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學生時代曾經是蘭藝社社員的我,在學校時未曾參與過山採,想不到後來開始爬山之後,卻會在山上碰到這麼多野生的蘭花。一葉蘭是台灣的特有種,生長在中海拔以上的雲霧帶,不易在平地繁殖。我看過一葉蘭數量最多的一次是在阿里山眠月線鐵道兩旁的山壁,尤其以終點石猴站附近最多。後來又陸陸續續聽說太平山、看過棲蘭歷代神木園區中也有。至於加里山有一葉蘭蹤跡是去年才聽說的事。我一知道這個訊息,便朝思暮想要在隔年的四月安排到加里山尋找一葉蘭的芳蹤。終於今年四月到來,各種蘭花又陸陸續續開花;我一顆尋訪野蘭的心也正蠢蠢欲動..。於是便規劃兩天一夜的苗栗行程,一天上南庄加里山訪野蘭;一天到獅潭鳴鳳古道賞桐花。清涼夜晚良宵又可觀四月流螢。正是兩天一夜,全無浪費。

img_5152s.jpg

(加里山峽谷中的一葉蘭)

到鹿場車程甚遠,早上約8:30從台北出發,11點才到了鹿場加里山登山口。在登山口附近遇到一群有禮貌的年輕小夥子正在整裝,是新竹某大的登山社,騎摩托車遠征至此。他們的行程是重裝先往哈堪尼山,夜宿風美溪畔,隔天再上加里山。我們這種賞花輕鬆行當然跟人家沒得比。說到賞花,一開始就在登山口看到開花的台灣杜鵑(還是森氏杜鵑?);後來在靠近山頂的岩稜,杜鵑群又再度現蹤,不過反而已經凋零大半。

據傳一葉蘭的位置是在過9號救援樁之後,這其實已經快靠近山頂了;也就是不經一番努力爬山,便無法一睹紫色蘭花的芳容。這就如同到北插天山看山毛櫸一樣,深山之中方有奇珍異寶。

雖然加里山這是第二次來了,不過一開始我就走岔了路,在往哈堪尼的岔路口,立了一根1號救援樁。因為這根救援樁,讓我反而選擇了往左邊的水管路,其實應該是要往右邊漸漸下到風美溪畔才對。但是因為這段路沿途柳杉林太過優美,所以一開始我也不覺得有異;後來是開始在大石頭上攀上攀下,於是才知道比對GPS,確認已經偏離了舊航跡,再退回1號救援樁,這已經是20多分鐘之後的事了。有了指標還走錯路,真是三十年的老娘,今日倒繃孩兒。

上山途中還是陸陸續續遇到下山的人,免不了還是要被關心:現在才要上山啊,時候有點晚了。其實這次我們比去年還要早一個小時上山,但是上山速度比起去年的要慢,感覺體能也比去年差,甚至下山的時候,兩處膝蓋都還痛得很。呵呵,歲月真是不饒人。要保養,要保養。

於是上山途中,很努力的算著沿途的每一個關卡:0.5k過溪,1k,1.5k,1.7k工寮,2k,2.5k,8號救援椿休息處,9號救援樁岔路上稜,直至3k的岩稜開闊處,終於下午三點十五分左右上到3.14k的加里山山頂,總共花了4個小時以上的時間。途中曾經遇到幾個人看到我身著白衫黑褲,手持GPS,一副很專業的帥氣模樣,於是便過來跟我訴苦說,他們嚴重的懷疑沿途這些里程碑有短報的嫌疑,不然怎麼前後標示矛盾,走了這麼長的路還是0.5k?

