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今晚七點十五分開始月偏蝕,這次月蝕時間好像只有一、兩個小時,而且地影最多只切到月亮的一小塊。我本來已經忘了今晚有月蝕這件事;而是從後山埤走出來往回家的路上,看到一輪好大好圓的明月,這才想起今晚有月偏蝕。

於是走進小火鍋店裡買晚餐時,就跟熟識的店員說:再過幾分鐘有月偏蝕喔。店員煮完我的咖哩粥,就說等一下要溜出去看看,又說小時候背月亮的週期老是背不熟。我走出火鍋店,這時月亮已經開始被地影遮住一角了。我繼續走去麵包店買全麥核桃土司;又跟老闆娘說,出門就可以看到月蝕囉。老闆娘也說,真的?那她要出去看一看。

我走回家把晚餐擺在桌上,把麵包放進冰箱裡。轉身帶著相機、雙倍鏡頭與腳架再度出門來到前面的南港公園,經過一對正在卿卿我我的情侶邊,找到一處路燈沒有那麼亮的地方,正好旁邊有木椅。我就坐在木椅上架起腳架相機,裝上雙倍鏡頭,拍月亮了。

其實南港公園比我以為的要熱鬧,來回走動的人多,不過剛開始我專心調校相機參數,沒時間觀察他們。一開始我用光圈優先,不過不管怎麼調整光圈,拍出來的還是「月太亮」了。於是我想試試自己調整光圈和快門。我覺得應該要先調整快門,控制進光的時間來讓月比較不亮,讓月球表面的陰暗凹谷處可以顯現出來。

我逐漸地加快快門時間,果然月球沒有那麼亮了。以二分逼近法來收斂到我所認為最好的效果,而125分之一秒,似乎是不錯的選擇。接下來是光圈值的選擇。光圈值設到最大,比小光圈值似乎更可以得到更清楚的效果。

在我調校相機參數的過程中,南港公園中人來人往漸漸也成為我觀察的項目。有哪些人是會在晚上八點左右在公園裡面活動呢?這些活動的人看到一個拍攝月亮的人會有怎樣的想法呢?他們都以為我很專心地在拍月亮,其實我也在偷偷地觀察他們對一個特地出來拍月亮的人有什麼反應。如果看過「心之谷」動畫的人,當會了解我現在的想法。該片片末將鏡頭焦點放在街道上,搭配背景音樂county road,呈現街道上從一天開始到日沒黃昏,街道上往來的人行狀況。彷彿在說每個人都是平實生活的一部分,而平實的生活也到處充滿各種小故事。

我雖然把相機鏡頭對準月亮,但是我心裡面的鏡頭卻是開放給這公園中來來往往的人們。這其中有一群呼朋引伴似乎即將要去夜遊的青少年。也有溜狗的歐巴桑。還有不斷繞圈圈散步的中年夫妻。他們看到我在拍月亮,也都一起抬頭看看月亮有什麼好拍的。月亮雖然被遮去了一角。不過這裡能夠分辨出這是月蝕還是這只是非滿月的人應該沒有吧。

我等了半個小時,月亮還是沒有脫離地影的跡象,只好起身收拾照相的傢伙離開。隨著與夜晚八點的公園格格不入的我的離開,這群人的反應大概是鬆了一口氣了吧。因此有的拿起有照相功能的手機也來拍拍月亮;我聽到也有人說這月亮還不會馬上下去,差不多要晚上十一、二點才會下去。他們會不會以為我要離開是因為月亮也快下沉了呢?

其實望月,滿月,十五的月,傍晚六點從東方升起;子夜月正當中;隔天早晨才會西沉。整個晚上都可以看得到月亮呢。至於我好久沒有這麼認真看月亮,月亮圓圓像玉盤,清涼秋夜賞月真是心曠神怡。不知是否此刻有人跟我天涯共此時,同賞一輪明。

光圈優先 F/5.1 S1/2

光圈優先 F/10.2 S1

手調曝光 F/5.1 S1/8

手調曝光 F/5.1 S1/60

手調曝光 F/5.1 S1/500

手調曝光 F/5.1 S1/250

手調曝光 F/10.3 S1/125

手調曝光 F/10/3 S1/60

本文日期: 2005.10.17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