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頂山步道旁發現根節蘭)

按照規劃今天要去杏林山看草原。不過一出門就知道不太可能,因為出門時間又是太晚,下午2:30分出門,3:30分左右才到風櫃嘴,而從風櫃嘴到頂山約有2公里,如果不趕路慢慢走的話,來回大概約2個小時,正好可以在五點半天黑之前回到登山口,所以要走到杏林山(里程數約3k)應該是不可能,因為不可能,所以一開始從風櫃嘴出發的時候就打定主意慢慢走慢慢看。不過天氣也來作怪,山下明明是好天氣,但是一過五指山往風櫃嘴方向就起大霧,不過此處本來就是風口,既然鋒面將來,東北季風正好從風口灌入,造成大霧也不足為奇,所以這個地方才會喚做「風櫃嘴」。

風櫃嘴上頂山的步道,前面的600公尺算是相對陡上的石階步道,兩旁都是芒草坡,在風與霧從側面襲來的情況下,走來有些許費力;從1k處附近開始進入樹林,樹林中無風有薄霧,算是青綠的林間印象,跟剛才外頭芒草坡的白茫茫一片可說是不一樣的世界。不過不管是剛剛的芒草坡的穿越還是現在林間步道的徐行,我竟然都像第一次來過似的,幾乎沒有印象,回來查一下我自己從風櫃嘴上頂山的紀錄又已經是在7年多前,所以還是一句老話,太久沒去爬的山,記得每隔幾年要再去走走,溫故知新。

(頂山步道旁的小山菊)

像這次行走頂山線,雖然本來是要來尋找草原的,不過對於前面1公里的芒草段的長度,頗覺訝異,印象中好像沒有這麼長;同樣的林間步道這一段頗為清幽,不過這次走來也沒有印象,或許是樹林中有薄霧帶來異樣感受,也或許陳年的印象就像是這忽來忽去的薄霧那樣的不牢靠,可誰又能一直記得這七、八年間這步道上發生什麼樣的故事。不過或許如果過往回憶已經不可追,現在當下的每一刻就都可看作一趟新旅程般的新鮮,這未嘗不是一種體驗旅程的好方式。

像是這個季節開在芒草坡旁的小小山菊是如此鮮黃艷麗,讓人不得不注意它的存在;進入樹林之後,我開始注意步道兩旁是否有台灣根節蘭的蹤跡,不過卻沒有看到。而且在霧中就突然有人從芒草叢中竄出來,我本來應該不會嚇一跳的,因為本來就知道頂山步道周圍的岔路是這麼的多,然而我所佩服的是這些人在起大霧的情況下還能隨意亂走,好像把這一大片霧中的草原當作他們家的後花園。

而風霧襲上芒草坡的蒼茫、落上紅葉杜英沾染了秋意的石階、林中前方卻有一抹淡霧泛著微光、在好久不見的柳杉林中穿梭的樂趣、孤松在看似蠻荒的天地間以堅持的姿態存在著..,這些一一都變成我取景的對象,以致於當真的出了樹林來到頂山的三角點(16:30),我們便也不再往前走了,留一個小時慢慢踱回程還可以再把剛剛來程時的感覺以反方向的觀感來細細品味。或許也正因為這種慢走的堅持,這次在回程的樹林間的左側山坡,我終於看到了一叢根節蘭的群聚,乍看之下沒有開花,爬上去近看,好幾個火焰形的,正要開花的花苞都藏在大大的葉片之間,這未開要花的情況就像是兩年前在山子頂古道爬上向天池途中所看到的姿態一樣,不過論今年開花時間大概卻要晚上兩個禮拜。事實上我前兩天爬南港山時時也曾看到疑似蘭花植株,不過卻連花梗都沒有的樣子,也或許南港山..不適合蘭花開花。

詩經有云:「既見君子,云胡不喜?」正是我現在的心情寫照,於是高高興興為這幾株含苞待放的蘭花拍了許多各個角度的影像,然後再快快樂樂的下山去,經過0.6k處的芒草坡時,看到有一位男生狀似在幫步道前方的女生畫素描(背景是白茫茫一片的芒草坡),我經過好奇探問,果然他們有好興致是在素描,男生回應我說:美女比風景更漂亮。真是如此沒錯,在霧大風大的步道上,雖然如此景緻算是平時難逢,不過在他的心中,人應該還是頂山步道上最美的風景,因此對這位男生而言,此時此刻自然也是:既見君子,云胡不喜了。

(頂山步道上之松)

本文日期:2008.10.4(10.7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相簿 | GPS(MPS)


檢視較大的地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