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更多有關 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 的事情

三日不讀書便覺面目可憎,一年多沒讀武俠小說以外的閒書大概連自己都要討厭自己到不得了的地步了。讀完這本書的部分感想已經描述在台北行腳之二九八-蘇澳七星山步道之中。所以現在我只挑選其中我覺得有趣的片段來談談。

書中提到沙遊療法(Sandplay Therapy)跟寫作故事一樣都能同到心理治癒的效果。換言之,每個人某種層面上而言都是有病的,然而治癒的方式不一樣。有些人用社會上認為比較極端的方式來尋求解脫或是治癒。心理治療師的工作就是盡量讓病人以社會可以接受的方式來治癒。所以每個人做出來的沙箱都會不一樣,如果病人是用寫故事來治癒的話,當然寫出來的故事帶給觀看的人的印象深刻程度又是不一樣。

如果旅行也是一種治癒的方式呢?從旅行的規劃、蒐集資料、獨遊或群遊(尋找同伴?)、旅行過程的體驗,事後的記錄,這一連串的開始到結束算是一個course的話,我想每一個有病的人,應該可以發展出屬於自己的旅行模式吧。

我在旅聯網中看到各式各樣的人,與各式各樣的旅行與最後產出的遊記。當然我不是心理治療師所以我無法從這些遊記的呈現很確切地知道每個人有什麼問題。對於也是一個病人而言,能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裡就很不錯了。有的問題隨著時間而解決,但也產生新的問題。

寫了將近七年的遊記,如果這算是一個長期治療的話,我只能說好像比較有點知道自己要些什麼,不過這一點什麼,卻仍好似在霧中的花不是那麼真切可以捉摸得到。連尋找的方向也不是那麼明確。不過可喜的是,至少知道霧是霧,花是花。在霧中摸索尋找是需要如「發條鳥年代記」所描述的「穿牆」一樣強的能量喔。至於要不要(或是能不能)捨棄一些東西,投入全心全意(commitment)在這個搜尋摸索的過程,似乎是我現在所恐懼的呢。不過我卻有種預感,不儘快地投入似乎是不行的。

2005.4.28

2 則回應 to “050428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

  1. […]     尤其重要的是,在那次南美洲的旅行,他也投入如下篇提到和「穿牆」所需的那樣強的能量,才能補完心中某些事情,或者是釐清了一些既有的東西。一般人從遊記或許只是看到他面對旅行中所遇到的問題時顯露出年少輕狂的那一面,而給予他怎能這樣做的驚嘆。然而我卻看到他在探訪祕魯古蹟與征服者所留下的痕跡時,所激發出即將投入到未來事業的熱情。這一次旅行他所投入的能量,甚或是因而激盪出來的能量勢必將是非常大的,大到改變了中南美洲的歷史。 […]

  2. […]     另外,我想做任何事情都必須要用心投入,這本書讓我再度見識到一個人對於一件事的commitment。 […]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