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大年初四下午出門逛逛去,選的府城行春四大據點之一的「吃喝玩樂在億載」,因為想去選一些伴手禮帶回北部去。另外最近在新聞上注意到「鹿耳門公館」,本為清乾隆知府蔣元樞用來接待從大陸渡海來台的官員的第一個地方,於是我便也想去鹿耳門天后宮走走看看。距離上一次到鹿耳門(也是新年行春)也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那一次除了到鹿耳門,還有到四草坐竹筏遊綠色隧道。

億載金城前的廣場果真熱鬧的很,一排是美食攤位,另一排是伴手禮攤位,中間則搭起棚架讓民眾現場品嚐台南美食。2008府城十大伴手禮與十大美食是在2007年年底票選出來的。十大伴手禮為:黑橋牌香腸、吉利號烏魚子、第一度小月點心店肉燥禮盒、松稜-糖燻滷味、不老莊藥膳香腸、福樂蛋糕公司(招牌草莓大福)、光代冷藏食品工業有限公司(依蕾特布丁)、明新食品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府城尋根禮盒)、椿友餐飲食品行(府城四喜甜-水果酥)、瀚客福冷飲(杏仁豆腐禮盒)。

十大美食(這個網址有各店的地址)為:(康樂街)赤崁點心店、楊哥楊嫂肉粽店、小南米糕、赤崁土魠魚羹、赤崁擔仔麵、第三代虱目魚丸、周氏蝦捲、阿輝鱔魚意麵、台南蔡虱目魚專賣、安平豆花。

我把幾個攤位逛了一圈,好評傳到其他縣市的依蕾特布丁早就賣光了,至於丈母娘不喜歡吃香腸,倒喜歡吃牛軋糖,於是我選了明新食品的禮盒兩種。選好禮物,又去兩角銀冬瓜茶攤位買了杯冬瓜茶帶著走。台南人(或是來台南玩)真是不錯,有吃又有拿,物美又齊全,任君選擇。

(億載金城打砲的現場,嚇得相機都拿不穩)

付了禮品的錢,將禮品寄放在店家中,我們轉而進入億載金城內參觀,關於億載金城的歷史與週邊散步策,我先前已經寫了兩邊遊記,請看歷史散策,這裡就不多表,徑入城門內。剛走進城門正想四處遊走一番,卻看到兩個穿著清軍服裝打扮的兩個「兵勇」用小跑步的跑過去。我本來還以為是在玩什麼cosplay..,接下來就看到一個穿著八旗軍將領服飾的傢伙帶著擴音器大搖大擺的走過來,然後廣播說整點要在城垛施放大砲之類。真的會放砲嗎?億載金城的砲台座可以放砲嗎?我是在安平古堡與億載金城看過許多鏽蝕的古砲與近來仿製的大砲,但是從來沒有過這些砲竟然還能發射砲彈的想法。不過既然有好戲可看,又怎能不去湊湊熱鬧呢?於是便跟著大家一起圍攏到城堡的西北隅去看看這二兵一將在玩什麼把戲。

果真這個裝扮看似將官模樣的自稱是清朝時的總兵帶著兩個小兵立在一座小鋼砲後,示範來此「打砲」以擊退敵艦防禦外侮;兩個小兵還帶著三枚厚紙筒狀物,不過這時候我還是半信半疑,真的有要打砲嗎?這時候「總兵」大人就開始介紹起億載金城興建的典故話說自牡丹社事件之後,清廷知道海防之重要..;而此時兩名小兵作勢通通砲管,理理引信,煞有這麼一回事。

等到總兵把故事講完了,竟然真的開始喊起:前方有敵艦兩艘,左線預備,右線預備..,而一名小兵把砲筒放進砲管中關上砲門,另一名小兵點燃引信..,就這樣過了幾秒鐘,轟的一聲,竟然真的開砲了,震得圍觀眾人措手不急,連護城河外正在推著嬰兒車散步的夫婦都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原來,這砲,是真的可以打的。不過不用擔心,砲管朝向的西方就是安平港灣,所以理論上是不會射到人,頂多只是會被砰然劇響嚇到而已。就像是我雖然早有準備好照相機準備要拍攝砲彈沖出砲管的那一剎那,不過砲一連發了三發,我每次眼睜睜地看著打砲都還被聲音震動到而手拿不穩相機(快門已經調快了),拍出來的每一張相片都是晃動的。我想大年初四接財神,放個砲開春討吉利,還能順便介紹億載金城(這個昔日稱安平大砲台,在清法戰爭中還發揮了極大功用)的歷史,也算寓教於樂。總之,現在雖然證明這砲是可以放的,不過威力也很驚人,小老百姓可看但不能學。古語有云: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套用在此情此景,可以稍微改一下:只許官員出口亂放砲,小老百姓不可趁著月黑風高來此打炮(放鞭炮之意,引自教育部國語辭典新解)。

