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尖山湖古道的入口遠在深山林內。這張相片的構圖主題雖在左邊,但是後方延伸的山徑應會將使用者的視線再往右邊拉回來)

北宜古道之行已經延宕數月,之前每次約好,總是一定會遇到下雨。於是7/29的這次終於沒有下雨了,不過也只剩下4個人。不過只有4個人的探險隊也不錯,機動敏捷,頗適合這趟含休息超過7個小時的長途古道健行。

這次要走的北宜古道主要是在銜接湖桶古道至四堵戰備道之間直線距離約5公里的這一段。但是到湖桶鞍部這一段卻是走尖山湖古道進入;因此採取接駁的方式,分別在四堵戰備道5.3公里左右(終點)以及尖山湖產業道路4公里多處(起點)各停一輛車。

等到下午走出古道來到四堵戰備道正好可以4人一車再回到起點。

幾年前曾經為了尋找尖山湖瀑布,在北宜公路碧湖橋附近轉進台牛寮產業道路。不過這個旅遊書中的瀑布似乎連當地人都不太清楚,因此我們一直走到一間土确厝附近才折返放棄,改去跑馬古道。不過這次的尖山湖古道的入口卻還要比上次我所到達的土确厝還需要更深入。

我們一行四人從尖山湖古道入口沿溪上行,溪畔尚殘存許多當年此地墾殖留下的駁坎。字戀姊行前曾經請教過她老公的三姐夫關於這條路線;據她曾經住在這一帶的三姐夫所云,當年兒時是曾走過這一條北宜古道;而古道長路漫漫,不知道現在的她為何要去走早就沒人行走的山野荒徑,吃飽閒閒?

呵呵,一般遊客應該不會大老遠跑來坪林深山內走個七個多小時的山路,而且前後出口都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要說這一路上有什麼特別的景緻也還好,因為我們這一次並不會經過尖山湖瀑布;古道上的最重要的古老遺跡是北宜古道土地公廟,不過卻幾乎在整條路線的一半路上,無論從哪一邊進入都要花上兩個小時以上的時間才能到達。所以若問我們為何要走此路?那就是為了要爬山,要補完所有淡蘭古道的片段,如此而已。

前陣子有一則新聞,宜蘭有許多耆老要求宜蘭文化局重修北宜古道從頭城到湖桶村這一段路,希望當年日軍湖桶屠村的事件不要隨著古道的日漸荒蕪而漸流於虛無縹緲的鄉野傳說。我們今日踏上這段古道,看到古道靠近湖桶這一段路基大致都很清楚,有些路段甚至還很寬敞。藉由登山者的行走探勘,反而能漸漸重現出這條古道的面貌;但若論到希望政府重修這條古道;恐怕有關單位的考量就是符不符合觀光與經濟效益、需不需要長期經常性的維護等。

我們花了一個半小時左右的時間來到接近湖桶遺址附近的溪邊,並在此午餐,笑談三年前大隊人馬湖桶迷蹤的趣事。有無線電通訊設備,但沒電;有來過的人帶路,還是會迷路。登山就是因為不可知的挑戰才有趣;但也因此過程中危險暗藏,不可掉以輕心。


(北宜古道土地公)

從梳妝樓鞍部開始就是我們都沒有走過的路,也進入了北宜古道主要路段。我們先循著山腰路繞過梳妝頂山;這一路上山徑原始,可看見許多大型且群聚的紫花長距根節蘭。

腰繞回到稜線後,循稜而緩下又走了約30分鐘終於來到古道重要遺跡-北宜土地公。這時候蕭郎突然從包包裡面拿出..一瓶沙士,與大家分享慶功。字戀姊在此剖開了第二顆多汁的葡萄柚。Tony兄在此利用陰影中的土地公廟練習相機的測光與曝光補償。然後我們都覺得天氣熱得要命,但這一路上卻少有乾淨溪流可以洗洗我們溼了又乾的臭汗毛巾。


(北宜古道最低鞍部-馬鞍格之「風」中閱圖)

