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高雄行腳

(鳳山 愛ㄒㄧㄢˋ護照)
(鳳山 愛ㄒㄧㄢˋ護照,我們這次古蹟類與散步類成功比率只有一半)

這是我們在短短兩個月內第三度來到鳳山了,鳳山市長應該頒給我們「榮譽鳳山推銷員」才對。因為在最近舉辦的2009鳳山文化節活動,鳳山市長的口號就是:

拜託大家推銷「鳳山城」
鳳山卡會愈出名
縣市合併至少拼嘎前三名
拜託大家逗陣來打拼

我們第三次造訪應該算是很捧場的吧,而且事後我也都有寫遊記幫忙推銷。而這次來正好遇到2009鳳山文化節,其中有一項拿護照遊景點集滿章可抽獎的活動,我們這次本來就打算進行鳳山老街一遊的,所以就順便到處遊到處蓋章了。不過為何本文標題叫做「有點為難的2009鳳山文化節集章活動」,因為實地一遊後發現,市長可能會感到「難為情」的是,鳳山市民或店家對這類的活動其實並不怎麼熱衷,所以讓我們這些外來觀光客在找景點蓋章時實在有點「為難」,或許可以因此省下許多抽獎獎品。

(集章殘念,散步類「曹公圳」蓋章處-金饅頭)

我們本非特地為了文化節而來,而是為了:

  • 老婆在第一次鳳山巡禮於中山路街上看過一次便念念不忘的精巧零錢包。
  • 我在第二次鳳山巡禮經過城隍廟時,因為當時正好有廟會活動而錯過沒拍到的「原鳳山神社狛犬」,以及廟內收藏的「忠節流芳」碑(林爽文之亂平定之後所立)。
  • 鳳山雙慈亭後方幾條老街,如鳳山第一街、舉人巷、摸乳巷;以及打鐵街(三民路44巷)、金仔街(成功路)、生命禮儀街(光明路)、家具佛具街(三民路)、糶米街(成功路52巷)。

就是說嘛,像我們這麼有文化氣息的人,怎麼可能為了區區集章活動獎品而像無頭蒼蠅似的在鳳山城內到處亂走?不過,嗯,如果真的能夠..順便..因此抽到液晶螢幕也是不錯啦。

雖然在收音機廣播中聽到有這個活動,不過還是不知道要如何進行,這是第一個宣傳不足之處。我們依舊在捷運鳳山站下車,目標是城隍廟,但是先走中華街到3元饅頭店瞧瞧,但是撲了個空,因為就從「本週起」星期天竟然只做早上生意,下午沒開。而且後來拿到觀光護照才知,這個饅頭店是散步類「曹公圳」蓋章處。我們事先不知道這是可蓋章的地方也就罷了,如果知道要來這裡蓋章,但是人家饅頭店就是星期天下午不開,這又奈何,豈不是被觀光護照擺了一道?如果要跟曹公圳有關,那為何不選附近的曹公廟,偏偏要選這家有營業時間限制的饅頭店呢?

(集章殘念,古蹟類「城隍廟」前的鳳山神社狛犬)

沒有買到饅頭,我們續沿鳳明街來到城隍廟,上次來我就有感覺廟前這兩隻不像石獅,而像是狛犬;後來偶然翻到旅遊書果然證實我的想法,只是那原本城隍廟的石獅到哪裡去了?還是原本鳳山縣城隍廟沒有石獅?

我獨自一人進到廟裏面去了,廟中高高懸掛「你來了」,我還真的又來了。我在廟裏面到處找乾隆時石碑,以及觀察城隍廟裏的對聯。台南府城隍廟像是藝術的殿堂,鳳山的縣城隍廟裏應該也有可觀之處。比較有趣的是前殿樑柱一副

頗大膽敢來求我
快回頭莫去害人

大算盤不像台南府城隍廟掛於門後,而是懸於正殿正上方的八卦形天井中,天井八面壁上有八仙彩繪。我繞到大殿後頭,果然在龍壁兩旁找到石碑,一塊是「重修城隍廟碑記」,另外一塊就是「忠節流芳」碑了(為紀念乾隆51年因林爽文之亂殉職的知縣湯大奎等官員石碑)。不過這兩塊碑都用玻璃罩住,拍起來會反光,是美中不足之處。