看完模仿清官打砲之後,逛了一圈億載金城內圍之後,看看時間還早,便想北上到鹿耳門天后宮走走,因為我不知道從哪裡知道宮內現保存一塊清乾隆蔣元樞所立之「新建鹿耳門公館碑記」。這塊石碑曾經被湮沒於泥土之下,重新出土之後,鹿耳門天后宮據此在廟旁依閩南式建築樣式重蓋了一座新的鹿耳門公館,希望重現鹿耳門昔日做為重要通商口岸的風華。因為許多古文物的出土,又讓一溪之隔的「土城聖母廟」與「顯宮里」的鹿耳門天后宮繼續延燒誰才是「正統」之爭。這件事情其實已經吵了幾十年了,從我小時候有記憶知道土城有間號稱全東亞最大的聖母廟開始。

(鹿耳門天后宮內的牆壁嵌有重興天后宮碑記、新建鹿耳門公館碑記等)

我來到位於台南科工區附近的鹿耳門天后宮,今天廟門前很熱鬧,好似有慶典活動,原來正好遇到有一位總統參選人來此參拜媽祖。廟方以旌旗招展前引相迎入內,並有人穿上12生肖的服裝跳起舞來,現場頗有歌舞昇平的興味。舞畢,廟方就大聲招呼:「金鼠過來,金鼠過來」。金鼠過來上前幹嘛?今年是鼠年,當然是向前向該位候選人獻上金元寶的。等到金鼠獻完元寶,廟方又招呼:「龍過來,龍過來」。到底廟方招呼龍過去幹嘛?我..沒聽清楚。接下來的節目就是輪到那位候選人發紅包了。這個我沒興趣看,便去問廟方人員探尋古碑所在。廟方人員告訴我,那塊碑就嵌在廟門左側的牆壁上。於是我自去尋那塊碑,而老爸跟人家湊熱鬧,說要去排隊領1元紅包

結果我碑還沒尋到,老爸又回來了。原來據說是紅包發不到三位,那位候選人急著要趕場就先走了,拋下一堆想要討討喜氣的人,至於後來廟方主委怎麼幫他善後,我是不知道,倒是我真的在廟牆壁上看到只剩下上半截的「新建鹿耳門公館碑記」以及鹿耳門公館的機關圖、「重興天后宮碑記」(碑文中可看出咸豐年間三郊總局、茶郊、鹽郊捐獻多少銀兩)。不過有一張桌子正好遮住「新建鹿耳門公館碑記」的下半部,老爸看穿我想拍照又不敢自己動手移桌的心情,便和我妹婿兩人合力把桌子暫時移開讓我好好拍個夠再移回來。果然打虎拿賊還是要靠自家人啦。

再來提到所謂鹿耳門正統媽祖廟的爭議。清道光以降的幾場讓曾文溪改道的大洪水不僅改變了五條港三郊的商務,也造成了這場媽祖廟的正統之爭。不過原來的古媽祖廟早在洪水中被沖毁,而當時沿海許多廟宇中的神像被信徒搶救出後託付在三郊境內的廟宇,才有「海安宮寄佛、水仙宮寄普」的由來。據考證,當年的媽祖古廟很有可能就正好位於現今的鹿耳門溪河床下,因為「重興天后宮碑記」、「新建鹿耳門公館碑記」就是在民國七十年左右台南市政府在疏浚鹿耳溪時發現的,當時還一併發現了許多沉沒在河床底下的廟中古文物。

