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緣溪行)

哈赫拿爾森林去年下半年被文史與環保團體炒得沸沸揚揚(參見台南哈赫拿爾森林 發現參天巨木),但直到連功德滿溢的vp也受邀造訪而聲名大噪後,這才真的引起我的興趣。不過其實這秘境的入口與路徑只在這些團體間口耳相傳,網路上還查不到路徑資訊,只知道他們口中說的這片森林指的是竹溪流經竹溪橋與金湯橋之間的區域。

去年三月曾探訪過正在整治中的竹溪,不過其水質依然不敢恭維,連Google地圖都標為台南市東幹線排水溝;有網友甚至說「與其用個洋名來美化臭水溝 為何不去督促市府取締上游 工廠排放」(不過這網友應該誤解了,竹溪的汙染源中民生廢水排放應該佔大宗)。所以竹溪橋到金湯橋這一段人煙罕至的竹溪風光究竟可以美到哪裡去,是不是言過其實?我就很有興趣去見識看看了。

這洋名「哈赫拿爾」由何而來?可參考這篇報導-台南哈赫拿爾森林 發現參天巨木。在Cornelis Plockhoy 1652年所繪製的「大員及其附近地區海圖」中,市鎮東南方的大片森林即為Hagenaars Bosch。但照理說直接用「英語」音譯應為「哈根納」森林,不知為何變成「哈赫拿爾」森林?

因為這不知所云的「哈赫拿爾」便引發許多人不同的遐想,從「大片森林」、「茂密的森林」、「美麗的森林」都有。這篇報導提到旅荷學者稱其為「海牙人的森林」,是比較可信的說法。窮極無聊如我查了一下海牙的荷蘭語,聆聽過發音之後,Hage的確聽起來像「哈赫」:

海牙(荷蘭語:Den Haag;[dɛn ˈɦaːx]),官方亦稱斯赫拉芬哈赫(荷蘭語:’s‑Gravenhage,[ˌsxraːvə(n)ˈɦaːɣə] ) – 維基百科

該報導中提到的另一段紀載,或可猜測Hagenaars與Willem都是人的姓名,而非「茂密的」,「美麗的」這類形容詞。如果在Google搜尋Hagenaars可驗證這點。還有報導中提及其他森林名也可佐證:

1643年4月13日,江譯的《熱蘭遮城日誌》記載:「今天議長和熱蘭遮城議會決議,以前公佈的關於在威廉森林(Willem Ebbens Bos)、哈根納森林(Hagenaars Bos)和三座小森林(de Drie Bosjens)砍樹木的告示,要再公佈一次,目的在於要保存赤崁附近的森林,方便我們以及駐軍的取用薪材和木料,也使市民和前來的船得以繼續從那裡取得薪材和木料。」

不過後來我又找到一篇文章荷蘭文章《Ben je een Hagenaar of Hagenees? Wij zoeken het uit》,大意是你是高尚的海牙人還是鄙俗的海牙人?(有點像是原台南市人自稱市內人的況味)。從這篇文章的Google中文翻譯,Hagenaar這個字說的就是「海牙人」。

不管如何,竹溪東面與大同路之間現今還有「大林」這個地名,漫步在竹溪畔走得橋附近,對面所見就是大林國宅。

(與由田徑場流下的小支流交會)

由於先前我已經在竹溪橋眺望過竹溪,看到有怪手正在整建高聳的石頭護岸,感覺不可能從竹溪橋邊走到溪畔進入下游的森林。於是這回便打算由新都路與國民路口附近的金湯公園來試試。本次約了很喜歡研究地理資訊的大寶與我同行,我只跟他說要去探險,他就歡喜地跟了。另外近來補了兩顆單眼相機的電池,於是Canon400D相隔多年再度重出江湖。老實說,17-85這一顆拍出來的效果只有比iPhone8好上那麼一點點,不認真比較倒是無感。

在金湯公園與金湯橋繞了一圈,沒看到入口。不過從金湯橋下望底下的溪畔草叢有被踩出一條單人通行小徑的痕跡。我猜想那就是了,現在的問題是如何從國民路下到溪畔。再次回到金湯公園,從被整理修剪過的亂草叢走到溪邊,看了一下金湯橋下方的涵洞,答案揭曉,溪水流過中間的涵洞,而左邊的涵洞是沙堆可以通行,這樣就可以鑽過金湯橋下。

溪水絕對不能稱之為清澈,但也還沒到發出惡臭的地步。溪邊最多的是一種多葉呈放射狀的不知草。紅磚石塊與雜物頗多,據說早年曾被亂倒,不過也是拜這些亂石堆之賜,右岸尚有可以行走之處,而左岸枝幹延伸到溪邊就難以通行了。

而亂石堆的上方則是一片香蕉園,範圍約略是小支流以西至南門路。香蕉園的東緣是一條由田徑場留下的小支流,但現在是乾枯的狀態。我們走到小支流這裡,對面林中一群流浪狗開始狂吠,但似乎又不敢越過前方的倒竹向我們攻擊,感覺只是虛張聲勢。我們隨手從地上撿了一根木枝充當打狗棒來壯膽。流浪狗數量過多,我看了一下手機GPS地圖,小支流匯流處正好處於這片森林的中點,離竹溪橋還有一點距離;雖然看得到狗群所在樹林山坡上方透出亮光,但沒把握可以帶著大寶通過群狗環伺,於是決定就此撤退,回到金湯公園取車在改由竹溪橋來探。

報導中提到有一棵需三、四人環抱的大樟樹,但這次沒有看到。從剛剛來時路觀之,林木比較多的也只有溪流兩側邊緣這一條帶狀而已。大樟樹猜想應該在小支流與竹溪所圈圍的區域。

在支流口拍了幾張溪流的照片,已經盡量避免溪中的雜物來取景了。所謂哈赫拿爾森林珍貴的地方應該是說在市區還有這樣一塊人煙稀少的地方。但這人煙稀少其實是有原因的,一來竹溪不乾淨,二來自清朝以來大南門外就是綠林與墳墓區。竹溪過金湯橋後,繼續流經南山公墓。關於竹溪的水文調查,這篇文章寫得很詳細。

原路退回金湯橋,取車往體育園區,在田徑場西南邊看到哈赫拿爾森林的牌示。原來是市政府整理竹溪與體育場周邊時,在這裡設置了水岸觀景座階與小型景觀橋,用意讓民眾在此感受森林的氣息。橋下就是方才所見的小支流的上游。看報導照片功德vp應該不只停留於此,而應該是沿著小支流更往下走到竹溪畔。目前並沒有步道通往森林中,以後可能也不會有…。

我和大寶在這裡研究了一會路邊立的竹溪地圖牌示後,繼續騎車來到竹溪橋。竹溪橋右邊的空地看來有機會通往森林,因為我看到有狗狗從那邊跑出來了,這狗狗剛剛我們還在小支流那邊隔著倒竹相對。

當我們正想往狗狗那邊走時,卻看到對岸射擊協會的人揮手要我們不要往前走了。原來他們不定向飛靶有可能會飛過竹溪到這邊來,靶既然會飛過來,子彈當然也有可能會跟過來。如此射擊範圍未免也太大了。安全起見,本日哈赫拿爾森林的探索之旅就此打住。

短期之內所謂哈赫拿爾森林應該還會只是文史與環保團體敝帚自珍之處,網紅網美來此只怕弄髒他們的鞋子衣服。

(秘境這樣拍)

本文日期:2021.1.31 | 台南行腳 | 相簿 | 足跡(gpx)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