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台南公園燕潭畔)

中秋節下午搭火車回台南,到了火車站之後,想散步到二、三十年沒再去過的台南公園去走走。在台鐵新左營站搭車,本來可以搭高鐵或是台鐵對號快車,但是想說區間車適合嬰兒車進出,下午三點多區間車(15:10)應該沒什麼人了,如果這時還有返鄉遊客,應該都會搭下一班的加班莒光號(15:20),但出乎意料外這台區間車上竟然滿滿都是人,除了短程遊客之外,也有要往台南以北的,乘客都是攜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可見中秋節返鄉是庶民之所需。小兒幸好還有博愛座可坐,而車廂內人擠人也就算了,竟然還有人放屁,真是..。到站時,下車的人還沒走下月台,急著上車的人已經爭先恐後要上車,秩序大亂。現在的政府喊出「庶民經濟」口號,不能只是在冷氣房裡面空想,應該來跟平民老百姓一起擠火車聞聞百姓散發出來的味道,這樣才會比較有感覺吧。

台南火車站看起來有點破舊但卻是歷史建築,我因為剛剛搭車的不好經驗,不想久留考證古蹟,直接沿著北門路往右方的台南公園而去。

台南公園離火車站不遠,也是歷史悠久的風景名勝,歷史大概可追溯到清康熙,日本時代更是全台唯一具有熱帶植物試驗林的都市公園,現在園區內有一座清嘉慶年間所立「重道崇文坊」,是我此行的目的地之一。不過對我們家來說,台南公園有小時候特別的童年回憶:

二十多年前當我和我妹妹還是小學生的時候吧,有一天舅舅約我們去中山公園玩(我們那個年代稱之為中山公園),說他們已經在那邊等我們了,於是我們一家人依照全家出遊慣例坐上老爸的野狼機車一家四口往台南公園去了,就快到了台南公園的時候,前方路旁有警察看到我們一車四載,就對著我們吹哨子示意停車,老爸路旁停下摩托車,倒是一下車老媽帶著年小的我和妹妹一溜煙往後頭急忙逃去,然後只敢遠遠張望,留下老爸自己去面對波麗士大人,結果是被開了一張600元的罰單。當時母子三人沒見過世面跑警察的糗事,至今記憶深刻,反倒是後來在台南公園玩了什麼卻完全沒印象了。

時光荏苒,關於中山公園,我除了去附近的市圖借書之外,這二十多年來就再也沒來過。二十多年之後舊地重遊,換我和老婆推著嬰兒車來台南公園,雖然嬰兒車底下架子的確放了行李重物,不過一則沒有載人超載的問題,二來就算真的超載然後也遇到波麗士大人來盤查,老婆應該也不會突然從嬰兒車中抱起小兒棄車逃走吧。如果真的發生的話,這個也有名堂可講:夫妻本是同林鳥,遇到盤查各自跑。

閒話休表,我們從北門路左轉進公園南路,這裏以前是國道客運下客的地方,我在求學或是工作階段不管是從台中、台北搭國道客運返回台南都是在此下車,到達台南的時間都已經頗晚,甚至超過半夜。2007年為了慶祝台南公園成立90週年(從日治大正6年開始起算),台南市政府花了幾千萬重新整修台南公園,並在同年十一月舉辦慶祝活動,之後每年春天三月在此舉辦賞花季。現在的公園南路一側的圍牆就是在那個時候拆掉的,環園區外側改鋪成木棧道,讓市民可以直接看到台南公園的高大的南洋杉與日本時代遺留至今的熱帶植物林。台南公園的歷史典故如下:
西元1917年(大正六年),由台南廳向仕紳募款興建,由台南廳技師島田宗一郎設計,造園技術家井澤半之資氏現場監造,台灣光復後改稱「中山公園」,後又恢復為「台南公園」至今。

(重道崇文坊)

從西華街路口進入台南公園,第一眼的感覺就像是來到台北的南海植物園,但是入口處這片熱帶植物實驗林卻要更勝於台北。園區內有許多老樹,除了南洋杉之外,還有許多樹幹造型奇特的茄苳樹,原來茄苳樹也算是南洋的樹種。走到燕潭畔,環湖有一條步道,湖畔綠草如茵,鵝群大多岸邊嬉遊,唯有一隻單獨站在湖中久久兀立不動,我們懷疑莫非此鵝所立之處湖水甚淺?因此我們決定有機會一定要去探探看。

