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從疏洪一路看波斯菊)

感謝大自然提供的資訊。不過還是著實找了一會兒。如果從三重往五股(縣道108),過了河堤之後,應該左轉,繼續沿著河堤邊往東南行吧?然後先到荷花公園,不久即是波斯菊花田。但後來翻翻地圖,其實從台北過來走重新路往新莊過了堤防便是,今天我一開始是往西北找,而花田卻在東南,這有名堂喚做南轅北轍。原因當然是我以往最熟的是中正北路。

不過鍥而不捨是對的,雖然今天的風非常非常之強。二重疏洪道綿延好幾公里的運動公園規劃的還算不錯,現在花也開的正漂亮。
來到波斯菊花田已經將近六點半,但拜夏日之賜,太陽還未西沉,天色尚稱明亮可以取景。只是風未免太強了些。波斯菊花海搖晃起伏地厲害,很難有不動的瞬間。

絮聒之言不表,總之趕快架起腳架取景去也,夕陽快西沉了。東照照,西照照;仰著拍,俯著拍,總是不能太滿意。風吹草動,花也動,動來動去難對焦。就算對好焦,快門太慢,花動得太快。曝光快門光圈調來調去,調得心煩意亂。(字句修一修,可以成一闕詞)

遊客來來往往,也有特地帶腳架來攝影,但還沒有像我這麼認真在找角度的。

我在路上不管眾人眼光,帶著腳架到處亂跑,攀附低伏各種姿勢也很奇怪;反正角度優先,取景優先,還要等風稍止。終於有好奇的人停下來跟我一起在看我數位相機的LCD畫面。

「照起來好像有點黑..」,旁邊的一位老伯說。(是因為LCD 的關係。這個方向是在拍觀音山)。「可惜有兩台起重機,有點殺風景,不過台灣好像都這樣。」(是啊,不過我覺得高架橋也蠻殺風景的)。「背後的山巒起伏也很漂亮,你要不要拍拍?」(..,拍拍)「聽說這裡夜景不錯喔」(那好,反正天就快黑了,我就留下來拍照;只是天都黑了,還看得到花嗎?)

後來我跳過小溝,跑到花田中小徑,置身在花海中拍照。我把腳架放低只比波斯菊稍稍高一點,身體也一起蹲低,想要拍整片花海的感覺。我聽到後面有人說:「不要走過去,有人在拍照」原來是一位媽媽在跟她女兒講話。那媽媽又說:「在這裡看花,就是要像..蹲得低低的來看」。

哈,我當時幾乎啞然失笑,我是在拍照啦。我在這裡其實沒有待多久,七點過後一點點,天也黑了。遊人只剩三三兩兩,情侶倒還有一雙依偎在機車上,他們大概不是來看花的,越夜越美麗。我心情倒是很愉悅,此情此景,讓我輕聲的哼起了「舊夢」,當然大部分是用「啦」的。

微微風湧起舊夢 拾起一片回憶如葉落 再也想不起難忘的是什麼 多情多怨 多傷人重 …
我像落花隨著流水 隨著流水漂向人海 人海茫茫不知身何在 總覺得缺少一份愛…

今天又想到我在照相時一旁遊人的反應,突然想起未央歌中有一回大概是,小童問藺燕梅,對美感的了解由何而來?小童當時對藺燕梅的回答不是很滿意的樣子。後來小童又有幾次與藺燕梅在這個話題的討論。當時我看了書中這幾段,並沒有特別的感覺。但這幾年來似乎有些懂了。

(從疏洪一路看波斯菊,入口在右轉疏洪十四路之後,遠方高架道路為重新橋)

(波斯菊在動,風在動,還是相機在動?)

波斯菊與觀音山

波斯菊的日落

本文日期: 2004.7.3(7.4 finished)

相關文章

一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253-二重疏洪道荷花公園與波斯菊-美感(040703)”

  1. […] 本來沒有要出門的星期六下午,臨時找了個地方去,看到最近雜誌上介紹的二重疏洪道自行車道,憶起了三年前的七月某一天傍晚也曾越過大漢溪到三重去看波斯菊。雖然現在已經十月了,不知道還有沒有波斯菊,不過就是它了-二重疏洪道。 […]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