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英倫行腳

(熱鬧的Leicester Square)

中午利用空檔在Victoria附近逛了一圈,順便研究一下星期三要在哪裡接待G的researcher。倫敦的外國餐館中,義大利餐館好像很多,佔大部分。印度菜據說也是大宗。chonghong也提到可以帶我們去吃土耳其菜。倫敦應該是匯聚了當初大英帝國殖民地的各種族於此。總之逛了一圈之後,還是沒有什麼想法,大不了就直接招待Paul到我們研討會的飯店。只是不知會不會貴到我們付不起而已。經過這兩天的消費後,充分感受到英國物價之昂貴。

所以雖然是有點冷,飄著雨的夜晚。總之,因為難得來英國,是不能浪費在英國的每一天,就算是晚上的時間也要充分利用。於是傍晚回到下榻的旅館後換了輕便行裝,馬上就搭地鐵出發夜遊了。今晚還是第一天自己逛倫敦,所以保守一點,所以決定往Leicester Square附近的中國城吃晚飯,順便看看歌劇院的半票亭為買票做準備,然後伺機往倫敦塔橋一探。依照我拍夜景的經驗,就算晚上大部分景點都沒得拍了,但是至少橋都會打上燈裝飾點綴,看起來還是漂漂亮亮的。我在雪梨的經驗亦是如此。

今天之所以想到倫敦塔橋附近,是因為導覽書上提到有一種自由參加的散步團,就是晚上七點多在某個地鐵站集合,然後有導遊會帶著大家針對某個主題散步去。譬如在Blackflairs集合的泰晤士河畔的酒館漫遊、在Tower Hill集合的開膛手傑克的散步團等。所以我在想,如果到Tower Hill附近搞不好可以湊湊熱鬧,。

地鐵Victoria線的列車速度真是快,在地下橫衝直撞,列車中的人跟著左搖右晃,所以Victoria Line的列車常常出狀況。然後我們在Green Park站轉Piccadilly Line往Leicester Square。這兩條線的月台距離有點遠,在地底下也是需要上上下下階梯,轉了好幾個轉角。不過辨認月台已經難不倒我了,但是為什麼我要交代這麼仔細。呵呵,因為我在規劃回程時,就不搭計程車而是坐地鐵了。同樣地,要從我們住的地方(Pimlico)到機場也是坐同樣的地鐵線,只是在Piccadilly Line的方向相反而已。既然阿達擔心拖著行李上上下下不方便的問題。所以我也得先研究一下,只是真的在Green Park站轉換地鐵時,路徑真的有點長。同事阿達已經在研究旅館看到的往機場的shuttle了,車費好像是十五英鎊。

詭異的倫敦塔 倫敦塔橋(Tower Bridge)

在中國城街道走了一會兒,沒有令人心動的餐館。本來嘛,特地來英國還吃中國菜?走到附近的皇后戲院去看一下,悲慘世界於七點四十即將上演。戲院中人來人往,很多是東方臉孔,擠在一起跟悲慘世界的劇照合照,大概想證明,我真的有來過英國看戲劇喔。我在劇院大廳著實待了一會,最後還是沒能進去看戲。

於是走了出來,最後進到scotch去吃排餐。這是我覺得第二次在英國被當凱子。兩個人吃了最基本的牛排餐,各點了一杯啤酒與果汁,竟然要四十英鎊,重點是牛排其實也是很硬。哈哈,我懷疑是不是拿錯別桌的帳單給我們了,但是因為帳單上沒有明細,無法對證。總之。抱著諸多疑惑的離開牛排館。我決定搭地鐵前往倫敦塔橋。

倫敦塔是一個詭異的地方,這裡據說曾發生靈異事件,因為許多英國的皇室在這裡被處死。宮廷鬥爭,皇位爭奪的故事在這裡一而再的重複上演。連鄰近的倫敦塔橋上的綠塔,也有這樣的傳奇故事。看來推出幼皇帝,然後再把皇帝做掉,扶植其他傀儡的事,古今中外都是如出一轍。

倫敦塔與塔橋

泰晤士河中的巡洋艦

今晚我們只能從外面看這一座猶如城堡的倫敦塔。也幸好如此,當我們走過這裡,我們不用太在意曾經發生在塔裡面許多淒厲悲慘的事。橫跨泰晤士河的倫敦塔橋,看起來頗為壯觀,主要原因當然是那一邊各一座塔。只是不知道現在的橋面還會不會因為慶典而開啟?

