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昨天晚上KB打電話跟我聊天,至少聊了一個半小時以上吧。聊的無非是一些竹科產業界的興衰。也證實TSMC的產能利用率跟目前台灣股市的夢之間的關聯性。因為了解而害怕啊﹔好夢由來最易醒。提到KB想要跳槽的問題時,分析起來,絕大部分是因為人的因素居多﹔就算勉強要歸類到環境不好,不過環境不好還不是人造成的嗎?

其中一個討論的話題是KB認為:在TSMC中有能力者還是只能按照公司制度慢慢等升遷,因為像TSMC這種需要一起吃大鍋飯的公司必須要靠一種制度維持。而這種制度抑制了許多有能力的人的潛能。所以這些能人會耐不住寂寞,想要轉換跑道到比較小型一點的公司去獨當一面。

基本上這樣的想法沒有問題,雖然有些時候要做最後決定時,還是必須顧慮到現實層面(譬如說配股、分紅等。)不過我的感嘆卻不在於此,一向因為高薪高紅利被外人羨慕稱羨的園區工程師,事實上回歸基本面之後,還真的是高級的黑手而已。在我看起來真的像是一群工蜂,眾蜂拱著蜂王張董。相較之下,其他的產業,也許較沒有保障,但卻多了一份追求不好安定的快感(高獲利、高風險。)而在TSMC中,慢慢等吧,升遷還是要靠年資。

以往被視為單身貴族的engineer們,隨著IC產業的沒落,身價也隨之降低了不少(至少股票賠了不少)。回頭看這一年,我們的資產至少都縮水了一半﹔不過我們沒有資格埋怨,有更多人是連日子都過不下去。然而想想去年時我們的理想:努力趁著年輕掙一筆錢,然後在三、五年後開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業。雖然不知道KB對於有機農業是不是還懷抱著憧憬,不過這些夢想可能都要往後Delay囉….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