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雲淡、風清、天高、龜仰月、人只是渺小)
同樣都是賞金針花的勝地,六十石山是稍微經過妝扮(包裝)的,政府在山上設了好幾座涼亭,涼亭之所在就是觀景的所在;而赤柯山是相對樸實的,美景呢,要自己用心去發現,不過你也可以說美景俯拾皆是。

六點不到,山上天已經亮了大半,我們起床出門,不過大概是民宿客人中最晚出門的了,有人已經去石龜那邊逛了一圈回來,還有人早就騎著摩托車在山區亂逛了。而我,本來想去忘憂谷看雲海,不過民宿老闆說忘憂谷有點遠,而且昨天星多天空晴朗,今早應該沒有雲海。我們如果要去逛逛可以去石龜那邊走走。不過我們原本是想要等他們家的小朋友起床之後再帶我們去石龜看金針花的..。

說到雲海,他說有一年曾經雲海漫到石龜來,那樣才叫美景。聽老闆這樣講,我們就又折回往石龜方向走了,住在天心茶園的好處之一,就是離石龜很近(約0.7k),用走的當散步就可以到。不過往石龜的路上,遇到的都是開車過去的,也有腳踏車隊的,努力踩踏板之餘,還很有禮貌的跟我們打招呼。

不過這段路還是用走的好,就當做晨間散步吧,採收金針的農人早就在採收金針了,趁著太陽還沒有很努力的發光發熱之前。往石龜的路是在淺淺的山谷中的小山路,斜射的光線不刺眼,山丘的影子落在金針田中一塊塊,自然形成一幅優雅的圖畫。

終於來到石龜,遠遠看來果然像是一隻略為昂首,狀似要出海模樣的大烏龜,烏龜的頭是望向縱谷方向,可以想像雲海從山谷中漫上來的樣子。我看過民宿中所留的許多朋友拍攝石龜與金針花,大概都是從前方這個角度來拍的吧。不過我覺得換從石龜的後面那一棵赤柯木之前來拍,感覺完全不一樣。因為順著早晨的光線方向,所以西方天空非常之藍,而下旬之月斜掛在西方天空,以金針花田為底襯,石龜巨石突出地面,像是靈龜望月,也頗有幾分澳洲艾爾斯岩(Ayers Rock)的味道。從這個角度來拍石龜的,我想我大概是第一人吧,因為,從這個角度根本就看不出龜的形狀。

在山坡上下取夠了各種角度的金針花海天際線的風景之後,我們回到民宿,路上遇到老闆,便跟老闆說我們拍了許多「靈龜望月」的照片,老闆聽了很高興,說要犒賞我們要去燒仙草給我們的早餐加菜;要燒仙草,便要先把庭院中那個爐子的煙囪(其實是一根斷掉的路燈改裝的)給弄起來。所以我們在早餐前就在庭院中看老闆忙來忙去,一會兒架煙囪,一會兒澆花(冬天開花的金針花品種),一會兒帶我們去看自己種的魚腥草,一會兒又跟我說他們的日本來的向日葵(老闆稱呼它叫赤柯之花)很漂亮。



(天心茶園早餐前的品茗)
後來進到屋內等吃早餐,老闆又砌了壺茶來當「餐前茶」。高山上的茶,不知道是不是水質的關係,總是感覺特別好喝。不過在場的也有幾位從小孩就開始喝茶長大的茶客,要讓我們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老闆可得拿出真正的好茶來。果然老闆「按照順序」拿出他的得獎茶了,雖然一開始乍喝之下沒有太特殊的香氣與口感,不過品嚐了兩、三杯,喉韻就漸漸出來了,這就是老闆說這泡茶的後座力很強。

