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高雄行腳

(有幾何造型的橋頭糖廠水塔)

拜高捷通車到橋頭之賜,這回我的高雄行腳又來到橋頭糖廠。高雄捷運目前分成紅線(南北線)與橘線(東西線),這兩線在市區的美麗島站交接。其中紅線北到岡山(目前通車到橋頭火車站),南到小港;橘線西到西子灣,東到鳳山大寮。然而就好像台北捷運紅線一樣雖然可以通到淡水,不過平日時段有大部分的人在雙連站就下車了,因此高捷的紅線平日當有一大半是坐到左營(可轉高鐵),至於再往北的話,原本的目的是要讓岡山橋頭楠梓的上班族通勤到市區,不過現在看來假日做為觀光導向的意義還要大些,尤其是2009年的世運會會場以及這一次要前往的橋頭糖廠。

橋頭糖廠是台灣第一座現代化的製糖廠,興建於1901年。約三年前(2006)我曾經來此探詢聖觀音,那時候行政區辦公廳舍(也就是現在的糖業博物館區)那邊還沒有開放參觀。這次再來是聽說自從設立糖業博物館之後,又有些不一樣。不過這些不一樣之中,有一些是建設性的,有一些很遺憾,卻是破壞性的,橋頭地方人士對於文史蹟保存的努力與公家保守的心態這幾年來在歷史建物的保存上一直拉鋸著。其實不只是橋頭糖廠,文史建物的破壞與保存的戲碼在台灣各地屢見不鮮,很多東西是在失去之後才會覺得它的重要。關於橋仔頭文史協會描述這一段爭取的過程可看這裡:荒糖時代

對於沒落的糖業經營者而言,他努力想辦法轉型然後可以達到國營事業的使命-幫國家賺錢,身為大地主,不太種甘蔗之後,開始做了很多本業以外的工作包括養豬、賣冰、種蝴蝶蘭、經營加油站、超市、旅店、蓋國宅,賺錢與否還在未定之天;也讓部分糖廠轉型成文化園區、行駛舊五分車改走觀光路線..。因此他們一定覺得很委屈,他已經這麼努力想辦法賺錢了,然而為何地方文史工作者還一直要他們負起保護糖廠內文化資產的責任,對主事者來說這些不過就是殘破的日式宿舍,荒廢的庭園,生鏽的機具而已。他們已經做了很多非他們本業的事情,更何況保護文化資產這件事情..也許從來不是他們所可以理解或認知的本分內的工作,也就是..他們不覺得自己應該要會的啊。

或許這就是主事者跟有自覺自主的文史工作者之間認知的Gap,一方從維護已知的商業經營模式出發,一方希望從保存土生土長的生活記憶著手。在以前兩者之間的交集很少;而未來必須靠創造兩者雙贏才能永續發展。

(灰燼與恢境:白屋招待所遺址)

我們坐捷運到橋頭糖廠站下車,與台南的爸媽約好在糖廠碰頭。在等爸媽到來的同時便先逛逛園區。橋頭糖廠站的南端出口可以直接來到橋頭文史工作室,三年前在此與留守的大學生討教橋頭當地的人文歷史。過了文史工作室,走在日式宿舍區中央馬路上,右邊一排有幾間保存尚可的日式宿舍,其中一間還可看到窗戶向外突出,像是書院造的「凸窗」(參考國父史蹟紀念館)。

然後在左方的空間陸續是雨豆樹廣場與一個日式庭園,中央有一棵大樟樹,這就是新近整理出來的白屋招待所,從去年(2008)台糖將這個區域公開招租之後,這塊區域就慢慢整理出來包括,從簡介可以看出文史工作者的努力,因為連一草一木一牆一石的典故都介紹的非常清楚:如百年鐵刀木、大樟樹、防空洞、噴水池、黃花夾竹桃、真是好家在的未爆彈、鐵器裝置藝術、庭園舊石、洋玉蘭、崩壞的茶室、金絲竹林、有幾何造型的紅磚水塔..。這裡的一磚一瓦都介紹的如此詳盡,令人讚嘆這些文史工作者的努力。然而我在猜或許也就是因為這麼的aggressive,反而讓廠方感受到沉重的壓力吧;然而對文史工作者來說,有意義的歷史文物消失得如此輕易快速,又怎能令他們不心急,不採取行動?

對此,我突然想到「循循善誘」。對於大部分的遊客而言,他們其實是不了解,也不太有時間或預期心理去深入了解有百年滄桑的橋頭糖廠興衰史的,也就是對於一個或許正想悠閒喝杯咖啡的推著嬰兒車的媽媽來說,走進了這個園區之後,可以給她體驗什麼?在糖廠方面賣紅豆酵母冰(35元)、搭五分車(80元);在白屋(入園費10元可抵消費)透過簡介拼命告訴遊客這裡的一石一木多有歷史;也有自行車租賃業者進駐,在五分車鐵道旁就有一條自行車道,不過沿途卻看不到甘蔗園(比較多的是墳墓與鳳梨田)。因此似乎不是過與不及的問題,卻像是什麼都有的大雜燴,缺少一點點統合與協調的感覺。

(有甘蔗花門楣的興糖國小舊校門,大正元年為橋仔頭尋常小學校)

我從來沒坐過五分車,這回第一次嘗鮮,搭車處在宿舍區走到底的興糖國小旁,一趟不到10分鐘,終點為高雄花卉農園中心,初來乍到這個園區一時感覺不出有什麼特殊的,有花,有樹,還有一些鳥類(包括鴕鳥)與可以玩碰碰車的樣子,倒是這裡賣的香蕉清冰比較好吃。我們花了不到20分鐘的時間走了一圈又搭此處整點開車的五分車回到原來的出發點(這樣來回的票價是80元)。

在老婆抱小孩去餵奶的空檔,我把已經變成糖業博物館的原糖廠行政區走了一圈,但是省略了製糖工廠,走過了五分車車頭與鐵道花圃、蓮花池、一排高大的南洋杉、聖觀音銅像、有連續拱門迴廊的熱帶殖民式風格的糖廠社宅事務所(辦公廳舍),不過找不到指標所標示的「金木善三郎之碑」(1920時任製糖株式會社社長)。

這個園區還有藝文活動表演,可我沒有時間細看只能走馬看花;走回到停車場時,正好老婆也打電話過來說小孩已經餵飽了。

(新舊時代交錯:高捷與五分車。高捷通過橋頭糖廠的爭議正如同新莊線通過樂生療養院一樣)

本文日期:2009.3.7 | 高雄行腳 | 相簿

高捷橋頭糖廠站及五分車路線圖

相關文章

2 則回應 to “高雄行腳4-搭高捷至橋頭糖廠看灰燼與恢境(090308)”

  1. LKK山客 說:

    要甜姐兒照相時把眼鏡拿掉啦!別遮住了美麗的雙眼。
    或是把眼鏡掛在小冬烘臉上看看會變成什麼德性?呵呵呵^_^

    就在旅聯網掀起一片追花熱狂潮
    忽然想起當初這個春日穿梭在陽明山區的追花人
    怎麼毫無所動?跑到高雄尋古去了?
    原來【家】的力量如此大!

    • 冬烘先生 說:

      >>原來【家】的力量如此大!
      這個說法也對,不然自由自在遊山玩水的愜意日子誰不愛?
      台灣南北氣候差異很大,北部陽明山與高山阿里山這時候忙著賞溫帶的櫻,
      台南這邊在舉辦國際蘭展,熱帶的洋蘭與蝴蝶蘭是其中主角。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