這湖也有名稱叫「燕潭」,清朝中葉以前此處是文元溪流域,文元溪從北方流過,在大北門(今小東路、北門路口,城門已在日治初期拆除)附近形成燕潭,之後續向西經古河道禾寮港流注昔日台江內海,所以文元溪又稱為「護城河」。在河道未淤積前,此處曾是熱鬧的街坊(即鎮北坊),船隻可以從外海推進至此,現今的崇安街以前稱之為總爺街(總爺為清知縣下的幕僚文官),留有許多古蹟廟宇可供憑弔。可想見北城的燕潭附近以往可能人文薈萃之地。

我們繞著湖,老婆一心想著如何帶小兒就近去看鵝(燕潭中可以泛舟),我則是先看到此行目標之一,位於湖畔的「重道崇文坊」牌坊。重道崇文坊是清朝嘉慶年間清廷為了獎勵仕紳林朝英捐款整修孔廟,因此立此碑以表彰他的急公好義,歷史典故請看此「重道崇文坊」,原來位於市中心民生綠園,後來因日治時期興建南門路才搬移至此。

因為急著想划船去找鵝,我大概只稍微看了一下牌坊的格制,如「重道崇文」旁的龍紋、牌坊下的石獅,以及後面四根柱子上面的楹聯以及題聯的人,竟然都赫赫有名,我只看到王得祿之名其他無暇細看,根據資料所述:

方形石柱的前後,立有夾杆石四對,上雕雄雌石獅各一。柱上鑄刻著鹿港理番同知薛志亮、福建水師提督王得祿、臺灣府知府楊廷理以及戊午科解元鄭兼才等所提的楹聯。頂層護檐下,額題「重道崇文」四個大字,下有橫額,陰刻「己酉科歲貢生原中書科中書欽川光祿寺署正職銜林朝英立」。

老婆小孩等我考察完重道崇文坊之後,我們便一起去「燕潭泛舟」了,想必以往燕潭泛舟也是文人雅士極盡風流之事。這燕潭湖中有一座「念慈亭」,並有曲橋連接湖兩岸,湖中有蓮花,不過因為已近黃昏所以花都已閉合了。我們坐上兩人坐的天鵝船(四人座的是龍舟),天鵝船操作容易,腳踏踩板,可前進後退,右邊有把手可控制方向,之後就可以在湖中逐荷葉、追鵝兒為戲。至於從湖上看岸邊小橋、楊柳、遊人又是另一種風情。

不過燕潭其實不大,我們穿過曲橋繞念慈亭一周才不過十來分,看看時間還有(100元可泛舟半小時),我們便把握時間去找那隻特立獨行的鵝。我把船往鵝方向靠近,發現不是湖水太淺,而是荷葉旁的水中有一塊石頭,這隻鵝大概從我們還沒到公園之前就一直站在石塊上,一直都沒想游到其他地方去,這才勾引我們的好奇心。

等船靠近鵝,老婆比小兒還興奮,口中嚷嚷著「鵝ㄟ,鵝ㄟ」一直要引領小兒去看鵝,不過小兒看來興趣缺缺。不過說時遲那時快,我想控制船不要直接往鵝撞過去,不過或許是已經太過靠近來不及轉彎,我們的船就直直陷入到鵝旁邊的荷葉堆中,至於鵝呢,據老婆說當然是很機靈地跳開然後游走了。奇怪,你這隻鵝,不是要堅持一直站在那邊不動嗎?

老婆看我把船開到荷葉中而且把鵝嚇跑了,一副懷疑的眼神看著我:「你當兵時當的是海軍還是陸軍啊?對喔,你是陸軍。」

怪哉,踩天鵝船跟當兵的軍種有什麼關係?看我先來個倒船退出荷葉堆,然後我們再去追那隻逃跑的鵝。後來追鵝一直追到碼頭邊,老婆說她有點暈船想要上岸了,就這樣中秋節學嫦娥奔月去了,實在不給老公面子。

(你們泛舟就泛舟囉,干我何事?)

本文日期:2009.10.03 | 台南行腳 | 相簿

安平湖濱水鳥公園交通路線圖

相關文章

2 則回應 to “台南行腳148-弄縐一池秋水干鵝何事@台南公園燕潭泛舟(091003)”

  1. LKK山客 說:

    呵呵呵!
    那隻愣頭愣腦的白鵝真的呆的粉可愛,難怪惹來冬烘一家追鵝
    沒記錯的話
    甜姐兒一向就喜歡逗鵝不是嗎?
    台南就是個充滿歷史人文的古都….

回覆 冬烘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