老闆經過昨天晚上到現在早就知道我喜歡拍照,所以特地把得獎那罐的茶罐包裝拿來給我拍;後來吃飯時又把「台灣毛柿」拿來給我拍(不過這個我還不知道拍了之後有什麼用?他們又不賣毛柿。)至於早餐中有一道青菜,老闆說這是「赤柯妹」(其實是大陸妹,來到赤柯山就入境隨俗變成赤柯妹)跟平地看到的顏色不一樣。一旁其他的房客附和說:「你把這道菜拍回去放在網路上,網友看到都會來問天心茶園在哪裡?因為都想要來嚐嚐老闆娘的赤柯妹。」老闆娘廚藝好,當然私房菜不只這一種,我們粥上面的就是老闆娘自己做的菜埔。


(汪家古厝前曬金針之不捧場的小孩)
用完早餐,收拾行李,離開天心茶園,繼續我們的行程,我預計往忘憂谷去看看,於是順著沿山產業道路,經赤柯農場吃金針花冰淇淋(據說跟瑞穗牧場合作的)、在路邊有一處有許多石頭的金針花山坡拍照、在有許多蝴蝶飛舞的汪家古厝與不喜歡拍照的小朋友嬉戲。這條道路的盡頭是「林家園」,右邊的岔路會下山回到福德祠(相當於赤柯山的金針花園區入口),左邊的岔路會往「竹林」。

不過其實我不知道往竹林方向最後能不能到得了忘憂谷;姑且取這條岔路行之,誤打誤撞之下經過好一片美麗的金針花大草原,早就有許多攝影同好「杵在」這裡立起腳架攝取美景,而他們鏡頭所對之處是在綠色草原與遠山的交界處-三顆大石頭,我這才想起赤柯山地圖好像就有一處地名,就叫做「三顆大石頭」。輸人不輸陣,有此美景當前,還管以後會不會「忘憂」,於是下車取景去也。


(赤柯山三顆大石頭-攝影者展現攝影功力的地方)

「三顆大石頭」對一般遊客來說,或許都是還沒有開的金針花,或許只是不能進入的金針花田中遠處有三顆大石頭,這麼一處平凡的地方卻是攝影愛好者的天堂。因為它的高度夠高,可以中央山脈的高山為襯。採金針的農人猶如就置身在翻騰的雲霧前,在我們與他們之間有一大片綠隔絕開來,彷彿他們是來自雲端世界的人;眼前的高山美景又好像只是一幅阿爾卑斯山的圖畫,農家在三顆大石頭間來回穿梭採金針卻又是那麼真實,於是只能讚道:這金針花草坡怎能如此的綠,這幾塊大石頭又怎能如此恰如其分地嵌在綠草坡上?如果只是把視野框在這個畫面,忘掉太陽的酷熱,還真是會讓人浪漫到受不了。

至於產業道路繼續往前雖可往竹林湖,不過卻已經變成土石路面,也就不用繼續再往前探了,於是原路折回到「三顆大石頭」處繼續補拍其他角度的畫面,或許來赤柯山,只要來這「三顆大石頭」拍照取景就已經足夠。在「創意@東京」這本書中提到任何設計都具有外在的視覺形式和內在的美的本質。內在的美是一種值得追求的價值;外在視覺形式,則由Form、Color、Texure等三種要素所組成。「三顆大石頭」在造型(大石頭與其所處的空間)、色彩(金黃與翠綠)和材質(金針花田)的呈現似乎都已俱足了呢,有一種渾然天成的協調感。

本文日期:2008.8.23(8.28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相簿 | MPS(GPS)


玉里赤柯山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4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522-花東縱谷看金針花Day2-1 玉里赤柯山山金針花視覺的饗宴(080823)”

  1. lee 說:

    我在2006/08去赤科山做過金針夢,不過沒走到石龜,時光匆匆一下過了6年。

  2. lee 說:

    雖然北部的有少數金針花田,但是和花東的專業區是無法比較的,去赤科山或六十石山,追求的是休閒與氣氛。

    • 冬烘先生 說:

      雖然lee兄言「去赤科山或六十石山,追求的是休閒與氣氛」;不過我現在只要進行長途旅行,都只有一個「累」字。所以只能同意「氣氛」那一半。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