續行稜線往下,來到北宜古道最低的鞍部-馬鞍格。此處風甚大,甚涼,連掛在樹上的登山條都吹得直立起來。

略作休息之行,開始循稜上行,揮汗上坡約40分來到高處-刣牛寮鞍部。這是個4岔路口,往左至鶯子頂山,往右取「幽美山徑」回尖山湖。我們在此休息,字戀姊剖開她帶來的第3顆葡萄柚。

至於幽美山徑是否真的優美,不可知;倒是聽說路況也沒有太佳。由於山路已經走得太遠太長太熱太煩,讓我們對於「幽美」這個境界產生渴望,稍後我們終於來到一處穿過古道的小溪,讓我們可以清洗滿臉汗水塵埃,於是我們便將這小溪取名為幽美小溪。清洗畢,閒閒看溪中眾多過山蝦;大蝦正在趕小蝦,Tony兄覺得有趣也來戲蝦,也將大蝦命名為「幽美蝦王」。至於這些大蝦如何「幽美」法,在場也就沒人去計較了。


(古道將出四堵戰備道(近風空子溪山)遇綿密芒草叢之回眸苦笑)

在溪邊清洗畢,本來已覺頗清爽;豈料起身再行30分鐘過後,出了雜樹林來到風空子溪山附近的鞍部。這是個風口,芒草叢生,古道被草叢覆蓋,加上又起了大霧,需小心辨認路跡。這個地方就像是草嶺古道虎字碑附近的啞口,只是此處的芒草叢沒人整理,行走其中備感艱辛。芒草叢中鑽進鑽出十幾分鐘後,再度弄了個灰頭土臉。幸好脫離芒草叢後,已經離此行的終點不遠。

歷經七個半小時我們又回到四堵戰備道。北宜古道在此與戰備道交錯之後,續往九股山方向下頭城而去。而我們也在此結束這趟北宜古道的探索之旅。

本文日期:2007.7.29(8.1 finished)

台北行腳 | 相簿 | GDB


相關文章

19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457-尖山湖古道、北宜古道(070729)”

  1. LKK 說:

    救命阿!冬烘還在北宜古道詢花問草還沒現身嗎?

  2. Daniel 說:

    問題現已更正,請收信囉。

  3. Jennifer 說:

    今日一看,差點昏倒

    「….字戀姊行前曾經請教過她的表哥關於這條路線;據她曾經住在這一帶的表哥所云,…」

    不是表哥,是我家中戶長的三姐夫,我也是跟著他叫姐夫啦!

    打你ㄜ!不認真聽話!

  4. 冬烘先生 說:

    呵呵,年紀大了,記性不好;馬上更正。看在梅子的份上就原諒我這一次唄。

  5. Kanto 說:

    這樣的路,沒有螞蝗才奇怪吧?

  6. lee 說:

    給他們叫妳字戀姊的Jennifer,像冬烘先生廳話都聽錯的人下次就不要再和他去爬山,聽錯話還沒關係,要是走錯路那代誌就大條了,呵呵
    冬烘先生:
    你們曾在胡桶古道迷路,我們也曾在胡桶古道找人,捷兔幾年前跑胡桶古道,當大家都跑回後發現還有一把鑰匙沒人拿,天已暗了兔友紛紛找人,就在胡桶村遺址找到,是第一次參加的新人,胡桶村遺址不是有神龕、紙錢、香、蠟燭之類拜拜用的東西嗎?有點陰森的感覺?他老兄就隨手點起蠟燭蹲在那裡等待救援,也大概嚇破膽了,從那次後就沒看到在來參加跑步。

  7. LKK 說:

    呵呵!其實我有推測到那瓶冰茶是”女人”準備的.因為男人很少有如此耐性的……

  8. 冬烘先生 說:

    Re:#6 Kanto,不僅有螞蝗,而且還很多,而且還專咬神經大條的人。因為這次TDK三個臭男人都沒人中獎。
    Re:#7 lee兄,冬烘先生也是找人的人;迷路的另有其人,是旅聯網中素有迷途女王之稱的..。哈哈,為了怕她害羞,姑隱其名。
    Re:#8 LKK,冰茶是林家草厝的林媽媽送給我們的啦。她還告訴我怎麼利用泡過幾次的茶葉來繼續泡冰茶。

