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蘇菲在有河book)

明信片的「實驗」進行到目前的行銷階段,幾乎快變成了蘇菲藉此與她平素喜歡的特色書坊建立實際連結的好機會,也就是由蘇菲去與這些特色書坊談寄賣合作。經過這幾次下來,她發現這種溝通的過程比做為「主題」的明信片本身更為有趣,因此明信片反而退居為促成這些有趣的事情的「媒介」。

位於淡水的有河book是蘇菲所喜歡的另外一家小書坊,當蘇菲跟店員一號686提議說要將明信片放在他們店裡面寄賣時,686爽快地答應要蘇菲直接將明信片帶過去看看。我們於是跟686約在星期六的下午,等事情談完之後還可再轉往故宮看華麗的巴洛克畫展星光場(17:00~20:30)。正當把行程如此盤算時,住在淡水的好友Ada很巧也約在同一天要大家在淡水他家附近的小火鍋聚餐算是喝春酒,而且參加喝春酒的女孩子們聽到我和蘇菲的後續行程之後,也都說也要一起跟著我們去看看那間書坊,之後再去淡水老街上走走逛逛。就這樣,我們的行程因為許多小插曲而變得豐富而緊湊。不過事情並還沒完,因為會在士林轉車,所以我又想順便轉去附近的e-what買一顆我自認為以後「應該」會用到的100mm定焦微距鏡..。於是這一天,當明信片還不知能在淡水河邊可以賣出多少的情況下,荷包就已經準備要大失血了。

Ada跟我們約10:30在他家(紅樹林站)碰頭,結果我和蘇菲倆10:30才從南港出門,11:30分才到紅樹林,心中正頗感對他過意不去時,但想至少還來得及跟大家一起吃午餐。然而豈料我們竟然還是第一組到達的。原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大家都跟我們一樣的想法,約在10:30這個早不早晚不晚的時間,或許主人的意思是大家可以慢慢來只要能一起吃午餐就行了。果然後來的情形如大家所想而非主人所願的,後來這次春酒不僅人到的不多,而且等會來的人都到齊時就已經是12:40了。結果遲到的我們都怪Ada前一天才約,而且給大家的訊息語焉不詳。我想7:30就早起在家裡拖地洗水果的主人Ada心中應該覺得很嘔吧。不過Ada你不是一直都在念經持咒嗎?要記得這也是修行,朋友們一起給你一次難得的考驗機會,是成就你修行的大菩薩。

下午4點結束春酒聚會,Ada還好心開車送我們到淡水,真是難為他了。總計這一次我又喝了他的沉香茶,大禹嶺高山茶(據說一斤8000多),最後以普洱老茶收尾。感恩。

位於淡水河人來人往的河岸邊的有河book書坊就不用介紹了,有興趣請直接連到有河book的網站。至於生意的事交給蘇菲就行了,我自顧自地隨意拍拍,踏上往二樓的樓梯兩旁的牆壁、可以輕鬆眺望淡水觀海的陽台,以及陽台上兩隻慵懶不太想理我的貓咪。

走出有河book之後,沿著河岸邊走一段後右轉走到老街裡面去,女孩們看到新建成的招牌,便想去買大餅,不過其中沒有她們想要的紅豆抹茶口味。至於老街上人來人往,有時候也有汽車誤闖進來與行人爭道。老街上的商家招牌整齊一致,不過幾乎已經沒有多少老街味道了,只有幾家老餅店的二、三樓門窗門面還有一些像是古老建材構築的樣式殘留著聊備一格。不過女孩們對於買大餅、買魚酥要買哪一家等之類的消息倒是很靈通,還隨時可以call out出去給親友應援團問個清楚。而我樂得輕鬆拍我想拍的,想吃東西的時候只要把嘴巴張開就行了。