這個時候由於我還沒拿到觀光護照,所以不知道城隍廟也可以蓋章,後來也沒有再回到這裏來,所以集章..殘念。

(集到了,古蹟類「雙慈亭」)

離開城隍廟,過光遠路,續走三民路到雙慈亭。雙慈亭是鳳山最古老的廟宇之一,歷史或可追溯到明鄭時期,原來只有觀音亭,據說觀音佛龕所在為鳳山城內高點的吉穴,因此數百年來未曾移動過;乾隆年間全台媽祖的信仰來到高峰,增建前殿奉祀媽祖,一廟有兩位女性主神,故信徒稱之為「雙慈亭」。我把廟前廟後走了一遭,沒有看到比較古老的文物與牌匾(有被香火薰黑的,無法辨明年代,如媽祖殿正方之「與天同功」),後來走出廟門,看到一塊像是旗杆座的大石柱,不過未必是雙慈亭的文物,我猜想有可能原來是附近盧舉人宅(成功路49巷附近)的文物,當然猜想也只是猜想而已。

廟裏面的人看到我拿著地圖在翻看,便問我在找什麼路?我回曰:摸乳巷。對方笑了:此處是鳳山又不是鹿港。

廟前只看到我們的嬰兒車,老婆抱著小孩不知何往。我等了一會,她回來了,而且據她的說法是:很生氣。原來是她跟我分開逛之後,卻也一樣在雙慈亭中看到了觀光護照,而且馬上劍及履及把雙慈亭的章蓋了之後,便出廟門去三民路上的傢俱街找蓋章點,蓋章點的店家門牌號碼在三民路的很後面,所以她抱著小孩走了很久才找到蓋章處「大新佛具」,但是店家竟然跟她說:章被偷了,過兩天會請市政府再補過來。於是她只好又抱著小孩踱..踱..踱回來。問題是,誰會偷這個章呢?真是殘念啊,散步類的「大新佛具」集章。

(集章殘念,散步類「大新佛具」)

離開雙慈亭,先不急著去走傢俱街,回頭往中山路方向去尋摸乳巷,不過由於事先沒把幾條老巷弄的地址記起來,所以只好亂逛,我們先走過一條老巷弄(三民路283巷),一下子就走完了出來到中山路,巷寬不夠窄,不到可以「摸乳」的地步(如果是對於一定要摸到的登徒子而言當然另當別論),後來回來查資料,這應該就是鳳山第一街,舊稱下埤頭街,先民來到鳳山就是從這裏開始形成聚落。

不想走車水馬龍的中山路,我們又鑽進小巷弄中,這是成功路49巷,後來查資料得知這就是舉人巷(因光緒時間盧舉人在此興建宅地而得名),不過現在其中只有一些日治時期以後的小巧老房子,原盧舉人的燕尾翹脊宅第已毀於二次大戰美軍轟炸期間;不過成功路49巷有點長且曲折,若是對繞幽靜小巷很有興趣的人可以來此一遊。

鳳山寺的老街真是分工的很明確啊,這在台灣其他都市大概是無法看到的。從成功路49巷出來,回到成功路上,整條路有許多銀樓,故稱金仔街。回到三民路續行,整條路大多都是佛具店(前半段)、家具店(後半段)。在繞過去天公廟的途中,經過光明路,這一段又都是老嫁妝(壽衣)的專賣店,稱之為生命禮儀街。加上上次來的蕃薯街、糶米街、打鐵街..,一條街的大部分店家,共同只作一種生意,共存共榮,也一起因為時代變遷而沒落,讓人有一種讚許日本職人用一生來完成他的工作的用語 – 「一生懸命」的感覺。

