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日本關西行腳

續前篇:關西行腳Day6-大阪難波鬧區、大阪城天守閣

osaka_1.gif (7991 bytes)

日本橋電器街2001.04.13 am10~

這天是我們待在日本的倒數第二天,但是如果扣掉最後一天搭機回台灣而不算的話,這就是我們在日本可以好好玩的最後一天了。說是可以好好玩,不過我們的導遊似乎沒有規劃什麼行程。於是因為無預定之事,而睡到九點多起床後,我們的導遊說:先出旅館再看看吧。

戎橋

(難波戎橋)

後來走到了戎橋附近,Gilbert提議吃早餐,不過由於太早店都沒開。我覺得就這樣晃來晃去實在不是辦法,於是我就說:Gilbert,如果你今天沒有規劃什麼行程,那我們就跟昨天一樣分開逛吧﹔而導遊也同意,於是我們又再度分手了,連早餐都沒在一起吃。

事實上我自己是很想去神戶港或是梅田附近看看新大阪的建設,不過我們的導遊早已表示過興趣缺缺,而寧願在難波心齋橋附近閒晃。所以像這樣雙人旅行模式,又可隨時變形成單人旅遊,這次在我們兩人身上得到最佳的實驗。這樣既聯合又獨立的模式,大概也是因為我們都是非常獨立的個體才能形成。

所以既然我已經算準了這一天大概是我一個人自由行,我的盤算就是往北經中之島到梅田市,不管是用走的或搭地鐵。感謝導遊把大阪交通路線圖讓給了我。對通訊官來講只要有地圖,就算不太會日文,但是要到任何地方都沒有什麼困難。

不過我還是鬧了一個笑話,由於難波那一部份的地圖,沒有標示南北向(加上也沒有標示比例尺,所以真的是不標準的地圖),所以我把南海難波車站與心齋橋的地理位置上下顛倒了。所以本來應該往西北走,變成往東南走。比較大的失誤是:決定方向時,為什麼沒把太陽的方向考慮進去。一路錯下去之後,就從千日前家具街走到了日本橋附近的電器街,再過去的話好像會到大阪動物園。

不過我對日本橋電器街沒有太大的興趣,大概看了一眼,主要是以通訊類為主,如手機。我發現我的錯誤應該是在找地鐵入口時發現的,原本應該是要進到堺橋筋線的北濱站附近,結果卻發現不是該站。如此一來就讓我更有理由捨步行而坐地鐵。不坐則已,一坐就給它坐過河去到了天滿附近才下車。

(Subway,堺橋筋線)天滿2001.04.13am11:00~

在天滿先下了車的用意是,先往西北在西天滿公園附近吃早餐。吃完早餐再往東南走到天滿宮。然後再由天滿宮續往南走經天神橋(?)下到中之島。在中之島上往西走到大阪市政府附近再折向北往梅田。雖然這條路線是臨時起意,不過後來證明這條路線是可以深入大阪心臟一遊的十字(中之島交叉御堂筋)路線。

在便利商店買了個三明治,然後走到附近的西天滿公園坐在椅子上吃。如果手上再拿份報紙,感覺很像是某個失業的上班族。

西天滿公園,與其說是公園,不如說是大樓住宅間的一小塊綠地,就像是我們台北的伊通公園的大小。十點多的陽光灑在公園中的櫻花樹上,一邊悠閒的吃著三明治,一邊看地上的鴿子在地上啄來啄去覓食,我這個非本地人深入具有生活味的地方,感受日本人的日常生活。這大概是今天旅行的特色吧。

離開西天滿,往東南走,穿過阪神高速公路陸橋下後,過了一個block往南轉入一處商店區。這個商店區到底是賣什麼東西雜貨為主,時至今日我也忘了。

商店區的東側,隱藏在住宅區的,是大阪的天滿宮。老實說大阪的天滿宮的規模讓我有點失望,跟京都的寺廟是不能比的。本殿還在整修。整體的感覺就是:不是為了觀光客而存在的寺廟。

不過我想這才是寺廟本身最真實的一面。不管是後面的稻荷神社,還是神馬塑像,或是筆塚。在在都是與本地生活與local的文化結合的寺廟,不以浮華取勝。甚至寺廟後側隱藏在住家間的小小星池,還可以奉茶。亦或寺廟右側的菅原道真的史蹟走廊,像我這樣的外來人都能有趣的看著與試圖了解這麼一個博學的古人。而寺廟後方還有碑林,有幾塊碑是華文的,不過保存的很完善,不知道日本人看的懂否?

