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想飛@七斗山海角)

既然文章標題裡面提到「海角」,不可免俗地先帶到看了熱門國片「海角七號」的感想:片中劇情以60年前寫給友子的情書穿插敘事的說故事的表現手法,讓我聯想到自己的東京行腳第四篇「伊豆高原到箱根-私と箱根の少女」以「伊豆的舞孃」的故事來交叉對照的方式,還頗有異曲同工之妙呢。也是交叉對照的手法,於是現實中的國境之南或許沒有「恆春郡海角七號」這個地址,不過在國境之北卻真有「八斗子七斗山望幽谷」的海角天邊這處適合看山看海可以解憂的好地方。

星期六天氣晴,一心想看晴空的碧海藍天於是便往八斗子望幽谷去了,1個小時從南港到八斗子,從八斗街上山,本來想要直接把車騎上山頂,中途看到度天宮的標示,於是改折往度天宮,將車停在那裡,如此當從望幽谷步道下山回來時,便能從八斗街旁的福惠宮再上到度天宮,完成一個環形。

從度天宮停車場的邊坡階梯往上走,這條步道或許少人走吧,步道旁的草叢,蝴蝶只顧著吸花蜜,不管我靠得多近都任由我拍攝。階梯步道走完上到稜線,往左邊走一會,可以看到大圓石柱狀的三等控制點,這裡是個絕佳的展望點,遠看天邊野柳岬或是近看下方望幽谷兩相宜,還可以望見往返基隆嶼以及進出八斗子漁港的船隻。

退回改往右走的話,馬上就會跟上山的車道接在一起,這個轉彎處也是往左下到望幽谷的九曲橋起點。我先取車道上來到七斗山,途中有一處往左的草坡通道是往原砲陣地的觀海草坪捷徑。七斗山山頂是個大平台,大部分的人都把車開上山來了,有一些人在玩遙控飛機,我本來也只有拍山拍海的,這時候也設定好快門速度捕捉遙控飛機在天空往來盤旋的畫面。玩遙控飛機的人,或許是把自己想在天空飛的心情,寄託在飛機上面了;拍照的我,以藍天碧海基隆嶼為背景在捕捉飛機飛翔的姿態時,或許是把一種莫名的情緒也寄託在攝影的構圖中了,而當突如其來飛入我所設定的鏡頭框框中的飛機,當我滿意它那一瞬間來到我面前的飛翔姿態,便按下快門;當它看似平貼於海面與秋水一色而不顯,亦或是高飛於空中與白雲齊飛而渺小時,我便不取..。

(無垠藍天碧海、朵朵白雲望幽谷真能忘憂@三等控制點附近)

在七斗山頂拍夠了遙控飛機,我往右緣下往海邊的木棧道試著走一小段然後退回;再往後方通往下方砲陣地觀海草坪走,此處突出的山崖如果再加上若有眺望的人坐在海崖前端的椅子上凝視大海時,或將有海角天涯之感。

沿著車道退回到望幽谷的入口,下九曲階梯到望幽谷中,然後從右方緩坡上面海那端的稜線,從步道上回望七斗山的山崖,遙控飛機還在靠近山頂處盤旋,因為終究被人所操控著,不能飛遠;而這時反倒是不知從哪冒出來一頂飛行傘在七斗山的山崖邊,人終究不能滿足只是看鳥在飛,或甘心只是操控著風箏飛機之類的幫你飛,總是想要自己親身來試試看在天空翱翔的滋味,這俯瞰大地君臨一切的滋味或許一旦嚐了,就再也戒不了吧。但那些兀自站立在海邊礁岩上,冒著隨時被海浪席捲的危險的釣客,海邊強烈吹襲的冷風,夾帶著鹽分灌進身體來,而他們卻甘之如飴,這又何解?是為了釣些魚維持生計,還是早已把寒冷孤寂當作喝上了癮的苦酒?

來到望幽谷邊緣,走下椰林步道回到小漁村中,我不想走漁港三路而繞遠,於是逕從蜿蜒的小巷中穿梭而出來到八斗街上的福靈宮附近,這些小巷真是確確實實的羊腸小徑,前方明明看似無路,直至到底了,又發現還是可以轉個彎又走,而這樣像走迷宮似的繞啊繞,本來也不知道會不會走出到大馬路上,結果還是走來到該是出口的地方了(門口有一津田牌唧水筒的民宅)。在巷子裡面亂繞的時候,好比進到另一個世界,雖然有陽光照進來,不過很靜,只有兩三隻小貓互相抓癢嬉戲,連窗櫺用紅磚土砌的樣式,連用木材搭建勾勒出的門戶都竟似別有洞天,彷彿再深入的話,又會進到另一個不可知的地方。

於是我臨港邊的大馬路不走,偏要往這些小巷弄裡頭鑽來鑽去,這又何解?

(想飛 part II@七斗山海角)

本文日期:2008.11.29 | 台北行腳 | 相簿 | GPS(MPS)

七斗山地圖
(七斗山望幽谷路線圖)


檢視較大的地圖

(八斗子周邊交通路線圖)

我的大台北輕鬆小百岳完成進度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