我老婆在信興鐵店問店老闆一個問題,「打鐵街上這麼多家店,為什麼會選上你們家來提供蓋章?」

老闆回答說:「因為也要商家有意願配合蓋章的活動。」

我想這大概可以用來解釋為何鳳山文化節的章如此難集,可能大部分的商家並不認為參加這個活動可以帶來商機,所以才會發生金饅頭店星期天下午不營業、大新佛具店用來集張的印被偷了也不急著補、在天公廟擺攤的流動攤販也當作蓋章處(結果並沒有看到他出來擺攤)、而快餐店也可當作美食類的集章處,想必這家快餐店應該是很有特色才對;另外凍飲聯鎖店加盟店也是美食類集章處..,鳳山難道沒其他特色美食了嗎?

(集到了,散步類「信興鐵店」)

我們沿著光明路要前往打鐵街,為什麼我堅持要走光明路這一遭?原來這是原L形狀的鳳山縣城東北內凹的那個1/4區塊的外圍。為什麼縣城不是四四方方而是內凹呢,據考證應該跟城牆環著已經消失的柴頭埤外圍而興建有關係。我在經過維新路路口時,看見光明路與下一條平行的三民路之間的維新路路段果然是明顯的上坡,或許就如同廖先生考證的,柴頭埤的南緣曾經到此。這樣的情形就如同從台南市健康路由西往東行經過西門路時可以感覺明顯的上坡,因為昔日的海岸線曾經到此。如果縣城輪廓真是這樣定出來的,那可說是左營鳳山舊城因為把龜山納入城廓內而沒落,鳳山新城卻因割捨柴頭埤水域而繁榮。

光明路快走到底,就來到打鐵街(三民路44巷),這條街的確很有特色,巷弄一個彎曲處,從吉川鐵店旁的巷弄可以直接看到東便門。東便門旁的鳳山溪,以前商旅舟船可以從前鎮河上溯到此,由於重金屬物品上岸之後比較難帶走,因此許多打鐵舖便就近在此落戶,形成打鐵街聚落,現在打鐵街還可以看到五、六家打鐵店,每一家也都有焠煉鐵用的火爐。每家店賣的鐵器大同小異,如鋤頭、菜刀之類的。不過就如同蕃薯街一樣,門前車馬稀或可張網羅雀也。

我老婆又問老闆一個問題,不過這回是個蠢問題:「老闆既然你的鐵器都是單賣的,那都是賣給左鄰右舍嗎?」為什麼這是個蠢問題?蓋打鐵街上的打鐵店之左鄰右舍還是打鐵店也。

(集到了,古蹟類「鳳山龍山寺」)

我覺得像這樣城市的行銷真是太浪費了,可以預期的是,糶米街、蕃薯街、打鐵街這些跟時代逐漸脫鈎的店家只會加速消失。我希望這樣的老街巡禮,不要變成最後的紀錄。應該不是只要集章而已,如果想讓這些非常有文化歷史價值而且至今還跟在地生活結合的老街還可以存在久一點(雖然終究還是會消失吧),應該搭配其他文化行銷活動,譬如異業整合等;不要像台北萬華的剝皮寮,雖然重新再造,不過究竟只是個徒留漂亮外表的空殼而已,其中已經沒有了生活的元素。鳳山應該在在地生活元素還沒有從這些街道消失前,趕快加入長期存續的規劃,協助這些老街的居民更認同自己存在的價值,這將絕對是發展觀光的最寶貴文化資產。

隨便想想,譬如在文化節活動期間,蕃薯街能不能搭配烤蕃薯的攤位,糶米街是不是可以搭配古老的爆米香?打鐵街如果可以提供精巧的鐵器當飾物或伴手禮,傢俱街或許也可來個除舊佈新的聯合促銷活動?

