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本次旅行性質類似村上春樹的尋羊冒險記,為了尋找在聽風的歌以及1973年的彈珠玩具中消失的羊男所展開的旅程。而我要尋找的則是八連古道所遇的當地人所言的楓群聚之處以及真武宮廟祝所言之伏流瀑布。其實對於能否尋到伏流瀑布是不抱期待的(因為無資料);甚至也十分了解八連溪附近的楓紅應都已凋零(按去年經驗)。不過就算是為了回應當地人的熱情,決定還是捨可能還有楓紅的滿月圓,往北海三芝而去。對於圓山村人的印象始於今年初的大屯溪古道,而後來陸續幾回問路,都能感受到當地人對於地方風土的熱愛與更深的期待。

十一點多已經到了北海福座附近轉入北七往圓山頂。在叉路口取右,不走左叉路的原因是有狗擋路。往圓山草堂附近,但前行不久已無路,此處即為上回問當地人大屯溪古道之處。而另一處叉路口雖有登山條,但路線不明,於是決定還是退回101公路先往真武宮再說。

太過明亮,一切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的原因是,少了一份曖昧不明的浪漫。到了真武宮,決定走一小段八連古道,看看還有沒殘留的楓紅;然後在岩石露頭休憩一會兒,如此應該可以殺一點時間,等到下午一點多再往公墓旁的環山路一探伏流瀑布。

走入古道在芒草溪溝中前行十分鐘,見兩男一女迎面走來,其中竟有台北行腳的讀者。想是最近我把三芝冷泉的紅葉楓情廣告的太兇了,因此大家都慕名前來。其中一人說,他們只走到 「岩石露頭」就不再走了。從岩石露頭這四個字,我知道他是我的讀者;而他們倒是從我的長相認出我來,看來最近我也把自己在風景相片中曝光太多,以後出門在外就算要裝傻好像也已經行不通了。

八連古道殘紅

八連溪谷小瀑布

北海岸(西,三芝)

北海岸(北,石門)

遇到他們之後,邊走便邊想著:廉價的程式設計師與香雞排;平民化旅遊與隨手可得的旅遊資訊;為什麼失聯多年的大學同學、軍中認識的友人會藉由搜尋資料而跟我連絡上呢?一個未公開且架在學術網路上的網站,卻因為個人旅行紀錄而被一大群人所注意到了….

出芒草,日正當中來到岩石露頭,八連溪谷週遭山林都已無紅蹤;但還是撥開左前方芒草進到古道樹林看看。一個月前還是青綠的楓葉,現在幾乎已經落盡,果然楓紅是不等人的,尤其是又遇到雨。

回到岩石露頭上,以下方八連溪谷小瀑布測試新買的望遠鏡頭;今天天氣晴朗,前幾次都未能看見的石門方向北海岸也拿來拍拍看。果真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內柑宅路旁楓紅)

出古道回到真武宮,今天真武宮可就熱鬧了,似乎有什麼儀式在進行。天氣晴朗時,寺廟前廣場可以展望台灣海峽。雖說寺廟一般也是座北朝南,但是此廟卻明顯朝向海,朝向西方。這時辨認方位中寺廟陵墓準則就不適用了;不過還有日月星辰準則可用,還且是絕對不會有錯的:冬日正午太陽偏南,比對之下此廟應是朝西北方。然而其實也不用這麼麻煩,人家廟門口的牌匾上已經明白告訴你,就是 「遙對武當」嘛!

從公墓旁左側開始,沿環山路而下,果然是當地人所稱的好風光來往車又少而左側是山壁,另一側開闊處就是八連溪谷而三芝的鷹又在天空中翱翔了。

(內柑宅路旁芒花海)

此處一路下,先接龍巖過來的路此路沿途的楓大概就是廟祝大人所謂的楓群聚之處不過其實也還好,樹矮了點,不夠茂密。倒是路左側一大片山坡都是芒草,也是上個月來時所遠望之芒花海盡頭處。廣大的芒花海實在地印證了數大便是美這句話。

這條環山路其實這時才剛開始,不往龍巖,繼續環山直行,路過八連溪多條支流,不乏楓紅,雖多已殘落;也不缺瀑布急流,雖然不夠浩大。過一支流後,因貪看風景,且把廟祝的話留上了心,故車速緩慢,發現了路左側一處叉路綁有數條登山條。此處是在一處私人魚池附近。

棄車開始進入山徑,都是沿此支流上行 ;路徑還甚寬廣,大概以前曾用做某種用途。陸續經過樹林,穿過芒草堆,13分鐘後來到溪畔,上有繩索可用於涉溪時輔助。

激流

伏流瀑布(?)

