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東野圭吾的小說已讀了不少,但很少會特地寫讀後心得;這其實是我的偏見,不能因為東野圭吾走娛樂性路線就兀自認為沒有寫讀後感的必要,而稱之為純文學的村上春樹作品不管如何每一本都一篇心得。

這本《怪笑小說》是東野圭吾「〇笑小說系列」的第一本小說,所收錄的短篇原本在新潮社發行的月刊小說雜誌小說新潮於自1993年~1995年刊載,也就是在東野圭吾真正開始成為暢銷小說家的兩三年前(如果以1998年的《祕密》當分界),在此之前東野圭吾已經當了十多年不暢銷作家,也嘗試過各種題材,其中有許多是社會面的議題。歷經這十多年蟄伏期,東野圭吾也有點像是看透筆耕日子的無奈而開始寫了一系列帶有一些自我解嘲與社會諷刺意味的短篇,於是就有這一系列的「〇笑小說」,其中黑笑小說與歪笑小說尤其是在諷刺出版業與作家生態,而《怪笑小說》就是在嘲諷社會人生百態了。

我為何會特別針對《怪笑小說》來寫讀後感呢?主要是因為本書每個短篇簡潔有力,收放自如。其中一篇獻給某位爺爺的線香應該是改編成漫畫、戲劇、舞台劇最多的一篇,據說是參考《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故事內容是老爺爺返回到身體開始衰老之前的巔峰狀態也就是20出頭,然後又加速衰老的過程。在這段期間,老爺爺快速地經歷了這個年代的青春,但也快速地失去,宛如黃粱一夢

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我是沒看過啦,但是我曾看過一小段的《班傑明的奇幻旅程》,不免會拿來相互比較。《班傑明的奇幻旅程》是返老還童擁有一整套逆向的人生,而獻給某位爺爺的線香卻是得到又失去,平白得到一段短暫的青春經歷然後又失去它,是不是反而更難受,還不如從來就不曾獲得青春的好?這大概是本短篇的餘韻了。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