中之島2001.04.13 pm12:00
中之島

(中之島)

中之島就是穿過大阪市中心的??河中的沙洲所形成,許多行政中心與圖書館皆在此島上。而河的北側靠近天滿橋端沿岸都是櫻花樹群,此即為南天滿公園。

我先從天神橋的迴旋梯下到中之島,這種迴旋梯是可以騎自行車的。在中之島與河沿岸,我密切的感受到日本人的生活氣息。首先是中之島的末端這裡,滿是青綠柳樹隨風搖曳,在樹蔭下閒坐,可以欣賞北岸的櫻花。而河中遊艇亦來來往往,環繞著中之島。船上的人好玩的看著島上的我們。而島上的我們用畫、用相機把船上的遊客當成風景一部份通通紀錄下來。

島上的人大概有幾種類型:作畫的人(男女皆有)。中年男子拿著礦泉水、報紙跟我一樣沒事閒坐的亦有。運動慢跑的,大概是以中之島、南天滿公園為路線的慢跑者。我後來又晃過去北岸的南天滿公園,由於接近正午,所以公園又多了一種人:上班族。這附近的上班族,三五同事,相約在公園內聚餐。由於穿著制服或是同款的工作服,所以可以很清楚的分辨那一群是什麼商社﹔哪一群是什麼貨運公司。

不過女性大概在這些人中佔了三分之二。當然還有分屬不同商社的男女藉著中午休息的機會在此一同吃飯小聚。不過大阪的櫻花當時就已幾乎快掉光了,只剩下紅色的花梗。而李老先生(4/23)還來看花﹔我看是只能看到一大堆尾隨的記者。

後來在中之島上往西走,其實島上的佈置就是人工栽植的花與樹,雖然景色普通,但是真的很熱鬧。除了上班族很多外,還有人來這裡溜狗的、散步的。有一個女孩子帶著一條夠來﹔女孩子把一顆小紅球往前一丟,結果那隻狗卻往反方向去跑。當場的上班族們跟我都笑了起來,一起加入逗狗的行列。也許就是一件小小的事,而讓我們真正快樂的是那種輕鬆、無負擔的感覺吧。

(中之島音樂會)

不過這次到中之島更幸運的是適逢其會:大阪市音樂團在中之島戶外音樂堂的春之音樂鑑賞會。而且只有4/6,4/13,4/20這三個禮拜五的中午一小時。而我竟然碰巧遇上了。

圍觀聆聽的聽眾很多,橋上、馬路旁、樹蔭下、在音樂台前的椅子上…。大家都很快樂﹔在台上演奏的人也很快樂﹔在春光水色音樂聲流轉中,一起享受了一個美好的中午時光。

梅田2001.04.13 pm2~

從中之島過淀屋橋,又是御堂筋。這裡後來又有另一條新御堂筋。而我在附近大阪第三building進入地下街。地下街裡除了商店雲集,四通八達包含了到各條地鐵與鐵路的聯絡(地鐵谷町線東梅田站、御堂筋線、四之橋線梅田站)。而梅田與附近的大阪車站更是各線鐵路的交會。所以梅田可算是個交通中樞。

我的中餐就是在地下街這裡解決的。有一家店的本日Service(特餐)包括了湯麵與親子ㄉㄨㄥˋ只要700元。至於點特餐的原因,是因為我只看的懂Service的日文。否則我原本是比較想嚐試附近另一店中的日本咖哩。

這裡的漫畫店與書店也是我留連許久的地方。在書店中,書籍的排列方式也是按照書籍種類排列,譬如說男士系列那邊,就擠了很多男的在翻閱寫真集。外國書籍部分,還有金庸小說翻成日文。

至於金每零在日本可真是小有名氣,不管在電視或書店中,都能看到她的評論。在這裡翻書時,還看到日本人對於南京大屠殺的調查的一種看法。譬如說,到底死亡多少人?書中列出從三十萬人到沒有人死亡的各種說法與其所持之理由。可以叢書中感受到日本人急欲從歷史中的侵略者的定位的桎梏中尋求解脫之道的那種迫切。

出了梅田車站就是鄰近的大阪車站,而兩者之間就是阪急百貨的商店街。這一天從早到晚我大概進去過不下五間百貨公司,如阪急、大丸、大力伊勢丹、Vivre、Panda…,只為了尋找酷要我帶回台灣的Pingu。

找是沒找著,反而對大阪的百貨業與女性衣著的流行趨勢有一番小小認識。日本女孩向來以美白著稱,逛百貨公司的女孩通常都是很注意自己的穿著。所以能看到身材穠纖合度,衣著剪裁合身,顏色搭配適合個人特色的pretty girls,就是我視覺最大的幸福了。偶而有擦身而過的少女傳來獨特的幽香,那就是再加上嗅覺的雙重享受。大概我的眼耳鼻舌身意都被漂亮女孩們迷的頭昏腦轉啦,所以就算真的有在賣Pingu,我恐怕也是視而不見。

