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更多有關 蘭格漢斯島的午後 的事情

蘭格漢斯島是什麼?其實就是胰臟內分泌胰島素的細胞,胰島素跟糖尿病的治療有莫大的關係。這單然跟本書是一點關係也沒有。事實上這是一本短篇加上插畫,我多年前就已經看過了,但是書評卻是一直還沒寫。所謂短篇,當然是每篇各自獨立,約莫數百個字,最重要的是其中要有一些讓讀者心有戚戚焉的東西。

譬如說,「小確幸」這一篇,村上春樹說:抽屜裡塞滿摺疊整齊捲好的乾淨內褲(他自己的),不正是人生中小而確切的幸福(簡稱小確幸)之一嗎?

2005.5.3

又如在最末篇,也就是本書的書名蘭格漢斯島的午后。由於中學時代有一次跑回家拿忘記帶的生物課課本,在跑回學校的回程中,躺在橋下的草地上看著藍天與白雲悠悠,就這樣理所當然的不想回學校去了。

總之這些描述似乎像一條繩子般拉扯了一下我日漸拘謹的心。我想到寫小說,或是寫文章這件事,作者或許只是一個簡單的描述,如果份量不多,卻是恰如其分,就像一顆小石子投入波心,卻是會觸動某些讀者心湖中泛起一圈圈的漣漪。因此讀書的人看到這樣的短篇,然後能在腦海中回味許久,這何嘗不是種小確幸?看來寫文章這件事,真是奇妙啊。

一則回應 to “050503蘭格漢斯島的午后”

  1. […] 因此我們也許不是需要那種轟轟烈烈的短暫快感,而是許許多多綿延不斷的小而確切的幸福。譬如村上春樹說:抽屜裡塞滿摺疊整齊捲好的乾淨內褲,不正是人生中小而確切的幸福之一嗎? […]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