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花圃


(冬烘居花圃中現在有許多蝴蝶蘭品種)
從北部移居回南之後,也順便把北部的蝴蝶蘭都帶回台南照料,南部的好天氣,讓蝴蝶蘭如期在四月初都開花了,只是由於現在家中只有老爸一人,他說不知道如何照顧我的蘭花,所以這一個月來,都沒有給我的蘭花教水。雖然是苦了這群蘭花,不過開花時期的蘭花,少澆點水,這樣花會開得久長些。這回清明節回台南老家拜拜,其實也是想看看蘭花們的狀況,果然,一個月只喝朝露的蘭花們的葉片,個個都是軟趴趴的。


(從蘭園來的白花紅心嬌客與台灣阿媽爭奇鬥豔)
經過這十多年的變遷,我花園中的蘭花種類也經歷世代交替,石斛蘭早已從園中消失,數株嘉德利亞蘭已經多年未開花,而且植株越來越衰弱,即將步入石斛蘭的後塵。而巧克力早就不期待它能在情人節開花。倒是蝴蝶蘭族群反而有越來越壯大的趨勢,尤其是其中的台灣阿媽從原先一株到現在兩盆各有兩株,而且一株能抽出兩根花梗,開出十數朵的花,於是光是台灣阿媽就可以成就冬烘居花圃的蝴蝶蘭花季。

而從台北來的嬌客,過了五年的休養生息之後,終於首次開出白花紅心,而它們原本是蘭花禮盆。放在蘭花禮盆中的蘭花很少能存活下來的,偌大的一盆,我也只才救回其中這兩株而已,其他的當年都得到根腐病了。

而元老級的蝴蝶蘭也開出粉紅色條紋的花朵,加上從世紘家帶回來的白花黃心。於是這一季的這一刻,園中同時有4種蝴蝶蘭盛開;而或許再過幾天,迷你蝴蝶蘭也將接著跟著開花到時就是第5種開花的蝴蝶蘭了,冬烘居的蝴蝶蘭們從老到小輪番妖嬌上陣看似熱鬧非凡,而他們的主人也只能每年看這麼短短的一個小時而已。所以嚴格來說,花兒自開自謝,跟冬烘先生的多愁善感其實沒什麼關聯。


(冬烘居花圃中元老級的蝴蝶蘭)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