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東野圭吾的小說至2021年夏天為止在台灣已出版了95本,而我只剩下八本還沒讀,應該在今年入秋前便可全部追完。在已讀過的八十多本中當然有自己私選列為必讀的長篇,像是1998年的《秘密》,2012年的 《 解憂雜貨店 》 ,2005年的 《 嫌疑犯X的獻身 》 ,以及最近剛剛讀過的2001年的 《 單戀 》 。東野圭吾寫了這麼多本膾炙人口的推理小說,而且小說裏頭的創意、布局、詭計,以及人性的探討,實在令讀者讚嘆他是怎麼構思出來的。我想唯有不斷地以書寫作為淬鍊到極致,才能有各種別出心裁的創意。而淬鍊到極致可以在2001年這本 《 超·殺人事件 推理作家的苦惱 》 略窺一二。(東野圭吾在描述推理小說出版業界的幽默作品還有「〇笑小說系列」,像是 《 怪笑小說 》 )

東野圭吾在本書中以推理作家如何創作推理小說為題,創造出種種看似荒謬不可能的故事。如果不是已經到推理作家這項職業的頂峰怎能如此幽自己的職業一默?其中的 《 超理科殺人事件 》 、 《 超高齡化社會殺人事件 》 更是我認為幽默到極致還能再迴旋出一道戲謔的轉折。東野圭吾有這種超高能耐難怪能源源不絕地創作至今。轉眼間東野圭吾也已經邁入六十歲的中高齡了,即將來到他自己在二十年前所描述的 《 超高齡化社會殺人事件 》 中的高齡推理作家、次高齡編輯,以及與作家編輯同一世代的讀者群,不知道二十年後還在寫推理小說的他,對於當年在這篇短篇所敘述的故事,有沒有要更新的地方?

不過我想應該是沒有的。原因就是如同當年東野圭吾所說的,邁入高齡化社會社會,會讀他的小說的讀者也跟著老了,然而這些中年以上老年未滿的讀者占了社會人口的多數,所以他的小說仍然廣受中年以上人口的歡迎。至於年輕人可能比較傾向閱讀看起來比較不會那麼沉重的輕小說。

就好像中年的我們男生當年都讀過金庸、古龍的武俠小說,女生會讀瓊瑤的文藝小說。但年至中年的我們也會承認現今網路世代的年輕人對於金庸、瓊瑤的作品應該不會產生太大興趣,他們可能連厚一點的書都不再拾起了,因為網路上已經有太多免費、新鮮、刺激感官的訊息與影音,這些已讓年輕人應接不暇了。

所以我今天在這裡分享東野圭吾作品的讀後感,是不是也是一種人過中年的象徵?在當今的年代,一切都講求快閃、閱後即焚、過目即忘,不留於心才是。因為還有太多的資訊等著要進到心裡來啊。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留言區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