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上山吃橘子是我的最愛)

清同治十年淡水廳誌有云「鶯歌山在三角湧,相傳吐氣成瘴,偽鄭進軍迷路,炮斷其頭」。民間傳說則謂,昔時三鶯地區有二巨鳥相鬥,荼毒鄉里,鄭成功聞訊,乃至樹林之太平橋,彎弓搭箭,二鳥中箭斃命,化成鶯歌石與三峽的鳶山。

冬烘先生連續兩個禮拜因避雨來至三鶯地區爬山,上個禮拜走過鶯歌石,這個禮拜就換到三峽來爬鳶山了。既然來此如此密集,總要勉為其難地跟傳說附會一下,搞不好冬烘先生也是負有神秘的任務才光臨幾乎很少來的三鶯地區「巡視」的。

鳶山步道跟鶯歌石步道一樣,也可以分成東西兩區,各自走成一個環形。東區這個環形可以從三峽老街在仁愛街端的入口起登,走柏油路一大段後上至鳶山大鐘後,再開始走傳統泥土山徑至鳶山,至往常春園岔路,然後左轉走鳶尾山步道回三峽市街。

若不走鳶尾山步道,而是直行往福德坑山方向,則可在途中幾條岔路右轉下山往茅埔路,也就是鳶山堰旁。然後再沿著大漢溪折返三峽市街。這就是我所謂西半區的登山環形路線,不過從茅埔返回三峽市區的柏油路約有兩、三公里之遙,如果是已經下山之後的歸心似箭,走起來便會略嫌無趣。

我既不想開車上鳶山大鐘亭,也不想踢長長的茅埔路,但又很想嘗試福德坑山到鳶山這段稜線,於是便在想有沒有兩全其美,一兼二顧,一石兩鳥,一箭雙鵰,一魚兩吃,一炮雙響(這樣才能打得下兩隻鳥來)的方法。參考了旅聯網的許多鳶山遊記,也是有人從茅埔的永安宮入口起登然後走到三峽市街的,有像腳力不錯的蕭郎用走的,有像愛跑的lee兄用跑的,也有全家愛走出遊的到了三峽市區之後,叫計程車坐回登山口的。冬烘先生自許為愛偷懶又節儉一族,當然要別出心裁,於是便想出兩端放車的機車接駁法。

於是兩台機車來到三峽之後,把一台機車放在鳶山步道仁愛街登山口,然後兩人共乘走中山路,隨後左轉107巷,看到高速公路指標,右轉大智路,來到大智路與中山路交岔路口(這裡已經接近復興路,二高交流道),左轉沿著高速公路交流道的閘道旁走,來回穿過兩次高速公路下的涵洞,總之跟著鳶山步道的指標走,隨後沿著大漢溪的岸邊的路而行,經過鳶山堰的水壩後,一路上有幾個可以鳶山步道的山徑皆不取,直到永安宮小牌樓的登山入口旁停車。

停好車整裝待發,本來還很得意想的出機車接駁法,不過轉念一想不對,如果不帶著一頂安全帽,那到了另一端入口要怎麼騎車回來這裡?於是便只好帶一頂安全帽隨身。後來再想,還是不對,帶一頂安全帽是不夠的,應該要帶兩頂,不然怎麼讓兩個人從那邊騎車雙載回來這裡騎另外一輛車?

這下苦了,只好帶著兩頂安全帽一起爬山,原來以為打的是如意算盤,現在反而是多帶了兩個累贅。反正硬是把安全帽塞進背包裏,雖然背包拉鍊拉不起來,不過安全帽夠大可以卡住背包應該就不會掉出來吧?

開始爬山,一開始是一連串的石階路,先經過舊的永安宮,紅磚為牆,看起來年代久遠。再上到新的永安宮,選擇右邊的山徑來走,其實看GPS地圖,應該有可以直接切上稜線的路線,不過照目前的走法,是迂迴向上,有點在腰繞遠路。後來途中又遇到幾點岔路,但都沒有指標,但是把握向上向左的原則,雖然有些路段,山徑狹窄,還需要拉繩,不過最終還是能夠上到福德坑山稜線。雖然有岔路,不管選哪一條走但都還能掌握目標方位,這就是有GPS登山的好處。

上到稜線之後,先吃一顆橘子慰勞自己,登山吃橘子對我來說真是享受。至於稜線上多岩塊,岩稜一邊陡峭,可以展望大漢溪與鳶山堰兩岸風光。這種臨崖顧畔好不愜意的感覺,頗有大溪金面山的味道(事實上金面上也稱鳥嘴山,山形近似)。因此我在想或許這裡的岩稜也有豔紅鹿子百合。

