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數量稀少的大屯鍾馗蘭)

冬烘先生屬於頭腦迂腐的老學究那一類的,所以理所當然不是放五一勞動節的假,而是休..五四的文藝節。既然自許為有行動力的文藝中年,5/4就想去實踐原本去年已規劃要去大屯西南峰一帶尋大屯鍾馗蘭的計畫。一葉鍾馗蘭(Acanthephippium striatum),在台灣已屬稀有的蘭科植物,分布在低海拔山區密林內,假球莖頂端單生一大橢圓葉,形如罈甕的花朵上有紫紅色的平行花紋,故又名一葉罈花蘭。但是大屯鍾馗蘭跟一葉罈花蘭應該是一樣的吧?只是有加上「大屯」兩字,是否表示這種罈花蘭為台灣特有種?總之,繼去年4月我在雙溪偏僻山區看見這種蘭花的芳蹤之後,我又朝思暮想、念念不忘想要在四月天去「大屯」山區尋找這種名為「大屯」鍾馗蘭的稀有蘭花。

此次路線規劃是從中正山走大屯南峰山腰徑,陡上至大屯南峰附近之後再循山腰小徑至大屯坪。我覺得這一帶是大屯群峰中屬於比較原始的山徑,如果在這裡沒看到蘭花的蹤跡的話,那在大屯山區其他地方應該就更沒機會了。

出發前,先在中正山停車場的小土地公廟向土地公祈求好運氣。然後循著停車場左側的竹林小徑上山。這片優雅透亮的竹林,不管走幾次都不會厭倦。30分鐘之後,循著山腰徑來到大屯谷岔路;再過幾分鐘來到稜線平台,從此之後一路陡上直到大屯南峰。既然打定主意是要尋蘭,眼睛當然要放亮一點。這條中正山至大屯南峰路線果然相對原始,尤其最後一段陡上,還需要拉繩已算是略為艱難的路了,下雨天一定濕滑不宜。

後來沿途開始發現羊耳蘭,不過數量不多,但是我覺得這是個好兆頭,或許今天真能發現大屯鍾馗蘭也說不定。因為其實我對於能不能尋到這蘭花並沒有把握,我已經抱著過大屯南峰經大屯西峰下面天坪之後,再上面天山或向天山的心理準備。不過或許是我行前向土地公拜碼頭有用,這次果然真的在途中一處陡上的山坡看到大屯鍾馗蘭的蹤跡。而幽蘭之所以為幽蘭,之所以為花中之君子;除了能品味不群的寂寞,縱使在身居逆境仍能甘之如飴。所以這兩次我看到一葉鍾馗蘭都是生長在陡坡上。一人一蘭相對,互相欣賞與了解,不需言語

雖然看見了我預定要找的蘭花,不過我還是繼續完成大屯西峰,大屯坪,然後由大屯南峰邊側的另一條較為和緩的山腰路下山。大屯西峰我都已經六、七年沒再來了;大屯南峰還要更久,幾乎是在我剛開始在台北行腳之時。大屯西峰的拉繩陡上對當時的我還頗為新奇;而現在早已經不怎麼在意這樣的坡度。大屯西峰上回望主峰的展望依舊如此美妙,我不禁想起一段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荒唐歲月。該是要收心了。於是背起行囊下了西峰,在來時路南峰岔路口猶豫了一會,決定取左往大屯坪,再回登大屯南峰。不過這一路上都沒再看到任何蘭花的蹤跡,反倒是看到青斑蝶已經開始在陽明山區飛舞了。

深山中的幽蘭,可遇而不可求;如果有美麗的蝴蝶為你飛舞,也當珍惜。不過我卻都沒有多作停留,歸心似箭,於是下了南峰,不走來時陡坡路,改取左山腰路。穿出樹林後,來到一處芒草山頭後再陡下一小段接至由中正山第一登山口過來的石階路。這條路線也是很久以前走過的老路線,許久未走過的老路線今日又舊地重遊,總是能讓人心生感慨。當在不知名山頭前行時,撥開芒草堆看見前路開口處,遠方悠悠茫茫中浮現的是關渡平原;而回憶,也在此同時靜靜悄悄地爬上心頭。好個令不良中年多愁善感的五四文藝節啊。

img_5682s.jpg
(在大屯西峰看,從中正山經大屯南峰到大屯西峰8字形)

本文日期:2007.5.4

台北行腳 | 相簿 | MPS

相關文章

5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444-大屯群峰尋一葉鍾馗蘭(070504)”

  1. lee 說:

    冬烘先生
    可是愛蘭之士跑到加里山峽谷賞一葉蘭,到大屯群峰尋一葉鍾馗蘭。我沒研究人家送我蘭花我都養不活,就缺慧根。
    我請問冬烘先生愛蘭花有沒有喝[愛蘭白酒]?呵呵

  2. 冬烘先生 說:

    如果是那種包裝精美的蘭花禮盆,一般人大概不會換盆,也不知如何澆水,所以大概花謝了之後,蘭花就病厭厭了。其實蘭花沒有那麼難種,不過對環境的要求標準高了點。
    愛蘭花有沒有喝[愛蘭白酒]?是指白蘭地嗎?哈哈,一時意會不過來。冬烘先生其實不太喜歡喝酒,只有跟朋友熱熱鬧鬧時才會「小酌」一下。

  3. lee 說:

    冬烘先生
    [[愛蘭白酒]?是指白蘭地嗎?]冬烘先生真的是不會喝酒,愛蘭白酒是台灣煙酒公司埔里酒廠的產品,我是參觀埔里酒廠才知道的。
    冬烘先生若路過埔里可以順道去參觀,吃一隻冰棒也不錯。台灣煙酒公司可沒付我宣傳費   呵呵

  4. 冬烘先生 說:

    埔里酒廠我有進去過喔,好像是從廬山奧萬大回來的時候,順路進去逛的。除了吃冰棒,也吃了紹興香腸。但倒是沒特別注意到愛蘭白酒。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