在倫敦塔橋的泰晤士河邊,果然如我所預料的可以拍到不錯的夜景。包括倫敦塔橋與泰晤士河岸。尤其附近泰晤士河中還停了一艘當初參加世界大戰的巡洋艦。不過我相機中的電池竟然沒電了。因此從不同角度看倫敦塔橋,以及後來漫步在南岸的風情都未能攝入影像中。

我既已無心戀戰,夜又已漸深,天氣也冷,便想回去了。於是準備從南岸的LondonBridge地鐵站搭車回去。不過這一趟地鐵卻是我們所坐過的,最令人膽顫心驚的一次。我記得曾聽chonghong說過:南岸的黑人比較多,而且治安也比較亂;其實也並沒有歧視黑人的意思,只是當初來乍到倫敦的我們實際遇到一群看似無所事事的黑色陌生面孔時,總是令人心中疑懼。而倫敦的泰晤士河南岸就是當初屬於貧民居住的地方。開膛手傑克的故事就是發生在這裡。所以雖然這裡房價比較便宜,但是原本住在南岸的chonghong還是因為治安的考量而搬到北倫敦。

英國地鐵月台 英國地鐵中的電信廣告

我因為想要少轉車,所以選擇坐Northern Line(線)往南,再接Victoria Line(線)往北回Pimlico。而這大部分所經過的區域都是在南岸。雖說在倫敦的地鐵列車上,有一半以上都不是英國人。不過在今晚的地鐵列車上,除了非英國人之外,還有醉漢..。

有一個醉漢正好坐在我們的對面,腳穿球鞋,跟他的夥伴糊裡糊塗的對話著,大概是剛剛看完足球賽還是踢完足球去喝酒吧..。總之,向著週遭的人也偶而跟我們兩個東方人說一些實在聽不太懂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做出奇怪的舉動。我們一路上都沒說話,只是噤若寒蟬的不敢稍動。心中唸著Stockwell站什麼時候才到啊?而那還在醉漢的酒臭味卻還是一直傳來,大概只有十多分鐘的車程,我卻感覺猶如一世紀之久。

好不容易在Stockwell站下了Northern Line的列車,這時候大概過了十點了吧。我們要轉到Victoria Line的月台。這時間列車的班次少了,等車時間相對較長。據同事阿達說,當我要走到Victoria Line的北月台之前,曾有一個黑人徘徊在我附近,後來阿達跟上來時,這個人說了一聲「shit」之後,悻悻然離去。阿達的意思是,也許這個人本來以為我單獨一人可以下手行搶..。

雖然事後想想,這兩起事件或許都是因為我們人在異鄉,而是自己在嚇自己;也許事情根本不是我們想的那樣。不過今晚在南岸根本沒發生什麼事的經歷,還是會令我們印象深刻。這也許是穿梭在歷史悠久的倫敦地下鐵中,夾雜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等冒險其情的浪漫故事之後,所編織出來的奇妙冒險情境吧。(12/13)

也因為這幾天的交通主要都是利用倫敦的地鐵。而倫敦的地鐵線又這麼多,各線之間彼此交錯頻繁,猶如蜘蛛網一般,轉換之間如此便利。而且我發現,在錯綜複雜的地鐵路線中找出起點到終點間的最佳路徑,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而且這種規劃最佳路線的遊戲要路線越複雜越有趣。倫敦擁有百年歷史的地鐵,十一條路線,很適合。東京或許還不夠複雜。所以我本已寫完此篇遊記,但現又想把此篇遊記標題改為Underground,地底下的事。呵呵。

這遊戲的玩法就如同剛才所說的,假設我現在在London Bridge地鐵站,試問如何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可以回到住宿的地方Pimlico?或者是假設我現在在Pimlico,今天想要逛西敏區,大英博物館,最後到北倫敦與朋友聚會,試問地鐵路線與景點參觀順序如何規劃?

其實我並不是說實際行程一定不能允許臨時改變。我只是在測試自己是不是能根據手上的地鐵路線圖,而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考量現實的條件,分析需求,設計出幾種可能的路線而已。這樣的事。很像我以前當通訊軍官的任務。這種遊戲,在台北捷運玩不起來。而在倫敦地鐵,隨隨便便都可以規劃出個大O型,小O型。我發現,在倫敦的後幾天,我竟然以看地鐵圖規劃路線為樂。

譬如,剛才的命題,如果要從London Bridge地鐵站回到Pimlico,但加上條件是:不想經南岸的車站,又只想轉一次地鐵線。試問有幾種可能路徑?

哈哈,也許多數的人會覺得這有什麼好玩的?不過我自己倒覺得蠻有趣的。

本文日期:2004.11.1(2004.11.18)
前一篇:英倫行腳Day1-Treats or Tricks
下一篇:英倫行腳Day3-In the Afternoon

倫敦地鐵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