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之風

更多有關 迴轉木馬的終端 的事情

這是一本村上春樹的短篇小說選集,因此其中有些篇在其他出版社出版的村上春樹小說選集中看過了。

這本選集中有一篇名叫「游泳池畔」給我最多的感觸。這一本選集其實有一個特色,由村上春樹將所聽到他人的故事述說出來,而「游泳池畔」這一篇就是在游泳池所認識的一個男人所說 。這個男人所談及的想法,事實上我也曾經想過。只不過這個男人把人生分成二等份,假設人可以活七十歲,而三十五歲就是人生的分水嶺。

我的分法基本上認為三十歲就是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紀。三十過後如果自己還存有浪漫、幼稚、不成熟與不負責任的想法的話,那就是自己對不起自己 。更重要的是在四十歲之前要能清楚而且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不過這個故事中「游泳池畔」的男人的問題卻是自認為在所設定的人生一半(35歲),似乎人生中所該追求的有意義的工作和高收入、幸福的家庭 、和年輕的戀人、健康的身體等等都擁有了,他不知還要追求什麼?有一種莫名和模糊的東西無法掌握,也就是明明知道在哪裡,卻無法好好面對它、和它抗爭的東西。

我想這短篇之所以給我特殊的感覺在於我(或者說每個人)都有某種無法把握的東西存在著。甚至有些人還可以清楚的知道它是什麼,不過卻讓自己一直對它莫可奈何 。

1999.08.24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