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屈尺加油站看河堰 直潭山山路上看翡翠水庫

臨時突然要在新店附近找個山爬,所以就想到了直潭山。不過此次並沒有真的走到直潭山三角點,只能說無法在既定的時程到達目的地。
為了洗水果以帶上山,所以在屈尺加油站停留,結果發現依山傍水的加油站是觀賞新店溪攔沙壩的好所在。而加油站也挺會做生意的,在居高臨下的觀景台設置起多個咖啡座,這也是多角化經營。

  選擇由下龜山橋前登山口上山,印象中大概只要走30分鐘吧,因此一直抱著大概不會很難走的心態上山。一開始都在農田果園竹林中,不像是爬山,到像是在走田園小路。走著走著,從路左前方雜草地上突然飛出一隻大老鷹來,雙翼展開來寬度甚是可觀,這是第一次這麼近的距離看到老鷹振翅遇飛的樣子。奇怪的是,大老鷹雖然驚覺我們的靠近而飛起,但只盤旋一下又落在路右方不遠處的樹枝上停佇而並不飛遠,一直盯著我們看。雖然導遊小姐在擔心老鷹會不會撲過來,不過我反倒是慶幸能有時間拿出相機拍攝大老鷹的樣子。結果還在從背包掏相機,卻已聽到後方的膽小鬼又驚叫了一聲:有蛇啦!

聞聲轉頭向剛才老鷹飛起之處看,果然地上躺著一條長蟲;仔細又再看,卻是已經死了,而蛇身中間大概是被老鷹啄到血肉模糊一片。這時候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裡剛剛上演了一幕精采的鷹蛇大戰,雖然這條蛇也夠長,不過老鷹實在是太大了。先不管蛇,準備趕快要拿照相機拍老鷹時,老鷹 卻早就不見了。這隻老鷹不怕蛇,卻怕女人的尖叫聲。

進入樹林之後,就是一連串的陡上坡,不過這陡上坡並不輕鬆,是一處一處陡急坡連續,幾乎沒有一段平坦的。初時手腳並用還算勉強撐著,因為想到大概只要走三十分就可以到山頂了。後來三十分鐘、四十分鐘、五十分鐘都走過了,卻還是一段一段的陡坡、繞過一個又一個山頭、經過一座又一座的輸送電塔。然後這一連串的陡坡似乎沒有盡頭,電塔一座座相連到天邊,而天色卻是越來越陰暗。

體力漸漸要耗盡,開始對一連串坎坷但卻沒有景觀可言的上坡路不耐煩起來。這大概是台北行腳第一次想要在還沒到達目的地之前就想打退堂鼓。 此時導遊小姐還兀自堅持她的旅遊哲學:既然來了,不走到目的地怎麼可以。

不過今日本來陰晴不定,天色暗的很快。在第65分鐘我們停在一處小山頭上電塔附近休息時,仰望前方對面山頭那座相連的電塔 。我心中的打算是:再往上走到那一座更高的電塔,如果再看不到直潭山三角點,今天就撤退;以後大概也不會再來了…,或是考慮換個approach再來(從其他路線 ,二龍山、雞心尖….)。

一路陡坡第80分鐘,千辛萬苦登上該座山頭(因為山勢越高越陡),果然還是看不到基點。天啊,直潭山到底在哪裡。走到電塔附近眺望,只看到對面還有一座稍高的山頭,山頭上當然也有 一座電塔,那裡大概就是直潭山三角點所在吧。不過時間已經是四點了,而天空陰暗似乎要下雨。 這時候是導遊小姐自己嚷嚷著要趕快下山,就算對面山頭真是直潭山,她也不想再走了。

不管是因為怕黑膽小,還是累了;我只知道女人雖然有自己的生活哲學,不過善變更是天性;男人一定要習慣,不要想去改變。

下山前,四處張望要取景,只有山的右方還看得到翡翠水庫淹沒區。下山似乎速度比較快,不過好像跟舉步維艱的上山所花的時間也差不多。這條路上的吸血螞蝗特多,登直潭山,終於我生平第一次被螞蝗吻到了。回程路經鷹蛇搏現場,蛇的位置移動了幾公尺;死蛇當然自己不會動,自然是老鷹又回來了。

本文日期:2002.9.28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一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131-新店直潭山(020928)”

  1. […] 我看了這條訊息,便決定近期去探探楓況,一方面也是因為五年前那次我並沒能登頂直潭山。這回就可以順登補完心願。 […]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