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泡水的香楓)

這一天老婆說要出門走走。因為疫情關係,全家已經快三個月沒一起去郊外散心了。本想找個餐廳用完中餐再去川文山簡單走逛,這地方幾乎算平地,入口處還有一些農產品小攤,就算下雨撐傘戴口罩也可以很快走完,而且我還想買芒果乾解饞…。不過屬意的關廟那家餐館說是要八月中旬才會復業,轉查歸仁那家連鎖火鍋店也在其粉專看到收了的消息。百業蕭條可以預期,但是鮮少聽到民怨;過不去的,也許就此收攤了,然而他們都做什麼去了呢?

於是沒有在外頭用餐,下午兩點多才出門,直接開車前往川文山。下了84號快速道路渡頭交流道後,再次看見縱貫道旁的嘉南大圳南幹線的渡子頭溪渡槽橋,這次還是沒能停下車來探看一番。左轉171往拔林,路口店家就有幾家在賣芒果乾的。來到川文山停車場,裏頭只停了兩三輛車,攤販也只有賣水果的老婆婆一人,但沒賣芒果乾。據她說也是剛剛才來而已。老婆想買的茶葉蛋攤,這次尚未出現。

停好車,往盤帽大榕樹小丘走去,又從桃花心木林走下,來到另一處入口的岔路口。派大寶跑去那個入口探看,回報並無任何擺攤。

逆時針繞行,經過核生化訓練場前,積水淹沒了林間凹地成池,香楓根部泡在水裡,像是忘憂森林的場景。我和兩小兒打賭三個月前所見的乾枯水池裏頭會有幾隻水鳥,兩個小孩都猜沒有,我猜有一兩隻。前往水池的水泥路部分路段泥濘不堪,得找有樹枝的地方踏過。三個月前的乾涸水池如今再度滿水位,中有一隻水鴨,我猜中了。但在水池乾涸的期間,它們都去哪裡了?眼前這隻鴨子是不是還是三個月前的鴨子?這時老婆不知為何說鴨子不是鳥類,還說什麼「界門綱目科屬種」;於是我反問她,「鴨子如果不是鳥類,那是什麼類?」她馬上用手機查,然後就不說話了。


(雨歇的散步,行經三個月乾涸的水池邊)

我們離開水池,走上圓丘。有人在掃落葉,跟我們說,或許我們第一次來不知道,這裡雨後蚊子和小黑蚊很多。他還有一根磨得閃閃發亮的細長木杖,很是漂亮。他有說這是用哪種木材做的,但我忘了。

本想在椅上小坐一下,但老婆和孩子都想趕快離開。本來就沒有很想出門的二寶,抱怨蚊子多。雨後悶濕,戴口罩就算只是散步也不舒服。二寶賭氣說再也不想來了。於是我們前往看火車的果樹山丘邊,沒等到火車經過,就又下丘。路過一道水泥牆,許多蝸牛正在爬牆,有的已經爬到牆頂,但是上頭也沒有葡萄,不能了解蝸牛集體爬牆的目的為何,難道是它們有看到牆就想爬的天性?

老婆和二寶直接往停車場,我和大寶走上小丘去看了一會三角點。停車場附近的攤販仍只有老婆婆一人,但來走逛的遊人變多了。取車回程,經過171與縱貫道路口,跟店家買了兩包芒果乾。回到家才不過四點出頭,也就是這趟出門大概兩個小時。回到家後,芒果乾很快就被解決了。可以說這趟川文山之旅專為了芒果乾而去。

「可以久則久 莫之為而為」,我想到這句話,本以為出自道家哪位先覺,不過網路一查,竟然出自儒家的孟子。

(蝸牛爬牆)

本文日期:2021.8.8 | 台南行腳 | 相簿 | 足跡(gpx)


川文山農場路線圖 | Google map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留言區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