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人來人去鑽進鑽出的招潮蟹)

仲夏的黃昏,熱氣逐漸退散,來到安平的湖濱水鳥公園的鹽水溪堤岸上散步,三個月前走了西半段,這次想要把東半段給補完,於是車子停在寵物運動公園的停車場,從這裡開始走,最主要是因為這裏有乾淨的廁所,而且車子也沒有停那麼多。

騎腳踏車的人越來越多了,不過只是散步慢跑的也不少,88水災過了一個月,鹽水溪的水位現在看起來跟以往並沒有不一樣。流浪狗成群跑到河床中的沙洲嬉戲,其中有一隻狗竟然在一處四週環水的沙丘上,搞不懂是怎麼跑過去的,或許是在退潮水位較低的時候跑過去吧,不過也有人猜說是游泳遊過去的。

反正是散步,所以隨便走,隨便看,看那河中紅樹林附近的白鷺鷥在溪中覓食,時而鼓動翅膀,時而停佇觀望。

走到新搭建的觀鳥平台,有賞鳥協會的人架設著望遠鏡供遊客賞鳥。

(陪你看夕陽)

過了觀鳥平台之後,有一處可以下到水邊,水岸邊的招潮蟹與彈塗魚多到讓人嚇一跳,不過人一靠近,招潮蟹通通快速鑽進已經挖好的沙洞中,然後再偷偷摸摸地又從洞中探出頭來窺伺外面的動靜,而你一轉身看他們,他們又快速地躲進洞中了,這樣是在玩一二三木頭人嗎?至於彈塗魚有大隻與小隻的,彈塗魚在潮間沙岸上跳來跳去的樣子,頗為可愛。

有些人已經不走了直接坐在堤岸上看風景,沙洲間的水道有遊台江的觀光船,成為岸上的人的觀光目標。不過駕駛這些遊船應該要很有經驗,不然怎麼會知道哪些水道可以通行,哪些水道已經接近淤淺了?

走著走著,竟然已經走到安平樹屋的後方來了,原來樹屋離河邊這麼近,其實樹屋原本就是碼頭倉庫的用途,離河邊這麼近本來就不足為奇。

至於黃濁的溪水中怎麼會有魚肚白呢?原來是不知從附近哪裡的魚塭逃出來的虱目魚,有些還在溪水中掙扎,如果是在88水災中從魚塭所逃脫出來的,應該活不到現在吧,不過這時鹽水溪的含氧量看起來不是很夠的樣子,所以虱目魚才會奮力地想要跳出水面呼吸新鮮空氣。

走到堤岸自行車道的盡頭,右側有一條小小坡路僅容一人通過,可以下到安北路上,大概是在同記豆花附近,自行車騎士騎到這裏,就改用牽的下坡了。據老爸說,市府即將再花兩百萬將自行車道銜接到不遠的民權路上去,這樣自行車路線就可以串連起來了。

傍晚六點多了,天色暗了大半。老媽賣弄一句俗語:「七月半,日頭暗一半」,意指過了農曆七月之後,天色就暗了很快了,尤其是今年還多了個閏五月。

我們往回頭走,太陽雖然沉入海中了,不過殘留的晚霞倒映在鹽水溪出海口的寬大水域上,呈現出魅惑的瑰麗色彩。白鷺鷥都已經棲息在紅樹林上,但還有貪玩的鳥兒正才要在天空中整隊回巢,而不知從哪裡鑽出的暗光鳥這時候才要出動呢。堤岸上騎自行車的人早就少了大半,而我還眷戀著夕陽餘暉和著四草大橋的昏黃燈光不忍離去。

(水面上的晚霞波光)

本文日期:2009.9.6 | 台南行腳 | 相簿 | mps(GPS)


安平湖濱水鳥公園交通路線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