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寫文章的早晨,因為落枕的關係,頭有點痛,七點多就爬起來。吃完早餐後,頭依舊一邊痛得很﹔於是放The Real Group的CD,泡一壺烏龍茶,按摩自己的風池穴,幫四盆新來的蘭花澆水。九點二十分左右,燦爛陽光突然從窗戶大量的移了進來灑在半邊床上﹔把小棉被、羊毛毯攤開在床緣也讓它們享受這一方陽光。耳中是輕鬆自在的音樂,眼裡滿是光輝平和的景象,喉中但留有茶葉的芬芳,而偏頭痛已不知何時消失無影無蹤,此時心情卻是未曾有過的愉悅。(觀音菩薩大概已經放棄我了,眼耳鼻舌身意處處皆著魔了…)

  當然以上的野人獻曝跟昨日的目的地還是….一點關係也沒有。雖然計劃要到金山八煙溫泉一探,但是因為懷疑陽金公路馬槽橋路基崩塌是否已經修復,所以看起來改成走五萬越嶺從內湖到萬里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先走萬溪產業道路,而台北平地似乎無雨,但一進入內雙溪,雨就飄了起來,到了風櫃嘴,如同兩年前來此一樣景況,雨霧頓濃,風勢也強了些。淋著小雨,除了中途在一間小廟停留一會,啃啃桃子外,一路無話來到崁腳。左轉往大坪村後,行不多時,路過大坪國小再行不久,看到左側往鹿堀坪的叉路,為鄉野田間阡陌小路,是個幽雅清境,微雨中彷彿是個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也許生活在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凡人心中奔騰不止的慾望才能自然平息。

  又行不久終無路,但有一寬闊地方可供停車。棄車步行,取右側小徑而入,見石橋流水淙淙,是個群山環繞的靜謐山谷,微雨中的山林,山腰之上還籠罩著一層薄薄的霧氣。田中種植的大概是金山有名的紅蕃薯,但是比較令人驚喜的是路旁或山間四處可見的成叢盛開純白野薑花,後來逛到金山市街時,看到小販在賣花,其實在這裡的山野中到處都是,所以還是在大自然中看著葉片上尚沾有雨滴的野薑花,自開自化﹔把花剪下來自己私下擁有,短暫的保有卻只是人類不切實際的浪漫想法。

  溪流右側有引水之水管,渠道之上的樹木枝條繫有兩三條登山條。仍沿石板路走,路終點遇一農家,詢問往鹿堀坪方向,原來往上坡田野中還有不明顯小石階,不過一般人大概都不敢貿然進入吧。上坡石階走完進入樹林草叢中,雖然路跡明顯,不過還是曾短暫懷疑過此路是否可至鹿堀坪,但後來又走不久,開始看到路左側留有引水渠道的遺跡、引水的水管,有點坪頂古圳的味道﹔接下來路右側開始傳來溪流沖激的聲響。於是想:如果以前的人是從瀑布引水下來而修築此山路,那大概沿著渠道走就不會錯吧。步道上比較奇怪的是行不了幾步,就有大型蜘蛛擋路,網中央的蜘蛛體型大且花紋斑爛;怪不了欲前行的我,只好得罪了,請你再去找個好地方築個家吧。沿途還有甚多不知名各色小野花,大概都是平時平地所未見,也是我自己孤陋寡聞﹔雖然很漂亮,不過路邊的野花還是不要亂看亂採。

  差不多三十分鐘吧,看到第一個小瀑布,雖然據說總共有七層,不過後來又看到一個比較大的,比較能夠合乎瀑布之名。走到這裡,溪谷瀑布山林景緻就已經很不錯了。由此渡溪到溪右側,這時才又有幾條老舊的登山條,繼續往前走,就會到剛才所說的”大”瀑布,不過目光所及,已經找不到繼續往前的路徑。猶記得Star TV中曾經有一集做過從大坪村經鹿堀坪接富士古道到擎天崗附近,不過在此卻已找不到路的痕跡,該不會是需高遶過這個瀑布?不過就方向而言,又好像是在到鹿堀坪之前就需往左切,但是一路過來又沒有看到像樣的叉路。總而言之,這一路上的登山條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少。不過瀑布前水氣瀰漫,處處潭水,四處無人的午後深山中,到底可以做哪些事?站在瀑布沖激下修行?脫光全身衣服在潭中游泳?

  原山路折返,雨讓大坪村因為遊客稀少而多了一分幽靜。往金山的路上,沿途還不時有橘紅的金針花開在溝渠旁、田埂邊﹔除了野薑花之外,這也是金針花盛開的時節。接回濱海公路,此路出口已近金山,附近為大鵬派出所。進入金山市區,切了一盤聞名(?,我還真沒聽過)但服務態度欠佳的鴨肉帶走。出到大馬路後,還遇到有人停車搖下車窗來問:金山很有名的鴨肉要怎麼去?

  有好吃到需要千里迢迢來這裡買嗎?我想。

  在廟口附近又買了一些便宜的紅蕃薯、芋頭。賣芋頭的老伯還用古老的桿秤來秤芋頭斤兩。農產品都很便宜,不過不想為古人的生活擔憂了,真要想是擔心不完的,知足常樂就好。下午四點進入陽金公路,馬槽橋附近路基雖然坍塌,不過公路入口卻沒有貼說不能行走的告示。何況此行目的八煙溫泉還不用過馬槽橋。車過天籟會館,卻未見之前查閱過資料所提及的左側叉路。於是倒轉回頭問路邊小販,還是當地人清楚且熱心,連說明路線的方式都不一樣:眼前這座山的背面就是了,不過下去的路是往金山方向再行約三百公尺,路右側有三根電線桿的對面….不過這麼晚了,真的還要去洗嗎?

  去,當然要去囉,既然來了,如果不去泡一遭,豈非對不起自己(這不知是誰的哲學。)這條磺溪旁的爛路,如果底盤太低的車,大概會開的很難過吧,幸好我騎的是機車。不過中途路就斷了,下車開始走,遇到兩個人撐傘迎面而來,並告知:前方有一段路基塌陷,必須涉水而過﹔溫泉處頗為熱鬧,大概還有一、二十人。(想像一下,雨中天色昏暗的傍晚,下午五點多了的荒郊野外,竟然還有這麼多人沉迷泡湯﹔也許八煙溫泉真有其獨特的魅力,而不祇是不用錢而已)。惡水也涉過了,不過叉路過多,稍微迷了一下路,也是因為這是未經開放的野溪溫泉的關係。到了溫泉溪邊,果然還有很多人在泡湯,溪不遠處還有瀑布飛泉。在一條溪邊上上下下被人用石頭圍出幾個冷熱適中的池子串連起來。置身溫泉水流沖激之處,全身舒暢自不在話下,好一個絕佳天然SPA。因為天色已暗,否則一定要到更前方瀑布下去試試看。

  18:14離開溫泉,雨夜中直奔馬槽,在花藝村附近果見改道告示,於是下到馬槽花藝村走七股方向,最後從馬槽橋之前出來,接回陽金公路。這條路走過幾次了,倒也不陌生,不過還是花了一點時間,因為霧、因為雨、因為沒有路燈、還因為會車與塞車。全身溼透,中湖一帶強風襲來,身體會冷的發抖。而回到光亮的仰德大道後,會有種心中一塊大石頭放下來的感覺。

本文日期:2008.3.2(3.5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旅聯網/八煙溫泉] | [旅聯網/鹿堀坪] |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