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在冬烘先生還是台南一中的學生時,就在思考:如果我是台南市長,我要怎麼規劃台南市的未來?基於愛鄉愛土的情懷,當然希望自己生長的土地可以有比較好的發展,尤其是台南市有其悠遠的歷史背景與文化資源;如果一味邯鄲學步學其他城市發展工業區,由於起步較晚,又豈能與已有基礎的城市如竹科等一較高下?因此在年輕時的我就認為:台南市的發展一定要走自己的路,而這條路很清楚的就是發展成文化都市。

當時的幾任國民黨市長,如我所說的,以為爭取工業區就是台南市發展的保證,因此建立在四草附近水鳥棲息地的台南科工區於焉設立,但是台南市似乎未曾因此發展。接下來的市長只會炒自己選區的地皮搞貪污,也是烏煙瘴氣,遑論發展台南?KMT市長如此,台南市民眼睛選亮,於是把希望寄託在所謂的清流 DPP民代,於是當時台南市也是一個黨外聖地,台南一中也以出了幾位知名立委(朱..正、陳..扁…)而自豪。但選舉畢竟只是一時的激情,在台南選出的DPP立委,選上之後也都只會往台北跑,何嘗在中央為台南市的發展貢獻心力?台南市,所謂的民主聖地,只不過是政治人物晉升政治舞台的踏腳石而已。

而選民往往是健忘的,當 DPP終於入主台南市,總算好像有要發展台南市為一文化都市的樣子。當時市長似乎想學日本京都,於是在台南市的各大古蹟附近的外觀開始美化加強起來,譬如舖設在孔廟前舖設花崗岩人行地磚、在大南門城碑林等古蹟裝設藝術路燈等。有心開始做已經算是不錯,可惜這些只是學到京都的皮毛而已。因為文化是必須深入市民的內涵,而不是只在表象上做文章。以孔廟前舖設的人行地磚並限制了車道的寬度來美化孔廟前的景觀為例,結果證明只會阻塞交通而擾民,最後還是得恢復原狀。而權力使人腐化,不管是那一黨。後來這個市長因為台南之瘤,運河盲段的整治,還是惹了一身腥。

而台南市到底要往哪裡走呢?雖然附近又多了一座南科,但是如同竹科之於新竹市,這對於台南市就業人口似乎沒有太大的幫助。從台南市的人口幾十年來一直維持在六十幾萬就可以知道,這個城市還在找自己的路。台南人的冬烘先生在台北,對於台南市的未來是有太多太多的感嘆與期待的。

回家過年,在電視上看到台南市長正在介紹所謂的府城行春活動。府城行春,是以遊台江四草瀉湖與遊竹筏港綠色隧道兩項活動為主。這一切都是以台江為起點,若是用一句話述說台江內海與府城古都的發展歷史演變,也許就是:昔日滄海今日桑田。台南的發展以台江內海而興盛,但也以台江淤淺而沒落。安平古堡、億載金城等昔日守護台江的幾個鯤鯓(大魚,意指沙洲),早就隨著海岸線的後退與陸地相連。很難想像兩三百年的帆船可以行舟到現在台南西門路附近的水仙宮。所謂的水仙宮也就是,上下船要祭祀水神的地方。

大眾廟竹筏遊台江 胸圍180,叫我第一名 (找找大眾廟簷上的喜鵲,附近有喜鵲窩)
會”竹筏” 紅樹林綠色隧道
紅樹林綠色隧道 行船折返點,錅金局

(鹿耳門溪出海口)

而大眾廟據說是昔日鄭成功軍隊與荷蘭人激戰後兵士埋骨之處,故名大眾廟。廟方每隔幾年便會重新清洗骨骸;並以骨骸上的缺口來判斷是鄭家軍還是荷蘭軍。如果是鄭家軍,大概是火槍傷,如果是荷蘭軍,可能就是刀傷了。
大眾廟附近的竹筏港附近又是以紅樹林聞名。這裡的紅樹林種類如海茄苳、五梨蛟….等。說來慚愧,關於紅樹林我只知道它們是胎生的植物,竟然不知原來還有這麼多種類;還分什麼純種林與非純種林。今日乘竹筏遊竹筏港,看到竹筏往來穿梭、沿岸的生態豐富、綠色隧道的優美。還看到樹林上方有一個極大的喜鵲巢,據說是兩百年前隨著先民渡海來台的喜鵲所繁衍。水道折返點為錅金局遺址附近,也就是上岸抽稅的地方。
除了沿途欣賞風景緬懷思古幽情外,最大的感受是感受是看到解說人員的年輕化、參與民眾的眾多,並不完全是湊熱鬧的,而是有一份想要多了解鄉土的熱情熱心在。於是真正讓冬烘先生感受到好像真的有在發展鄉土文化的意思成分。
快回到乘舟處,解說員指引我們觀看,原來大眾廟頂端停了一隻喜鵲。據說看到喜鵲會得到好運。上到岸邊,又有一堆人等著下來做竹筏遊港。

土城聖母廟附近之??花田(很像茼蒿)

鹿耳門溪出海口,正統媽祖廟與鄭成功登陸點之爭(暫略….)

土城聖母廟摸春牛(暫略….)

七股風景線之串連:黑面琵鷺生態保育、遊瀉湖、紅樹林、鹽山(暫略….)

七股鹽山與臨時市集之相結合(暫略….)

振翅欲飛黑面琵鷺 七股瀉湖 七股紅樹林
這些人在爬鹽山 七股鹽山

本文日期:2003.2.3 | 台南行腳 | 旅聯網台江

台江鹿耳門七股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