過溪後,到溪左側,開始一路注意溪谷有否符合伏流瀑布者。約再十分鐘後,看到左方來會之小溪旁有人為搭設的帆布棚,但也沒有瀑布。第40分鐘左右,來到一處因土石流,亂石樹木堆積亂的不像樣的山谷,其實已經很想在所設的一個小時停損點之前折返。見此山谷後,更萌退意。因為伏流瀑布大概已無望。

停損未到,還是勉力越過這亂石堆,而前方水聲突然大了起來。知道我要撤退,瀑布就出現了。不過這瀑布雖大,卻不知如何親近;從外形觀之,大概也不是所謂的伏流瀑布。

而所設的停損還是未到,繼續從亂石堆前行高繞到瀑布上方。高繞陡上的途中需拉數段繩索;而始終因林木遮蔽無法再看到瀑布一眼,實則瀑布就在下方而已;如果這就是伏流之意,那就姑且信之吧。高繞後,前方又是一連串林中路,不過我已經要撤退了。仰望上方稜線是一片枯萎箭竹,大概離目的地已不遠。

土石流處楓樹群

13分鐘拉繩涉溪處

一個小時退回停車處,繼續走環山路,而路左側所見田園盡頭是陽明山區的群山依次排列,而我心中則一直在猜想這條路的盡頭接到何處。果不其然,這條路就是接到先前有見狗擋路之北7左叉路。看來狗真是我的罩門。

這條八連溪支流雖然處處都有急流小瀑,不過未見符合伏流之名者。到底是廟祝記錯了,還是伏流瀑布早被土石淹沒,或是伏流瀑布實另有他處?而這條沿溪行的山徑是否可接到圓山頂石槽子坑?還是直接上竹子山道路?(雖然我認為應是後者。)這些疑問應該是暫時不會有答案了。這樣的結果還頗有尋羊三部曲的味道,羊男依舊是神秘的羊男,「我」依舊是找不到「我」。而這次行腳對我而言,不過是第145次在台北外出的除雪。

註:

尋羊三部曲:聽風的歌、1973年的彈珠玩具、尋羊冒險記

「我」:生活在真實世界,卻總在追尋精神世界意境。

羊男:身著羊皮裝的男子。”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找到他,找到羊男這件事本身對”我”而言有某種象徵性意義。

除雪:指沒有被賦予特殊意義,但似乎是不得不做的事。因此sex是官能性的除雪,為旅遊報導寫文章是文字的除雪。(出自舞舞舞)

本文日期:2002.12.15

sanzhi.gif

相關文章

5 則回應 to “尋羊冒險記 by 村上春樹
台北行腳145-溯八連溪支流尋伏流瀑布(021215)”

  1. Jennifer 說:

    請問從真武宮停車場到三芝冷泉,步行需要多久? 需要溯溪裝備嗎?

  2. 冬烘先生 說:

    三芝冷泉絶大部分已被颱風過後的土石淹沒,不過秋天的楓紅與溪流景緻還是頗有可觀之處。小車應從面向真武宮牌樓左側小路進入,視路況好壞停車,如此可以少走一段柏油路。不需要溯溪設備,路跡還算清楚,但要跟緊登山條。從停車處至昔日冷泉附近溪谷應需20分鐘左右。

  3. Jennifer 說:

    謝謝你的解說囉 ^^

  4. 也是菜市場名字-Jennifer 說:

    原來 Jennifer 也是菜市場名字

    我乍看下,有點不習慣「自己」的出現呢,呵呵

    不過人家這位 Jennifer 可是真的「珍妮花」一朵

    我是已經凋謝的珍泥花ㄋ

  5. 冬烘先生 說:

    字戀姊怎能妄自菲薄?
    其實能夠散發出自己獨特魅力的女人都很美麗。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