崖高處,溪流,應該是磺溪,往下留經之小山谷,還真的有人在泡溫泉哩。認好了方向,當然我們也是三步併做了兩步,往溫泉去囉。不一會,穿出草叢,接回產業道路上,倒有砂石車來來往往,不知道又在修建什麼工程。

雖然道路旁山谷入口處有點隱密,不過剛才我們可是居高臨下看到這個山谷,所以自然不會弄錯。

進入山谷,遠遠的就看到冒著煙的溫泉瀑布。就近溪水試了一下水溫,此處的溪水已經不會那麼燙人。剛才看到的那三個人正在用水管從另一處瀑布溫泉引水到他們所挖好的水池。山谷的岩壁,因為各種金屬化合物的關係,在硫磺溪水的沖刷下,顯現出漂亮的色彩。至於這裡瀑布的水量聽說有些時候是會更大些,總而言之,在這裡泡溫泉是視覺與身體皮膚的雙重享受。不過沒帶衣服的我們只能泡一泡腳。

  不過據那三個人自己說,剛才我們還沒來之前,他們可是連泳褲都沒穿的;要不是來往的砂石車太過頻繁,不想被砂石車司機免費觀賞,他們早一步把泳褲穿起來的話﹔這個時候我們進來,就會被我們看到春光外洩的樣子。我是沒什麼興趣啦,倒是導遊小姐一聽之下,反而更好奇的往人家褲檔直看…..。

  這三位,竟然還帶了清酒進來(天狗大銀釀?),真是太享受了吧。而且果然是從陽金公路天籟附近過來,據說開了將近三十分鐘的車;如此看來跟我們從大坪過來的時間似乎也差不了多少。比較離譜的是,他們不知道原來瀑布的上方還有採礦的遺跡,甚至連這裡叫做火庚子坪也不知道,真是奇哉怪也,那他們怎麼就知道這裡有溫泉?不過這裡的溫泉瀑布雖然漂亮,不過溪水中真的如報導中所說有紅色小蟲,如果要安心泡溫泉的話,大概要選溫度比較高一點地方比較安心。

  離開他們之後,再度回到剛才的山崖上,原來這裡就是方才瀑布溫泉的上頭。本來想在這裡再跟他們打聲招呼,說ByeBye﹔結果竟然看到這三個人也已收拾好行囊,然後就做了一件通常游泳和泡溫泉之後,最想做的一件事…..,看到的人或許會長針眼…..

  從古道出來,回到往大坪的路上,在路旁買了白菜(還是芥蘭?),三顆五十圓;賣菜的老伯說,白菜收成後,就準備換種其他作物了。問他是否都是運到市場去賣?這樣運費會不會不划算?老伯說:在這裡路邊賣就行了,因為都會有路過的人停下來買(像我們?)。

  提著白菜繼續上路,正在想著回去要煮火鍋,還是把白菜加進薑母鴨?結果路旁農田水溝與駁坎之上的草叢邊,有兩隻鵝看到路過的我們,就聒聒聒的直叫,還揮動著雙翅跟我們挑釁。諸不知這一來正好對了愛摸鳥肚子毛的導遊小姐的意,二話不說,一溜煙跑下車去,還直想爬上駁坎去摸鵝毛。於是路上來來往往的人都可以看到這一場人鵝對叫的吵鬧劇。一邊是駁崁之上的鵝想要保護地盤的聒聒亂叫;一邊是駁坎之下一心要逗弄這些氣急敗壞的鵝的導遊小姐,嘰哩呱拉亂吵一通。實在看不下去的我在車上呼喚她回來,竟然還裝可愛的對跟我說:人家要跟鵝玩嘛。很無奈的我想,要不裝做不認識她,要不直接在地上挖個洞躲進去還比較乾脆。

  五點半左右回到風櫃嘴,肚子餓了,於是又吃臭豆腐,又吃香腸﹔吃完黑輪關東煮之後,又跟老闆娘多要了碗熱湯,傍晚徐徐涼風吹拂之下,肚子也填飽了,突然覺得很幸福,所謂單純的快樂大概就是這樣吧。

  六點多回到虎山自然步道之上﹔同一個地方,同一個人,昨天電話中我還在跟她鬧情緒的,今天就又和好如初的一起看螢火蟲了,說來這還真是一筆糊塗帳。

本文日期:2002.4.21(4.23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相簿 |  [旅聯網/大坪古道] | [旅聯網/火庚子坪]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