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高雄行腳

(平成砲台與護城河)

十一月一日是在鳳山縣修築曹公圳的縣令曹謹222週年誕辰,我正好在前夕來到曹公廟,明日將有慶祝與紀念活動,從廟前廟中所看到的來到今日台灣各處各地農田水利會送來的花籃,徒子徒孫們至今仍然不忘祖師爺所立下的利民厚生典範,也算是難能可貴。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廟中主殿的右側廂房看到一塊牌匾大概是全台灣廟宇絕無僅有的:日治時期第五任總督-佐久間左馬太所立的匾「曹公祠」。

幾天前老婆對我說:我們是不是還要到鳳山一次?我心想她何時對人文考證這麼有興趣了,竟然會主動請纓?問後得知,原來上回在鳳山市中山路上,我在等攤販的月亮蝦餅時,她在鄰近另一攤看上一個零錢包,只是當時覺得有點貴,所以沒下手買。

這次規劃要尋柴頭埤遺跡,左營舊名「埤仔頭」,鳳山舊名「下埤頭街」,兩座鳳山新舊城都因埤得名難免令人混淆。左營的埤仔頭的埤指的是蓮池潭,而鳳山埤頭街的埤指的就是不存在於古今地圖的柴頭埤。鳳山縣城的形狀如L的靴子形,柴頭埤的範圍根據考證約略是就是填補這L所缺的東北1/4那個缺塊。這應該可以說明為何鳳山縣城跟台灣其他地方的城池形狀這麼明顯不同,因為城牆在興建的時候有可能是環著柴頭埤的的邊緣而建的。而柴頭埤雖然已經消失,不過埤塘的範圍應可從周圍的等高線粗估出來,而這一帶丘陵等高線的走向幾乎約略與鳳山縣城東北角外圍的輪廓相當。

不過為了老婆要買50嵐的關係,我們還是從的原鳳山西城的鳳山捷運站下車了,出捷運站,沿著中華路商店街往北走,不多久就看到平成砲台了,平成砲台是曹謹任鳳山知縣時所建的六座砲台目前尚存且最完整的一座,砲台橫額還能清楚看到「平成」二個大字與「知鳳山縣事曹 謹建」。站在砲台上可以一覽下方如綠色帶狀的曹公圳。這一帶的曹公圳是原來鳳山縣城的護城河,近年來高縣政府大力疏濬與綠化週邊腹地,形成環繞鳳山的綠色親水公園,今日親自一遊,眼見沿著圳道處處釣客,雖然圳溝之水看起來優氧化程度嚴重,不過如果持續改善水質,以曹公圳水岸如此易於親近,台南市人的我反而覺得鳳山可能因為整治曹公圳之後有發展成「台灣的京都」的更優質的潛力。或許在潛意識中有易於讓人親近的水岸,而且清澈的溪水中能夠看到古城倒影,這才是我的京都映像吧。

(日治時期第五任總督-佐久間左馬太立匾「曹公祠」)

平成砲台的後方就是曹公廟,我欲沿著水岸北上到光復路後再折返曹公路,不過老婆卻有意見,她說:這就要走了喔,剛剛的中華路商場還沒逛呢?尤其是剛剛看到了「3元饅頭」的店招呢?就這樣,我們先折回去尋3元饅頭。饅頭(大嘴巴的一口可吞下)果然真的是3元,而且有帶小朋友的,老闆娘還會再送一個。我們本來已經買完往北走了,走到一處水岸觀景台,覺得意猶未竟,又派老婆回去買?我呢,當然留下來拍綠水岸以及照顧小孩。

來到曹公路上的曹公廟,有小貨車進進出出送來花籃,看到曹公廟處處結綵,正是在祝賀曹公明天生日。先不進廟,注意到左邊的曹公紀念亭,與角落的碑林,其中有「東門」以及「迎恩」砲台的橫額,其中「迎恩」亦有曹謹落款。

曹公廟中工作人員正在裝飾明天曹公誕辰慶祝活動的擺設,我四處參觀,看看各方人士所贈之橫匾來了解曹公廟歷史。正門之後的「正德厚生」匾署名「闔邑士庶敬立」咸豐庚申立,大概是曹公祠最早的橫匾。根據史料,咸豐十年(西元1860年)鳳山縣民為感念曹謹功德,在鳳儀書院內東側建「曹公祠」奉祀曹謹長生祿位;西元1900年,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巡至鳳山,見「曹公祠」年久失修,乃指定於現址,親自捐資並更動員地方仕紳重修。民國81年,再將曹謹神格化,主祀曹公金身,由祠升格成廟,稱「曹公廟」。事實上從日治時期到國民政府時期,都有在曹公圳的基礎上,持續整治高屏溪,並擴大曹公圳的灌溉範圍,如日治時期的大寮圳,以及國民政府時期的林園圳。由此可知曹謹當初所闢建的不只是一條水圳而已,而是為大高雄的水利工程樹立的典範。

曹公國小就在曹公廟對面,是清朝鳳山縣署所在,校園操場旁有一顆百年茄苳老樹,校長將之命名為「曹公巨樹」。其實我比較有興趣的是「水心亭」遺跡。曹公圳完成時,將水引入縣署中成池,曹謹在縣署中就可以就近觀察目前圳溝中的水位高低變化。如此心繫百姓民生的好官,難怪鳳山百姓如此感念。不過我遍尋校園,沒有關於水心亭的立牌解說。

