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高雄行腳

(打到我的頭了)

高雄縣橋頭鄉的花田喜事雖然不如台中新社花海那麼有名氣,不過最近這幾年的活動已經越辦越有規模。今天(12/5)雖然五月天在高雄開唱,不過前往橋頭賞花的人還是很多,我們搭捷運前往橋頭的途中,正好遇到提早要去世運站參加演唱會的人潮。

2009橋頭花田喜事官網:http://www.ctc.gov.tw/agriculture/98/2009flower/index.html。

舊橋頭是一個跟糖業文化息息相關的鄉鎮,當地的文史工作者也頗為活躍,致力於守護橋頭老街、橋頭糖廠等舊時代的回憶,並希望因此能喚起橋頭鄉民對自己鄉土文化的自覺與認同。我寫過兩篇關於橋頭糖廠的遊記(搭高捷至橋頭糖廠看灰燼與恢境橋仔頭神社、聖觀音、熱帶殖民式辦公廳舍),不過關於橋頭的老街以及花田這是第一次來。

橋頭人肯定是把一年一度的波斯菊花田當作喜事來辦,我們一出捷運橋頭站,就感受到志工很熱情的導引與解說,接駁車也是一直巡迴的開,因此我們很快地就搭上接駁車在鄉公所對面的向日葵花田下車。向日葵花田的盛大令人驚豔,大概是我們自從兩年前在新社之後就沒再看過如此盛大的花海了吧。看到這麼盛大的花海,大人跟小朋友都很高興。

(波斯菊花海中)

接駁車上的志工跟我們說,下車的地方是向日葵花田,往西邊走五、六分鐘才是波斯菊花田,一直走到天空有一顆氣球的地方就可以回頭了,不過其實過了那顆氣球之後,還有另外一顆氣球,這兩顆氣球之間的波斯菊花海現在才正是最盛開時候。

舊日的橋頭鄉既然是個糖業重鎮,所以鄉內本來就有大片的平坦的農地,在農地休耕期間種植波斯菊等觀賞植物,又可以當作花肥實是一舉兩得,不過後來我們在行經鄉間小路時,看到一個農夫正在田裡面開著推土機把一大片沒有收成價值的大顆大顆蔬菜給輾平。他的田裡沒有像其他人種波斯菊,這群在波斯菊花田裡面為了拍照把花踩來踩去的觀光客在他的眼中不知道像是什麼?或許也像是一群蝗蟲過境?

(凍蒜)

四年前在大溪月眉花海時,我就覺得:花海本身很難拍,但是放棄把花海本身當主題,或許反而會有意料之外的結果,這次就是把愛耍酷的小兒當做花海的前景,果然也是也不錯的效果,譬如有一張是被比頭還大的向日葵花偷吻了,或者是被向日葵給包圍了,其實重點是不管主題是在花或是人,都要讓主題從花海中浮出來,切忌平鋪直敘。

後來太陽漸要下山,我們已經走出車輛管制區,到了很後面的花田,這裡人少了,花卻開得更盛了,很適合在花田裡面騎腳踏車學夸父追日或是像徐志摩在英國發現數大便是美的地方,如果說要像有在北海道的富良野花田與美瑛騎單車的感覺或許就是在這裡了。不過我覺得這種「花海漫步」感覺比較屬於一種「心靈的外放」的層次,遼闊的北海道的富良野只是一個借以寄託這種心境的地方。

天色漸漸昏暗,我們來到更大的花田,這裡的波斯菊是「亂種流」,也就是各種顏色的波斯菊混在一起,亂種一通也是特色,尤其是附近好像有養豬戶,還是田裡面的有機肥料的味道太過濃郁,薰得我們受不了。於是我們便在四望無際的花田裡面學起昨天播的「那一年的幸福時光」的劇中人物素馨,很幼稚的大喊:超讚的啦,超讚的啦,超讚的啦…(可自行無限echo)