其實我上次走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了,但是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許短報里程數會比較有鼓勵人心的作用吧。後來在9號救援樁又遇到下山的人,因為已經走得有點累了,便問他們有沒有看到一葉蘭的蹤跡。結果是令人振奮的。不過其中一人又給我洩氣說:你的85mm拍不到高高在岩壁上的蘭花啦。這人似乎對加里山的山徑頗為熟悉,他說:9號救援樁附近往蓬萊的岔路是可以再岔回接到鹿場的主路線的,時間差不多。

過了9號救援樁,山徑變難,需要攀附岩石拉繩索,或跳或躍。而一葉蘭就在不遠的一處類似一線天的峽谷中(在一線天前的岔路口應該選左線)。山壁的上半部,有著紫花與綠葉的一葉蘭就附生在苔蘚還是地衣之上,頗有空谷幽蘭意境。這個小峽谷正好讓蘭花不會直接被陽光照射到,提供一個有濕氣的環境。過了這個峽谷,再往前走還是有些許一葉蘭。等到上了岩稜更高處更明亮的地方之後,就都是已過了花期,花開稀稀落落的台灣杜鵑了。

但是繼續往岩稜陡上接近3k左右一直到山頂,又有另外一種杜鵑大量的開花,盤據稜線與山谷。這到底是什麼杜鵑呢?看起來很像台灣高山杜鵑,不過這是我亂猜的,不得準。

在上山頂前最後一處陡上岩壁,遇到從苗栗過來的一家三口。其中小孩子大概不到十歲吧,哭鬧著不想繼續走了;其實只剩下最後十公尺多了吧。但是使盡威脅利誘的方式就是不行。後來夫妻兩個只好留一個下來看顧小孩,輪流登頂。不過今日從加里山頂上望,都是雲霧,不要說聖稜線了,連最近的哈堪尼也看不到。

我們從山上下來時,又遇到一位獨行俠剛上山來,看起來身手頗為姣健。另外剛才遇到的一家人速度也頗不凡。總之,就這樣我們三組人前後沒差多少,一起快步下加里山。於是沿路免不了比起了速度。就這樣兩個小時不停歇,一直下到風美溪畔才休息;我的膝蓋實在疼得不得了,算是對其他人甘拜下風了。後來跟那位獨行俠聊了一會,知道他原來是從台中市大坑騎車來到這裡爬加里山,為的是以後爬百岳的準備。我不禁也回想起多年前從台北騎三個多小時的車到拉拉山的那段青春歲月,年輕人體力真好。於是又開始給他出餿主意,鼓勵他既然住在台中,不妨就直接騎上合歡山,這樣就有現成三座百岳了。大概是我講得太高興口沫橫飛吧,還被他以為我是不是個老師?冬烘先生就是愛好為人師,哈哈。

本文日期:2007.4.21 | 台北行腳 | 相簿 | GPS(MPS) | [旅聯網/加里山]

加里山

相關文章

5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439-苗栗加里山訪一葉蘭(070421)”

  1. chuck 說:

    去年四月份開始學習登山
    同時也開始拜訪您的網站
    當時也錯過加里山四月的一葉蘭
    不知您今年四月何時前往加里山
    有機會真想與你相遇

  2. 冬烘先生 說:

    有緣自能山水有相逢。今年如果有上加里山看一葉蘭的話,應該就是四月上旬吧。呵呵,我對蘭花有一種特別的情愫,之前有好幾年都是在阿里山看一葉蘭,所以今年特別想改去加里山看看滿山壁都是一葉蘭的場景。我印象中只有在阿里山眠月石猴才能得見這種盛況。

    (阿里山祝山觀日步道口的一葉蘭復育)

  3. 冬烘先生 說:

    參考資料:

    登山補給站:加里山的野生一葉蘭正盛開 by 圓開(95/4/8)

    http://www.keepon.com.tw/ActiveSite/Article/One.asp?ArticleID=15652

  4. lee 說:

    冬烘先生
    原來跑去加里山實踐訪一葉蘭。一位科技人才對蘭花這麼有研究好像有點不對調,又有對調,陶冶身心。

  5. 冬烘先生 說:

    冬烘先生對蘭花其實沒有太大研究,只是喜歡蘭花而已。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