龍山寺,就在三民路盡頭,所以我們順利的集到了章,不過這也是有問廟裡面的人才知道要在哪裡蓋章的,可見這個活動的導引宣傳不夠。在龍山寺,我那愛問問題的老婆又發問了:「來這裡蓋章的多嗎?」廟方的人回答:「算是多的,有的人還一次拿十幾張來蓋,如果你要拿的話,就放在那邊..」

其實我們壓根沒想到要多拿觀光護照多蓋章以增加抽獎機會哩。

上回我來龍山寺,沒注意看龍山寺的牌匾,這次注意到大殿中有一塊已經被香燻黑的匾「無無明盡」,這大概是觀音佛寺才會有的,因為這句話出自觀自在菩薩所說之經-般若波羅密多心經。最近才略為參懂這句話,解了我人生近十多年的困惑,很是受用。

(集章殘念,美食類「鳳山油飯大王攤」)

離開龍山寺,又循三民路而回,我要回到光明路天公廟旁找「鳳山油飯大王攤」,老婆不太想經過生命禮儀街了,所以我獨自去找,不過就如同剛才所說的,不知何緣故,在那個地址上並沒有看到油飯的攤位,倒是圖片中背景的蓮藕茶攤位在天公廟另一側被發現了,不過也是沒有營業,美食類「鳳山油飯大王攤」,集章殘念。

我們順著成功路,要往中山路找老婆要買的零錢包,這個點算是我們自己要集的,途中經過「水鴛鴦快餐店」,順利地集到了美食類一點。至於老婆要買的零錢包,也順利的買到了。

(集到了,美食類「水鴛鴦快餐店」)

在老婆買零錢包時,我瞥見對面街名是「安寧街」,鳳山票選的麵食麵點類美食第一名-鳳邑麵線店就在安寧街2巷6號,我想應該不遠吧,豈料,安寧街的門牌編號非常奇怪,竟是由南到北倒過來編的,所以靠近中山路這頭,反而是安寧街尾,我們一直走了好久,才看到安寧街2巷的指示,但是有2,4,8號就是沒有6號,怪哉。問了人,才知,麵線店是在另外一頭。

麵線店前果然大排長龍,當然不是來蓋章的,而是要外帶麵線的。這家店的點餐方式真是奇怪,會有一個店員拿著單子去每桌記內用的客人要點什麼。而且雖然營業到晚上7:30,但是店員說:「現在賣的麵線沒有料,四神湯沒有腸子,只賣20元」。怪哉,這樣的賣法,大家竟然還是趨之若鶩。後來來了一個人要跟我們同桌,我那個不問問題喉嚨會癢的老婆問那個客人說:「你常常來嗎?這裡的東西好不好吃?」

客人說,他是常客,這裡賣的東西都很好吃啊。(老婆後來自覺又問了蠢問題,如果東西不好吃,客人怎麼會來)。現在雖然才五點半,但是當地人都知道,每天到這個時候就快沒有料了,所以你們要吃的話,下次要再早一點來。而且就是因為大家知道這時候已經快沒有料了,所以排隊的人就少了點(其實還是排了個長龍)。這家鳳邑麵線店的老闆,光是靠麵線生意,就養出了三個博士。(我想,照這樣生意好得不得了的情況看來,養十個博士應該也不是問題;而且搞不好讀博士還不如來賣麵線呢)

客人頗健談,又問我們從何來?自言從市政府退休,本是雅石愛好者,現在更是跟同好到處約遊山玩水了。後來更聊到,原來客人竟是我同校的學長(只不過快大了我20屆吧),真是他鄉遇故知。又言,鳳山有美食,卻都只有住在「巷仔內」的人(內行人)知道,譬如文化中心站往..地方的第二條巷子裡面有一攤米粉;又如..地方有一退休軍官開的刀削牛肉麵等..。;而左營也有美食,譬如在勝利路以及第二市場內..(我沒有一一記下)。客人又說,下次來鳳山歡迎來找他泡茶,他的手機24小時開機。

這個鳳山文化節的集章活動雖然我們沒能集全,不過對老婆來說,來鳳山三次,終於買到她渴望已久的零錢包,這應該也算是屬於我們自己的鳳山集點完成吧。

(集到了,美食類「鳳邑麵線店」 – 集章難以完成,還是買到自己喜歡的零錢包比較實在)

本文日期:2009.11.22 | 高雄行腳 | 相簿 | mps(GPS)


2009鳳山文化節集章漫遊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