離開曹公國小,循著鳳明街東行,經過正有廟會活動進行的城隍廟(前庭有松樹公廟)與破舊不堪的鳳儀書院(圍住無法進入)。城隍廟中的名匾「你來了」(台南府城隍廟的橫匾是「爾來了」),不過只待了一會,我又走了。下一站是「鳳山基督教長老教會」,如哥德式尖塔造型,媲美真理大學的禮拜堂,同樣的教堂的大門也是尖拱造型的,像是火炬,也像是心形,如合掌的手(虛心祈禱的手),想必也是拍婚紗的勝地。

(哥德式尖塔造型的鳳山教會)

離開鳳山教會,本來要直奔鳳山中正公園尋柴頭埤遺跡,不過老婆說她對附近的蕃薯街有興趣,於是我們又折回光遠路,轉入312巷,這是一條跟車水馬龍的光遠路對比很強烈的巷子,彎曲的巷弄幾乎沒有人車進入,但還有幾家堅持在做蕃薯批發的店家開門營業,門口堆放著一布袋一布袋的蕃薯,時光彷彿在這裡靜止了,由於我們這幾個不速之客的闖入引起狗吠聲,反成了意外的騷動,所以我們幾乎也沒有停留,也沒有跟任何店家訪問,就一溜煙的跑走了,趕快讓巷弄恢復平靜。

接下來要尋訪外壕溝、柴頭埤、鳳山溪、鳳山溪的交會處。根據資料「鳳山市區竟然隱藏一條「鄉間小路」,一排芒果樹,幾根電線桿,還有一座小橋。若將時間回溯到170年前,這條小徑就是鳳山圳與柴頭埤間的古道。」,「鳳山市經武路38巷8附7號的鐵皮屋民宅,屋架伸入鳳山圳外濠溝,露出白色的咾咕石護坡,正是道光18年(1838)鳳山圳完工時的樣貌」。

於是我從經武路北上,過鳳山市公所後,還沒到鳳山醫院前提前轉入慈恩圖書館(國父紀念館後方),這是個錯誤,因為我因此錯過了可以循經武路38巷通往外壕溝的機會。根據資料,鳳山醫院就是昔日鳳山神社所在,現在附近還殘留幾間日式宿舍,不過因為我提前右轉,所以沒能再去尋鳳山神社任何遺跡,包括是否有狛犬,石燈籠;說到狛犬,城隍廟前那兩隻石獅..。

從圖書館前的機車停車棚穿出,繼續沿著公園邊緣的小路北上,出口是老人活動中心,左邊又可以看到曹公圳了,這一條帶狀是曹公圳重點整治區域,整治成果已見到成效,假日都有大人小孩在水圳旁釣魚以及嬉戲,水圳較寬廣處植有浮葉植物如蓮花等。

老人活動中心對面有一間小廟,門牌是「經武路38巷8附3號」,不過沿著圳溝岸往西走,但還是找不到附7號,卻見到鐵皮工廠旁前有一咾咕石護牆,不知道這是不是資料中所說的「外壕溝的白色的咾咕石護坡」?

回到老人活動中心附近,續沿圳溝往西走,水道不久可接到中正公園內的溼地流過來的水流來會,這一段路線中果有幾株芒果樹,途中草地有一個古老的水拹仔可以打水,應該就是資料中所說的柴頭埤古道,至於資料中所說的小橋,大概已經被曹公圳整治計畫中的木棧橋給取代了。這一帶腹地,水清且淺,岸邊芳草鮮美,魚群優遊其中,是整治計畫最成功的一段,過了此處,外壕溝在不遠的地方與下方的大水溝-鳳山溪交會。此處有一道制水閘門,用以調節鳳山溪與外壕溝的水位,可以在洪水發生時發揮滯洪的效果。

據考證,現在的中正公園其實也是當時柴頭埤覆蓋的範圍,現在公園內的人工溼地,其實在清朝時期本來就是埤塘,只是因為乾旱造成埤塘範圍不定,以致於在歷代地圖中都沒有明確標示出來;而現在在中正公園中再建溼地,正好部分重新還原當年的柴頭埤面貌。其實當年柴頭埤具有調節鳳山溪水位的功能,後來柴頭埤逐漸淤淺加上日治以來都市計畫填土蓋新建物,如鳳山神社、鳳山公園(現在的第二市場),柴頭埤終於消失。有一說是,正因為柴頭埤的消失,鳳山溪沿線沒有大型埤塘可以發揮滯洪功能,以至於每逢洪汛,迭有水患

暮色中,我們已經沒辦法觀賞中正公園的森林溼地美景,只是推著嬰兒車快速地朝大東捷運站前進,途中經過一片詭異的灰熊森林,我們這才驚覺原來這天正是萬聖節前夕..。不過不管那麼多了,今天還是鳳山雙城遊記,白天逛過了「鳳山新城」,晚上我們在「鳳山舊城」還有活動,那就是今天登場的「左營萬年季」。

(曹公圳整治有成,圖為中正公園人工溼地溪流匯入外壕溝之處,外壕溝在此不遠又與鳳山溪交會)

本文日期:2009.10.31 | 高雄行腳 | 相簿 | mps(GPS)


從鳳山捷運站繞經平成砲台、曹公廟、鳳儀書院、鳳山教會、柴頭埤遺跡、中正公園路線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