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這是我所讀的有關理查費曼的第三本書,基本上這本書有點像是費曼的自傳(雖然他本人並不這麼認為),就算不能稱之為自傳,但本書卻是由許多費曼的小故事集結而成,有大半的內容可以在漫畫費曼裏頭看到(可能因為這些內容都是費曼的同一個友人所收錄),但本書因為都是文字的關係,所以蒐集進來的費曼故事又比漫畫版更多。

從這些費曼的小故事,大抵上我們可以了解費曼充分在做自己,按照自己的方式過自己的人生,幾乎很少有妥協的地方(有的話也是盡量以趣味的方式度過,像是不想領諾貝爾獎還是去領了),因此他的人生並不「無聊」。所謂人生過得「不無聊」這件事,可能是生而為人最大的奧秘了。像是哲學家、宗教家,甚至像是林語堂這樣的文學家,一定會提出生而為人的意義。林語堂在生活的藝術中認為生命是一場豐富的饗宴,享受人生即是生命的意義,剩下的問題就是我們的胃口好不好而已。

而像把物理研究到非常透徹的物理學家如費曼也終將(必然)看到所謂生命本是由無限多會生滅的基本粒子所組成,這些基本粒子也會衰變,換言之過去的你和現在的你以及未來的你所組成的粒子成分就不一樣,但是在這接近無限多的粒子生滅的過程中,很神奇的記憶卻保留下來(不連續的連續?),於是所謂的生命的特徵、個性,不過是種樣式(pattern),原子來到生命體,以某種樣式舞了一曲,然後又離開。

費曼這個觀點十分有趣。如果按照這個「基本粒子觀點」,人生本身就如同一場戲,不過是許多粒子來來去去,在許多機緣巧合下共舞了好幾曲成就一場大戲(佛家所說的緣起性空?)。精采與否隨人定義,也可說是並無所謂精不精彩,因為任何一場人生大戲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比較的基準,自然也無從比較。以此觀之,人生並無什麼好執著的,也就是並不需要遵循特定的戲碼(pattern)來演。如果看透這個(或是這個觀點成立),那很多我們習以為常的東西會瞬間變得毫無意義,譬如道德、責任、成功失敗、是非對錯、權利義務…。甚至社會因此崩解也不是不可能(不過社會還沒因此崩解,除了真正透澈的人非常之少外,必然還有一種「無明」的力量在維繫著,也或許宇宙只是造物主在玩的RPG遊戲,何時開始何時結束半點不由人)。

如果看透生命的本質是基本粒子的組合編曲(假設這個觀點成立),就衍生後續的疑問,已進行的粒子編曲是不是隨時可以打掉重練?(當然時間依然繼續在走,人生精華時間有限)

第二個疑問是,既然生命的本質是基本粒子的組合編曲,但終究還是徒然的。做這個不做那個,等到回去時候一到,一切終究是徒然的,做與不做也就沒有差別。想到這裡,關於享受人生這回事的胃口就變差了。也就是覺得「無聊」了。這就與林語堂的理論相呼應,只不過林語堂是鼓勵享受人生的。如同《幽夢影》所說

若無花月美人,不願生此世界

若無翰墨棋酒,不必定作人身。

如果你也看透了生命不過是基本粒子的編曲,也覺得人生難免有無聊時候,那讀一讀「別鬧了,費曼先生」看看能不能讓你積極一點(畢竟費曼就是看透到粒子本質,還能按照自己意思過人生)。雖然一切終究是徒然的。(還有一種說法是,人生就像是一場旅行,盡量多看多感受,等到回去另一個世界後跟大家報告這一趟你玩了什麼…。這種說法,會有讓你想要積極一點過人生嗎?)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