新梅田市2001.04.13 pm4:30~7:00
新梅田市

今天的最主要目的地其實是新梅田市的空中花園。從大阪車站的西北方出去過馬路轉角向左,然後穿過長達一公里的地下道(地面上是鐵路調車場),出口就是新梅田市的兩棟大廈。

新梅田市的兩棟大廈高聳入雲,極度的新穎與現代化自然不在話下,不用我們幫日本人吹噓。四十樓層上頂樓參觀需要料金700元,本人敬謝不敏。

不過整個新梅田市腹地以”水循環”,結合右方的花野、中庭的中自然之森,塑造人造大樓與自然的和諧頗具匠意。不過大概由於是新建的關係,到處看的出人工刻鑿的痕跡。至於水循環的構想頗值得參考,在右方花野附近是水流平台然後進入地下﹔在中庭處數道瀑布由半空中傾洩而下到中自然之森的庭園造景與小橋流水。

而地下一層的瀧見小路餐廳區可以把這些間歇瀑布的景色盡收眼底,就好像置身於水濂洞旁用餐。中自然之森中的流水最後被迫”逆流而上”然後再從高處留下來形成一處水池。

這兩天在大阪的千日前、長堀Crysta以及新梅田市這裡,不斷看到日本人把水運用的這麼靈活,營造一種流動、清新的感覺。國內的Far Eastern大樓前的人工噴泉是我看到模仿的差強人意者。而瀧見小路中的餐廳是以古代的巷道為設計主題,裝潢都採復古風,不過看樣子生意不是很好,不過這是因為新梅田市這裡大概本屬郊區,所以也是非戰之罪。

我在這裡一直坐到七點,本來希望晚上的景緻會更棒,不過是我過度期待了。這裡的大樓好像有幾層是學校還是補習班,不斷有學生進進出出西棟或是拿著考試卷在水池旁討論。

離開之前看到日本人的另一個巧思:燈光運用。安設在地面上的燈光的明滅確實的導引了行進路線。這些燈光不僅是輔助功用而言,同時也是建築設計者對於大樓的整體風格中的一部份。至於瀧見小路餐廳區的食物味道從通風口傳出來,雖然日本人常常這樣做(譬如賣鰻魚飯的店),不過在這裡我覺得並不適合,因為味道太雜,而且油煙味居多,充滿了行人通道。

(Subway,御堂筋線)難波2001.04.13pm7:30~

要回大阪車站前,又得再走過地下道,總覺得在地下道中每個人走路邁開步伐的頻率是我的兩倍。

在地下道入口,遇到一金髮女孩,心想這女孩應該可就是慢慢走的吧。走著走著,竟然也是離我越來越遠。不得已,努力跟上她的步伐,果然也如同日本人一般,頻率也是我的兩倍,看來走路的節奏真的是會傳染的,入境隨俗是也。

(螃蟹之家(難波道頓堀))

坐地鐵御堂筋線回到心齋橋附近。想到晚餐還沒吃,有點麻煩。後來還是進到附近一間中華拉麵店餐館跟老闆說我要SeDo(Set ? ,膳,套餐),老闆大概看出我是外國人,所以一下子就把menu拿出來,問我要什麼SeDo?握按圖索驥對著中華拉麵套餐說了聲:Ko Re。不過後來看看其他人點的,好像都只是吃店特餐約400)而已﹔而我吃套餐也才約八百元,還加一碗丼飯。雖然店特餐很大碗,不過還是要吃飯才會飽。台灣人,有錢的啦。

吃完飯繼續在心齋橋商店街閒逛。發現一家漫畫舊書店,書很便宜而且沒有加塑膠封套可以翻看﹔當然還有女孩子們很愛看的文藝小說。這樣的地方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天堂。日本還有很多藥房,類似屈臣氏這種複合式商店,這大概也是生活習性之一。

後來”不小心”走到第一家Taco Yaki店附近的花街柳巷,被一個拉皮條的纏著我嘰哩呱拉的在我耳邊講一大堆日本話。後來我受不了了,就跟他說:I can’t speak Japanese.。結果這個男的因為聽不懂我講的英文,只好放棄我落跑了。

不過我要強調的是在主要的商店街(心齋橋筋、道頓堀、千日前),這些皮條客還不敢明目張膽,但是跟這些主要商店街相連的小路(五右衛門町等),就是酒家充斥。

(戎橋藝人)

又走回到戎橋上,圍了一大群人,走近一看,原來是一個西洋藝人(在這裡不能說是外國藝人,因為我自己也是外國人),在橋上表演吞火。日本話說的很棒,表演也很生動,因為他把圍觀的觀眾都拉進來一起參與表演了,牽引現場觀眾情緒隨著他的表演一起興奮起來。

我後來看看當晚拍攝的相片才發現,我努力想要捕捉的藝人吞火瞬間,那個火光的背景是亮的,所以一點也看不出是在吞火,所以這張相片攝影失敗了。又上了一課。

這兩天在大阪走一圈下來,雖然大阪一直想要跟東京相比,不過我覺得大都市發展到最後,看起來都差不多。

本文日期:2001.4.13(4.27 finished)

下一篇:關西行腳Day8-食住行樂

戎橋(難波) 螃蟹之家(難波道頓堀) 中之島
中之島音樂會 新梅田市 戎橋藝人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