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圖片來源:博客來)

去年中看了第一本雷蒙錢德勒的偵探推理小說《 再見,吾愛 》 ,後來又看了另一部作品《大眠》 (The Big Sleep ,1939),覺得自己還算「嚼」得下去,因此有繼續把雷蒙錢德勒作品都補完的想法。最近已把東野圭吾在台灣出版的作品都看完了,於是隔了一年又想到這件雷蒙錢德勒的小說。搜尋圖書館藏書找到這本《 錢德勒的馬羅探長 》收錄了短篇《找麻煩是我的職業》、長篇 《大眠》,以及另一得到愛倫坡獎的長篇《漫長的告別》The Long Goodbye。這本合輯的書腰很聳動:

難怪,村上春樹讀了十幾遍!

封面上也引述村上春樹的話「雷蒙.錢德勒是我的崇拜對象,我讀了十幾遍《漫長的告別》」。我一向都有看村上春樹小說,既然村上春樹這樣講,那麼我更要看看這篇讓村上春樹讀了 十幾遍《漫長的告別》是如何吸引人 。看完之後,深深覺得這篇果然是傑作中的傑作,而且裏頭竟然出現了村上春樹特殊的文法,譬如類似以下的句子:

「你有多喜歡我?」綠問。
「全世界叢林裡的老虎全都溶解成奶油那麼喜歡。」我說。⠀⠀
《 挪威的森林 》

可以想見村上春樹的寫作有多受到雷蒙錢德勒影響。

在已看過的雷蒙錢德勒的小說裡大多有一個美麗的女人,而那女人到最後就是翻轉整個劇情的主角,《漫長的告別》也不例外,而且更加曲折離奇,可說是計中計、連環套,而且到最後結局還出人意表、另闢蹊徑,不愧是美國推理界最高獎項愛倫坡獎的得獎作品。(東野圭吾的《嫌疑犯X的獻身》英文版也曾經入圍這個獎項,但最後未得獎)

所以《漫長的告別》無庸置疑是值得一讀的作品,至於內容我就不劇透了,自己去讀吧。但是在這裡我卻要提出我所認為的村上春樹特殊語法的出處,來自書中美麗女主角的奇情作家丈夫在酒醉時所寫下的一篇短文的部分內容,讓讀者們自己判斷到底像不像:

還有四天就到月圓之夜了。月亮在牆上投下了一塊光斑。像是一隻斜看著我的盲眼,巨大而混濁。這個爛比喻真可笑,傻透了。作家們總是這樣,所有的東西都非要進行一番比喻才行。我的大腦像奶油那樣又軟又脹,不過它不像奶油那麼甜。該死的比喻又來了…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Pin Share

留言區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