(日落鳶山堰)

續往前走,馬上就來到健康快樂亭,快樂亭展望頗佳,崖邊欄杆旁有幾株楓樹。楓紅時節來此,透過楓紅間眺望下方的鳶山堰,或是大漢溪對岸的大棟山系,感覺應該也不錯。

鳶山步道如果從仁愛街登山口起算一直到永安宮登山口約4.8公里,不過我卻覺得走了好久才走到福德坑山,而從永安宮登山口到福德坑山也不過1.2公里吧,不過的確一開始的那一段都在陡上。

福德坑山有一顆三等三角點,展望也頗佳。拍完照後續行稜線路,接著在一兩個小山頭上上下下,算是不錯的稜線路,山徑兩旁也沒有太多的雜草。一直來到往常春園岔路(往鳶尾山),從這裡可以回望剛才經過的幾個山頭,西下的太陽正好在福德坑山上頭,金光耀眼。

繼續循稜往鳶山走,經過兩座高壓電塔後,來到鶯歌電台轉播站,從這裡左上到岩稜,此處就是傳統所謂的鳶山頂。山頂上已經有許多人聚集在這裡,原來是選在這裡幫朋友慶生。

我則在這裡展望山下的大漢溪流域,鶯歌市街、牛灶坑山、更遠方的大棟山系;近處的板新淨水場、二高川流不息的車潮。再轉頭回望,西沉的夕陽染紅了鳶山堰;而岩稜邊紅芒卻隨風搖曳生姿。

我看互相交錯大漢溪與北二高,卻興起了構圖的靈感,因此創造了「鶯歌之眼」,不知道這會不會成為三鶯的新地標?

下鳶山,出山徑,來到鳶山大鐘,在這裡解決了第二顆橘子,遙望東邊山系,不知可否有白雞山?而更遠的天邊下方是否有插天山?

五點多踏著暮色下山,經過鳶峰亭停下來取景,不過天色尚不夠暗到可以拍出北二高的車流夜景。五點半回到三峽老街附近登山口,最後的木棧道只有小小的一段。

最後要交代一下冬烘先生這兩次到三鶯爬山的神秘任務,果然是跟一兼二顧有關。因為要陪新婚想家的老婆回娘家,又因為這兩個禮拜大台北的北邊天氣不好,所以乾脆選擇到大台北的南方避雨爬山,爬完山後就可直接陪老婆回娘家,如此既爬到山又能滿老婆的願,一舉兩得。結完婚的男人,果然在爬山這件事上也要有創新思維才行。

(鳶山頂山看鶯歌之眼)

本文日期:2007.11.11(11.15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相簿 | MPS

相關文章

9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474-一石二鳥之鳶山步道順登福德坑山(071111)”

  1. lee 說:

    [五點半回到三峽老街附近登山口]:然後在稍微混一下下後再回丈母娘家吃晚餐,吃飽了嘴一擦說媽媽天色已晚我們要回家囉,丈母娘說開車小心,到家個打電話喔。唉!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做女婿的應該早點到丈母娘家噓寒問暖,這招多用對於將來一定有用,丈母娘會當你的靠山的。
    繼福巴越嶺,我果然被冬烘先生同化了,今天本來要去北插,昨天看你回應說出門爬山不敢不帶老婆,所以我們今天就一起去野柳。

  2. 冬烘先生 說:

    Re:Lee兄,所以才說夫妻相處之道,您是前輩。不過並不是每個人的情形都可以適用囉。我們新婚如膠似漆,所以黏一點也不為過;等到老夫老妻還能像Lee兄夫妻這樣才是難能可貴。

  3. lee 說:

    冬烘先生及美麗的新娘子
    勿聽我這半百多幾點的人胡說八道。夫妻相處之道就是一輩子如膠似漆,不離不棄,相輔相成,坦誠以對。
    我們始終如一,雖偶有爭執但也視為生活中彼此更加相識、互相了解。
    哈哈太嚴肅了。

  4. 冬烘先生 說:

    Re:Lee兄,太嚴肅了嗎?哈哈,寵老婆就是帶她去爬好玩的山看美麗的花海

  5. LKK山客 說:

    還有留言板的刀光劍影和冬烘的旅記一樣精彩!

  6. 冬烘先生 說:

    Re:LKK,留言板那是刀光劍影?虛心受教的我和Lee兄可是一團和氣的討論夫妻相處之道呢。

  7. lee 說:

    To LKK
    我和冬烘先生又不是皮癢膽敢在留言版討論不該說的事?!!!

  8. LKK山客 說:

    唉!這兩個人果然是智者,挑撥不成,還一團”和氣”哩!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