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黃昏時的吉野櫻)
每年一度春櫻饗宴,在眾人爭相報導之下,看多了,不免覺得有點像是被餵了太飽,有點膩了。雖然櫻花季不至於沒完沒了,但是連自己看到拍回來的照片,都覺得每次都大同小異,不過只是「俗照」,沒有特色。難道賞櫻這件事也有可能終究會變成俗不可耐的一件事嗎?尤其對我這個一向把討厭媚俗掛在嘴邊的人而言,當然是不可能忍受這樣的轉變。
關於賞櫻賞到膩這件事,我記得在6年前到日本京都時似乎也有同樣的體驗。剛到日本的第二天早晨散步到高瀨川,乍見一路櫻花垂柳落下的花瓣浮滿清淨的淺淺溝渠,一時以為來到人間仙境。稍後又到八坂神社、清水寺、平安神宮等賞櫻人潮聚集之處,才發現其實這幾個地方的櫻花其實也都很美;第三天再至二條城、嵐山、龍安寺,櫻花還是很美,不過我已經漸漸不知道如何賞櫻了。

2001京都洛東賞櫻:八坂神社、清水寺、高臺寺夜之拜觀

在這樣「看盡櫻花皆美,惟心已不在焉」的心情下,在即將離開京都的那天晚上,同行的友人已選擇去逛百貨公司,我卻猶抱著最後一絲最後的期待,去清水寺看夜櫻。日本寺廟通常很準時在下午五點關寺門;唯有在櫻花季節才開放參觀,稱之為夜拜觀,通常會再另外收費。
賞過夜櫻之後,我只能說夜之拜觀果然是賞櫻季的最美好ending。看過被燈光輝映的粉櫻在夜色之中的柔美之後,還會想要再去看白天太陽底下的硬梆梆嗎?當晚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清水舞台的另一側平台上架滿了大砲級鏡頭對準了清水舞台前被打上燈光猶如整片欲燃的櫻花樹,像我這樣中途插入想要拍照的人是無法在已佈滿腳架的平台上找到立足之地的。

(皓月初昇,如觀音痣)

由於這天下午先去爬了中正山,所以來到天元宮時已近黃昏,天壇點亮了燈,也映照在週遭的吉野櫻上;也有許多攝影者早早架起了大砲似乎就是在等夜幕來臨的這一刻;這一切如此相似,當年我在清水寺那晚賞夜櫻的映像彷彿重現在天元宮。

不過這次來天元宮我沒帶腳架,也只帶了Canon 400D的kit鏡。面對難得的賞夜櫻良機;似乎我是想要驗證,要拍出好相片,到底是鏡頭重要,還是唯心所識所生之構圖意念重要?

本文日期:2007.3.31 | 台北行腳 | 相簿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