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康樂山這篇, 想說的是亂忙一陣之後,想要讓自己沉澱下來,不過卻不得其法。在動與靜PartII中,陳述要到達「靜」的境界,也應該有所修為,有所「動作」。不過從「亂忙一陣」到「絕對的靜」之間,如果修為不夠深,也難以一蹴可幾。所以要以現階段的狀態求「極靜」淪為空談,根本不可能做到。

其實或許我們凡人也不是想一下子到達完全了悟的地步,而是希望能夠一直都能保持快樂的心情。

擁有是不是一定就會快樂呢?而這快樂可以持續多久。就像有人說結婚是戀愛的墳墓,在結婚的那一刻開始,戀愛的甜蜜感覺也將不復在(而是轉化成其他感情)。因此登山旅遊最快樂的那一刻,也許是經過許許多多的規劃,然後終於來到目的地,然後..就結束了。這種波洞起伏很大的快樂往往都不能持續很久,讓人一直持續在幸福感中。

所以在康樂山這篇中所提到,藉由旅遊這件事來達到快樂,然後希望可以得到比較持續的心情沉澱時間。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這樣的。

因此我們也許不是需要那種轟轟烈烈的短暫快感,而是許許多多綿延不斷的小而確切的幸福。譬如村上春樹說:抽屜裡塞滿摺疊整齊捲好的乾淨內褲,不正是人生中小而確切的幸福之一嗎?

又譬如說:對於旅聯網的讀者來說,想要去什麼地方玩,只要到旅聯網查一下,就可以有許許多多圖文並茂的資料可以參考,不亦樂乎?這不也是人生中一種小而確切的幸福嗎?

所以在完全放下還不可得(無所謂的快樂與不快樂)的事實下,如果能夠退而求其次,讓自己一直快快樂樂的,一直保持在幸福的感覺之中,或許會比較容易達成。這不是也很不錯嗎?這就是這一次所想要說的。

本文日期: 2007.11.29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