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之風

更多有關 開往中國的慢船 的事情

當初看村上春樹的書不知是為什麼開始看,也不知是為什麼會繼續一本接一本的買來看,就好像時機到了就自然會想看,每次有村上春樹的中譯本出版時總不會錯過。除了地下鐵事件(報導文學)和另外一本短篇圖畫文集(好像是介紹爵士樂的,不過我目前還沒對爵士樂產生興趣)。

村上春樹的書看多了,連自己寫出來的東西都有點村上春樹的味道。並不是特意的去模仿,而是自然而然的就有那個味道了。

村上春樹的書會讓一般人覺得不知所云,即使是我也不能真切的清楚的知道他想要表達什麼。也許就是這一份捉摸不定的意境才能吸引同類型的人想去享受這一份捉摸不定的感覺。正如村上春樹自己所說:正如有人喜歡他的書一樣,也有人不喜歡他的書。

雖然他書多讓人分不清虛幻真實,我倒是覺得在某種程度跟禪的境界有點接近,而在敘述事實的部分卻又露骨的真實。

這本書我還只看了第一篇短篇–開往中國的慢船,就已重拾了久違了的村上春樹的記憶。有一種滿足又熟悉的感覺,就好像一個久未嘗美酒的人的人剛剛又品嚐到濃郁烈酒,從喉嚨一直辣到心崁裡。

這篇短篇述說村上春樹對中國人的映像,內容我想並不是重點。村上春樹的的東西總能勾起我心中某部分的東西,入口雖然平淡,後勁卻很強。我也許會在以後看到日本人時,會再去想像起在村上春樹印象中的中國人。

1998.12.27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