  9. lee 說:

    冬烘先生
    我在Jennifer之家看到你們的字戀姊說:近日神清氣爽與喜上眉梢的兩個大男生,一時興起竟在「土地公廟」前玩起猛灌沙士的嬉戲廣告片。到底誰神清氣爽,誰喜上眉梢,還是兩人都神清氣爽與喜上眉梢。

  10. 比手指還粗滴~ 說:

    迷途女王??? 應該是白雪公主吧 :p
    今天再度翻閱”當年”的文章, 哈哈! 真的粉有趣ㄝ~

    不過, 那位白雪公主在您們笑談湖桶迷蹤事件的前一晚, 又出槌, 還勞動兩位(北搜)山友相助, 還好有驚無險, 感恩感恩~ 謝謝~
    –“

  11. 冬烘先生 說:

    Re#10 lee兄,哈哈。Lee兄知道什麼是打哈哈嗎?
    Re#11 喜蟲天降。粉有趣嗎?哈哈。我們在湖桶古道吃午餐時,看到一隻落到水面上的毛毛蟲,被水裡面的過山蝦拖來拖去。以後你還敢迷路嗎?

  12. lee 說:

    冬烘先生
    〔Re#10 lee兄,哈哈。Lee兄知道什麼是打哈哈嗎?〕我知道,就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後再哈哈哈哈哈,有人不能隨心所欲遨遊四海,哈哈哈哈哈我是過來人哈哈哈哈哈。

  13. 蟲出 沒注意~ 說:

    不是迷途有趣啦!是說,冬烘先生的旅記寫得有趣~
    冬烘先生當時心情可能不太輕鬆吧?可是該旅記,卻可以表現得粉輕鬆,而且好像很玄的樣子,呵呵!
    我承認啦,我現在才發現滴~ 曾經是迷蹤親體驗,如今事隔多年、又經歷聽聞一些無常變化,回頭品味同一篇旅記時,感受是不一樣滴~

    另外,一個星期以前的教訓,就記在這兒。感謝當時登山前輩們熱心幫助和教導,聽說其中幾位是北搜會員,一位吳大哥,一位聽大家喚「華哥」,一位好像是(賣輪胎?)扶輪社的,也謝謝同行許多山友們熱情招待~

    1. 頭燈和備用電池要放在一起。
    2. 摸黑時絕對不能落單。
    聽前輩們說,深山的夜裡,路況並不是最難掌控的,覓食的「野生動物」才是最具威脅性。露營的行程一定要在傍晚前紮營。一旦有人超過時間沒出現,寧願搶時間先派人去找,也不要被動等待。

    這個季節,大家多多注意囉~

  14. 冬烘先生 說:

    Re#14的蟲,我只是感到很「欣慰」,經過這麼多年的歷練,你這隻糊塗蟲的個性沒改,也不枉費當年我們努力找你一回了。因為你的糊塗經驗總是能讓後人引為借鏡,也算是做功德啦。
    說到摸黑的經驗,我兩次哈盆都是獨行、摸黑,趕起路來心驚膽跳。對於「深山的夜裡,路況並不是最難掌控的,覓食的「野生動物」才是最具威脅性。」這句話特別有感覺。引述你的話..「這個季節,大家多多注意囉~」。

  15. LKK 說:

    那紫色的根節蘭真是美阿!一開始看到那葉子就猜想那是.奇怪無法點選投票根節蘭.
    看來除了探訪古道—–尋蘭也是計畫ㄓㄧ?或是偶遇?

  16. 冬烘先生 說:

    Re LKK,可以投票啊,我自己試投了一票。呵呵。尋蘭並不在計畫之中;不過我原本是有期待會像前一天在猴山岳步道上看到比較多的白鶴蘭啦。

    null

  17. LKK 說:

    咦?猴山岳也有如此清新脫俗的白蘭?怎地經常路過卻從未看過?
    真個是百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哩!

  18. 冬烘先生 說:

    Re LKK,應該是您之前路過時未逢白鶴蘭開花季節(7,8月)所以未曾注意。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