「新建鹿耳門公館碑記」古碑的出土讓主張鹿耳門天后宮為正統的顯宮派人士士氣大振,因為古碑發現的地點離顯宮較近而離土城較遠,且古碑中皆無提到「聖母」二字,只有官封的「天后」。不過土城派人士卻以另外一塊位於漁塭田邊,也是由清末三郊所立的「鹿耳門聖母廟界碑」,做為土城聖母廟才是從明鄭、清初以來所傳承的媽祖廟的依據。不過另一派人士卻又認為如此更證明了聖母廟與天后宮根本就是兩回事。於是雙方各有所持,正統之爭並未因為古碑的出土而有所平息,局外人更是看得莫名其妙。

既然土城與顯宮現在兩間美輪美奐的廟宇都是後來重建的,也都不是古媽祖廟所在地,那到底有何可爭?第一是爭誰家廟裏供奉的那尊媽祖神像才是鄭成功隨軍供奉的媽祖。到底原始那尊神像是不是也在當初海安宮祭佛的行列中還是被信徒搶救回自家供奉,已不可考。第二是爭鄭成功登陸的地點在哪裡。關於這點,近來土城聖母廟把靠近土城端(城西街)的鄭成功紀念公園改名為鄭成功登陸紀念公園,讓另一派顯宮里地方人士產生不同的意見。

不過這次大年初四鹿耳門天后宮請來這位常常可以感受到南部人溫暖的總統候選人來此站台,是否就表示這位總統候選人在這場「正統」之爭已經選邊站了呢?不過我覺得政治人物可沒這麼笨,一定可以做到兩邊都不得罪。譬如政治人物可以在來到土城聖母廟時說,我相信你們這間廟一定是正統的鹿耳門「聖母廟」;然後來到顯宮里時,可以說其實你們這間才是正宗的鹿耳門「天后宮」。正統的「聖母廟」,正宗的「天后宮」豈不皆大歡喜?其實不管「聖母」還是「天后」都是後人尊稱,或許以「媽祖廟」稱之,才能表達供奉媽祖祈求靖海安瀾的原始本意。不過或許也因有這個正統之爭的題材可炒,外地人到此遊玩,反而別有興味吧。

參考文章:

正統鹿耳門聖母廟建廟沿革簡介
讀正統鹿耳門聖母廟沿革誌有感
鹿耳门古港道遗址考
清代遷建鹿耳門聖母廟
古鹿耳門聖母廟
古台江八景
鹿耳門天后宮

本文日期:2008.2.10 | 台南行腳 | GPS(mps) | 相簿


View Larger Map

相關文章

一則回應 to “台南行腳116-府城行春吃喝在億載、鹿耳門天后宮尋古碑(080210,戊子年初四)”

  1. 訪客 說:

    版有有關您所PO照片中,今鹿耳門天后宮真有重興天后宮這碑記嗎?我知道照片很清楚,但還是跟您再次求證一下。在大概1999年中華日報有報導,該碑記是存放在今三郊土城正統耳門聖母廟中,我也在該廟中看過此碑記,而重建鹿耳門公館碑記在今鹿耳門天后宮沒錯。出土處都是在今之鹿耳門溪中無誤,出土時間差一年位置差約一米左右。
    有關出土處離顯宮較近離土城較遠說,個人的想法是,此敍述是不查下之言論,因為土城跟顯宮以地理位置來說是鄰居關係,隔著曾文溪最後一次改道後之鹿耳門溪而已今溪兩岸大多是魚塭,日本人修建曾文溪堤坊斷鹿耳門溪源頭,所以今之鹿耳門溪約上中游河面寬度在斷源頭後有縮小,所以鹿耳門古媽祖廟有部份在今之溪北或溪西,部份在今之溪南或溪東,溪西及溪東是以地理及地磁北極方位來說,正確的說法應是離土城重建神廟較遠或離土城聚落較遠,及離顯宮重建神廟較近或離顯宮聚落較近這樣說才對,外地人不了解很容易誤解離土城該地較遠離顯宮該較近。再者以曾文溪不斷改道及水患下一直到日本人建曾文溪堤坊後才沒有改道及水患,在這之前有誰後在溪邊建屋居住或建廟,這是正常思維的羅輯吧。
    PS:不好意思,版主可能只是做個旅行記載,無更深入之研究。留言之想導正一些不正碓的論述,畢境不了解之人很容易就被誤導了,若造成版大不悅還請見諒及刪除本人之留言。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