暮色中,我們推著嬰兒車從花田回到橋頭熱鬧的黃昏市場,找到了一家和楓牛奶鍋用晚餐。牛奶非常濃郁,這大概是我第一次吃火鍋把整鍋火鍋的湯給喝到見底,以致於後來回家的途中一直放那個..氣,這氣味聞起來也是..超讚的啦。(請自動把上一段跟這一段的「讚」換成「臭」)

沒有從橋頭火車站搭車而是特地走一段橋頭老街(橋頭路+橋南路)到糖廠再上捷運。橋頭老街一直在拆與不拆中存在爭議,在大部分人眼中,其實這條街只是髒亂的黃昏市場而已,拆的目的是為了擴大內需重建老街發展觀光,贊成不拆的原因之一是這裡曾是黨外第一次遊行的地方,也是高雄余家的老宅;但其實真正可以稱之為老街代表性的老房子已經很難找得到,所謂的歷史回憶也早就淹沒在雞鴨魚肉蔬果菜中多年,所以拆或不拆早就沒有意義了。但是這次來,所謂的老街已經擴寬了,找不到老街上原本有的巴洛克立面山牆老屋,黃昏市場的攤販們或許有更大的營業地方,卻沒有帶來想像中的熙來攘往人潮。不管是地上新舖的方塊磚道與嵌入發藍光的LED燈,還是路口豎立的「橋頭老街」指標,在在只是說明這裡曾是「老街」的遺址。

我好不容易找到兩棟看起來像是殘存的二層老房子(傳統的一樓是店面,二樓是住家)拍照,一旁擺攤的人跟我說:「太暗了,拍起來不漂亮吧。」我因此把用高ISO拍的影像給他看。我想,只要東西有保存下來,無論如何都有機會抓到它最美麗的那一面;拆掉,就什麼都沒有了。

(拆除與擴寬之後的橋頭老街之老街在哪裡?)

本文日期:2009.12.05 | 高雄行腳 | 相簿 | mps(GPS)


橋頭火車站到2009橋頭花田賞花路線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6 則回應 to “高雄行腳49-男孩看見向日葵@橋頭花田(091205)”

  1. LKK山客 說:

    第一張,我喜歡,
    無論是色調,人物表情,都覺得棒透了,
    我不是行家,就是直覺得喜歡那既柔和又鮮艷的背景,和納溫興的畫面,
    看來是向日葵親上小男孩的臉,小冬烘很享受呢,很難得看到小東烘的笑,平常都是幼年老成,酷酷的樣子。
    而甜姐兒看來比小baby更Hi哩!

  2. 冬烘先生 說:

    那一張看起來很像還有一群向日葵排隊要來跟偶像索吻。

  3. 向左迴轉 說:

    12/6本想到新社,卻臨時先到橋頭看看,花田依舊,可惜無緣與冬烘先生一會.
    心痛那一張是蠻強烈對比,是賞花人或犛田人..或者是拍攝人?

    君問向左迴轉是何人,本是同鄉鄰居老方

    • 冬烘先生 說:

      原來是國中同窗老方,我竟然不知道你也在此潛水多年。
      當年我們如果是突然把腳踏車向左迴轉的話,一定是在路上看到美麗的女孩子而騎過頭的時候,不知道你取這個暱稱是不是這個意思。
      看波斯菊花海到新社太遠了,橋頭或是美濃還近些。
      心痛的是犁田人,心痛的是把整田的菜給剷平又有誰會疼惜?

  4. 向左迴轉 說:

    雖不中亦不遠矣…只是現代窈窕淑女難逑 .呵呵
    向左迴轉,人生不要只有靠右走,偶爾迴旋路更寬
    向左迴轉,udn.com 冬冷.浪濤激岸blog的主人
    重要的是希望有空請冬烘先生指教和 共遊..噗

    • 冬烘先生 說:

      看到你的部落格,欣喜舊友昔年寫情書的文采功力如今更上層樓;
      以前我們年輕時曾經騎機車同遊很多南部很多地方,現在想起來很是懷念;
      現在年紀都長,各自也多了許多羈絆,以前輕易擁有的自由自在,現在只能往風中追尋..。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