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高雄行腳

(從瞭望台上看洲仔溼地與半屏山)

半年前曾經想要來遊左營的半屏湖與洲仔兩塊溼地,不過洲仔溼地只有在每個月的星期假日才開放,所以當時不得其門而入,接下來的幾個月又因天氣的關係或是另有其他俗事,於是從春季、夏季,到現在秋天到了,我們才又來拜訪。在此還是要再把洲仔溼地的由來敘述一下:

「洲仔濕地」位於左營蓮池潭畔,原為水稻與菱角田輪耕的窪地。百多年前,英國博物學家史溫侯(時任英國駐打狗領事)在這塊大水塘發現了菱角鳥「水雉」。然而後來高雄土地陸續開發,水雉棲息地被破壞,水雉往北遷移到台南官田的菱角田區。為使水雉能重返高雄左營,「濕地保護聯盟」等團體向高雄市府提出「水雉返鄉」計畫,希望能還原土地原貌並設立濕地公園以重新恢復水雉棲地。這計畫獲得高市府認同,與濕盟以生態工法共同將洲仔溼地打造成為一座濕地公園,回歸荒野生態成為一座具有菱角、芡實、蓮花等浮葉植物的淡水埤塘生態系。經過無數志工的努力,2004年水雉已返回洲仔溼地,2005年洲仔濕地復育的鴛鴦成功產出後代。目前「洲仔濕地」公園南面深水埤塘以及自然教育中心都已完工,鴛鴦就定居在深水塘畔。

從左營站2號出口往洲仔溼地方向走,由於時間已近下午四點,從左營站到洲仔溼地的路程實在有點長,大概走了20~30分鐘,我看看轉眼就要四點半了,離關園時間只剩半小時了,這樣還能看什麼啊?於是便加快腳步推著嬰兒車快步走,老婆安步當車隨後慢行。

(深水池畔的鴛鴦)

我進到園區內,面臨門口的樹下,有志工們擺開攤位,園區內志工頗多,我想每個月的洲仔溼地公園的對外開放,想必對他們來說是一大盛事吧。其中有一個推著嬰兒車的志工跟我說,這裡嬰兒車不好過,看要不要把車寄放,小孩用抱的?看到我帶著相機包又說你抱著小孩怎麼照相?我想這就是個人本事了,所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我先來到湖畔的木造平台旁,從這個平台可以看到大部分洲仔溼地的範圍,果然池裡面都是浮葉植物,如果是夏荷時節,想必這裡千百朵蓮花同時盛開的盛況一定頗為可觀吧。近處小丘上有綠頭鴨群探頭探腦,模樣頗為可愛。不過說實在的,從溼地的四周,不管是從籬笆外的洲仔部落,還是車流量頗大的翠華路,抑或是蓮池潭畔的環潭自行車道,都無法想像在籬笆內有這麼一大區塊的溼地湖泊,裡面滿是蓮花浮萍,白鷺鷥與綠頭鴨嬉遊其間,這真是烏煙瘴氣中的都市裡面的世外桃源。

志工告訴我,在南面一點的深水池畔還有鴛鴦,可以前往一觀,於是我又抱著小兒往南走。其實除了溼地生態外,岸上陸地也栽植了頗多奇花異果。也有導覽員在帶領解說,不過離關園時間所剩無幾,我和小兒來到溼地公園中間地帶,登上瞭望台,居高臨下果然有好展望,許多人在瞭望台頂架起攝影大砲,我也用一隻手換上定焦鏡,然後隻手掌鏡,對著溼地中白鷺鷥群攝影。小兒這時倒還算配合沒有在我懷抱中亂動,大概他知道萬一亂動的話,可能會從瞭望台的欄杆上掉下去。

(木槿隧道)

拍夠了白鷺鷥,不過這裡顯然不是志工口中所謂的深水池,而從高處往下看,在瞭望台旁的芳草之間似乎別有幽徑,於是我走下瞭望台,步入幽徑中,過小橋,來到野薑花溪溝畔,續行不久,左側是另一個水池,岸邊似有水鳥,離我太遠看不真切,不過應該就是一對鴛鴦。這時候我左手抱著小兒,右手拿著我的百微,鏡頭對準了那對鴛鴦,總算讓我拍得還可以的影像。

拍得鴛鴦之後,續沿池畔往南走,來到自然教育中心旁,有志工在照顧一盆盆的浮萍,未來應該都會移植到大池中的吧。我看了一會,覺得這裡應該不能取得鴛鴦的更近照之後,於是走回返入口處。

時間已近五點,溼地聯盟的工作小屋外有一小池,中有開著黃花的台灣萍蓬草,我沿著木槿隧道想要往北再走走,不過迎面走來的志工跟我說,他們要關門了..,於是我只好折回。回程在岸邊有看到像是月桃花成串的花朵,問志工,他說這是穗花棋盤腳。

五點公園準時關門。我們走出門外,沿著蓮池潭邊的自行車道散步,黃昏晚風吹來頗有涼意,在突出湖岸的平台上看蓮池潭對岸的龜山、蛇山,又看看右側的湖中的玄天上帝像,這時候我才恍然大悟,地理風水上有龜蛇,當然民間風俗上會需要玄天上帝來鎮守

(蓮池潭畔)

本文日期:2009.10.11 | 高雄行腳 | 相簿 | mps(GPS)


從左營捷運站2號出口到洲仔溼地公園交通路線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