淡水河岸、街上逛也逛過了,大餅魚酥買也買了,事情也都處理了,於是就此搭捷運回士林。順便一提,周六傍晚淡水捷運車上的確滿滿都是人。

故宮現在展出的華麗巴洛克畫展,星期六有星光場延長到8:30,全票票價是250。其實我對於畫的欣賞沒甚麼概念,只是最近這個展覽在電視上廣告打得太兇了,想到這幾年來我也曾在幾處日治時期的老街上(大溪、新化、善化、麻豆、旗山、鹽水)看過許多仿巴洛克造型的山牆立面,所以基於「巴洛克」之名,便好奇來看看這次畫展。這次的展覽是展出來自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中在15~17世紀由奧地利哈布斯堡家族所陸續蒐集的畫作。從畫作中的人物穿著服飾或是繪畫的表現手法去領略巴洛克的華麗風采。不過我得承認,其實我只是外行來此湊熱鬧的,而且後來我看畫看到後來,便主要只是把這些巴洛克畫作拿來跟我現在所能理解的攝影手法作比較。

提到攝影的技巧,構圖可說是空間的裁切,而按下快門的時機則是時間的裁切,另外包括對於光線方向與質感的掌握,在攝影者的腦袋瓜中可說必須要能即時即興因人因物因地制宜才行。我在欣賞這些畫作的感覺之一就是攝影有許多要素確實跟繪畫有許多可以互相比擬參考的地方呢 。譬如取廣景時要在大場面中擺入(配置)哪些人物會讓人感覺又適當又周全,如<雷奧波德.威廉大公在其布魯塞爾的畫廊>。在特寫時構圖要如何 適當裁切以彰顯作者所要強調的主題,如<威尼斯少女>。而觀賞<閱讀中的畫家之子—提圖斯.范.萊茵>則可細細品味作者對於光線的掌握。又如我在畫前凝視最久的<被風神圍繞的曙光女神>,這幅畫中,曙光女神在 風神的吹拱下在空中 漂浮,於黎明曙光乍現時為婆娑世界灑下鮮花與珍珠,傳說葉片上的露珠便是曙光女神的眼淚。曙光女神帶著些許亮光的裸露身軀在幽暗的背景中從畫面左下角躍出,如同佛教故事中的天女散花為新世界帶來讚嘆與祝福。就這樣看著想著,視線就很難移開了。

離開故宮前要去紀念品區找那張被風神圍繞的曙光女神的相關商品,不過不管是明信片、書籤、書夾..等都沒有。呵呵,這個意思是叫我們永遠把最美麗的事物留在想像裡。

離開故宮後才不過九點,轉往捷運芝山站附近的e-what去買一顆鏡頭Canon EF 100mm f/2.8 Marco USM。想買這顆鏡頭的原因之一,就是基於我去年對於「照相技術與攝影器材的難以平衡」的憂慮,去年我新購的鏡頭應付我當時的技術已經足夠,今年現有的所有鏡頭已經不能滿足現再更了解攝影概念(只有一點點)之後的需求。

我正在閱讀的攝影書,北中康文的「完美傑作拍攝技巧」一書中提到:對於登山者考量其攜帶方便性而言,一顆中焦段的變焦鏡加上一顆兼具微距與望遠焦段的鏡頭就應該足夠了。因為這句話我來到e-what;不過因為詢價之後覺得貴了點,我當場馬上call out給老恩兄(現為旅聯網攝影精選分享區板主),結果老恩兄說的話就跟北中康文所說的一樣,而且老恩兄還補上一句:「恭喜了!」因為這句「勸敗」,於是二話不說我就買了。希望這次這顆鏡頭可以讓下一次的「攝影難以承受的平衡感」久一點再來。

本文日期:2008.2.2 | 台北行腳 | 相簿

相關文章

2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490-淡水遊老街有何不可、故宮看巴洛克星光燦爛(080216)”

  1. lee 說:

    哈哈我常說不能和照相行家聊到相機、鏡頭,否則相機鏡頭一顆顆敗,我身旁就有三個,他們會說這顆鏡頭不錯先借你用看看?我呢?從未接受他們的好意。

  2. 冬烘先生 說:

    Re Lee兄,是我自己想要買的豈能怪朋友勸敗?不過說真的老恩兄算是很有良心的,他已經告訴了我們不要浪費錢重複在買相同焦段的鏡頭。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