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荷花玉露)

荷蘭埤、巴克禮牧師、台糖、公園、垃圾山、社區整體營造、2007全球傑出建築金獎亞軍,這幾個看起來好像彼此之間沒有太大關係的名詞卻有一個共同的交集,那就是位於台南市文化中心對面的「巴克禮公園」。

這個公園之所以再次受到矚目,是因為今年6月初台灣有4座建築分別是台南市「巴克禮紀念公園」、台北縣「三峽老街改造」、「帝寶」及「統一國際大樓」,贏得素有不動產界奧斯卡獎的2007年全球傑出建築金獎亞軍。

其實初看到這樣的新聞,我只是一些小小的驚訝。首先是巴克禮公園在哪裡?台南有一座巴克禮公園嗎?而且有這麼一座出名的公園,台南人的我竟然不知道?其實這也難怪,我離開台南也已經快九年了,而且一兩個月才回鄉一次。

另外就是一座新設的公園,為何以人為名?而且是外國人?巴克禮這個名字似乎曾經在哪裡聽見過,但是印象實在很模糊。

當然這一切的疑問都可以在搜尋引擎找到答案。



(紫蓮花與紅蜻蜓)

巴克禮公園這塊地在荷蘭殖民時代,已開闢有埤圳引水。有清一朝因位於大南門城外而少有開發,直到日治時期才有聚落,且因位於台南往高雄的大道東邊,故名「大路東」;現代則為台糖種植甘蔗用地。後來曾經一度想闢為公園,卻一度因為縣市之間的土地糾紛而從此擱置多年,甚至後來成為建商傾倒垃圾的垃圾山。

近幾年在當地里民自覺且共同努力清理下,恢復成乾淨的公園提供給居民一個活動空間。後來據說因為民間團體的爭取,再將這座第18號公園改名成為巴克禮公園。但是由民眾自動自發性整理成公園的初衷,與紀念日治之初日軍攻至台南的戰役中,巴克禮牧師代表百姓出城與日軍溝通讓府城免於戰火;這兩者之間好像沒有什麼關聯?

總之,在垃圾清走之後,市政府也開始參與規劃這個公園,包括重新開挖渠道,修築渠道的邊坡,挖出數個活水泉源,同時也沿著渠道邊興建了兩條步道,通往崇明國小的上學步道與渠道邊坡的賞螢步道。這裡,本來就是竹溪的源頭,日據時期甚至有「夢湖」之名。現在渠道的起始點是荷花池,渠道中段兩側綠草如蔭,兼有一座小橋橫過,沿岸邊坡種植有波斯菊,也曾復育過黃緣螢。


(小兒嬉遊楊柳間)

此番來正逢炎熱的夏日,我是沒能看到小溪兩岸的波斯菊花海盛況以及傳說中的稀有的都市螢海;但是此時荷花池中的紅蓮花開得正嬌豔;或有風雅之人在荷花上灑下水滴,此時觀荷花上之露珠有猶如是王冕畫荷圖中之雨後的清新。另外小溪沿岸之株株垂柳搖曳生姿,三兩小兒手持細草梗嬉遊其間,這個夏天似乎沒有那麼熱了。而所有這些美好的一開始只是因為一個平民的發心善念:

我有一個夢,夢想有一天那條被人遺忘的河道能重見天日。

我有一個夢,夢想有一天我的小孩能和鄰家的小孩手牽著手,踏著蜿蜒的步道,穿過美麗的公園,平安的上學去。

– 李仁慈 (台南市崇明里里長)

本文日期:2007.6.17(7.3 finished)

台南行腳 | 相簿

相關文章

9 則回應 to “台南行腳101-巴克禮公園荷花開”

  1. lee 說:

    冬烘先生
    簡單的公園、精心設計的三峽老街改造、豪華的建築物能同登一堂誰想得到。
    我的家鄉石鵝湖當初也曾得過全國社區改造第一名,後來因人、派系的原因搞的亂七八糟,是熱潮過後沒有永續經營的後遺症,我曾去某地參觀回來寫一篇稍稍批評的話確引來鄉民的抗議。不過巴克禮公園有得過獎又有市政府的參與應該不會淪為荒廢。

  2. LKK 說:

    一個最基層的里長
    已不算是小小平民
    但小小里長最後卻能發動起
    大大的建設
    這應該讓那在頂端的最高人物
    大大的汗顏
    有一句電器的廣告詞
    “總統甘有這好吃睏?”
    我們全家都舉雙手說:”有阿”

    巴克禮—-很陌生的名字
    但是那公園
    透過鏡頭荷. 蓮 之美
    彷彿躍然欲出

    蜻蜓˙蓮˙凝凍池水漣漪….美的如此不真實—-像畫……
    楊柳的小橋–倒映嬉戲的小孩身影—-美麗中透露著親情的溫馨
    令人頗有所感!

  3. 冬烘先生 說:

    Re:Lee兄,
    誠如您所說,巴克禮公園應該不會再度荒廢,因為自從它得獎之後,已經受到自總統(含)以下各級長官的關愛。但或許不要過度建設,才是它長久的生存之道。

    Re:LKK,
    據說李仁慈先生發此心願時,還不是里長。
    巴克禮雖然是一個很陌生的名字,不過對於昔日台南府城的貢獻很大,台南人不可不知這個歷史。當初清廷割讓台灣給日本,日軍從東北角一路由北往南攻克全台各地反抗的義軍,最後來到當時台灣府城,台南。日軍圍城,清朝大官大多落跑,包括劉永福。守城大官落跑後,滿城人心惶惶,不知將來命運如何。幸賴當時巴克禮牧師出城去與當時日本大將乃木交涉,台南百姓身家才得倖免。後來巴克禮牧師又創設了台南神學院,也算是台灣的第一所大學。

  4. mint 說:

    不好意思 剛好路過而已 我要說的是前晚去巴克禮有看到螢火蟲
    螢光綠色的 但是數量不多 可能沒超過五隻吧^^”

  5. 冬烘先生 說:

    Re:路過的mint:
    感謝您的第一手資訊。
    果然傳說中的都市中的螢海,就僅止於是傳說而已。

  6. LKK 說:

    哦!上了一課台灣史
    年輕時大陸史地讀的比台灣透
    現在年老又反過來學習
    台灣人是有了解台灣史的必要
    但希望不要換個政府上台後讓莘莘學子又要加重歷史的沉重
    負擔就好了!

  7. 冬烘先生 說: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讀史是一件有趣的事。如果只是為了考試那就無趣了。

  8. LKK 說:

    這把年紀讀史是因為興趣所以沒有壓力
    但如果以後有原住民當上總統…我是擔心台灣史又要加重”考題”內容
    以此類推若有客家人當上總統….
    又去更改街名機場名建築名…….
    哇!不能再想啦!再想就很想去從政
    想競選立法委員
    推動立法—-地名應結合各家智者智慧選出一個最適合本土而又優雅好記的名稱後就不能再隨意朝令夕改啦!
    免得小小一個台灣被搞的雞飛狗跳.並非所有學生都是高材生記憶超強哩!

  9. 冬烘先生 說:

    LKK家有考生,所以對於死背死記的苦惱感同身受。呵呵。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