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這原本是《電視人》中的一短篇,後來在德國發行時加上插畫,村上覺得驚艷,於是在日本也如法炮製,並修改了一些內容,以硬殼封面再出版。當年我對睡寫的短評如下:

在「睡」這篇短篇中,我們藉由窺探故事主角長久不能入眠,利用這一段比常人多出來的時間所過的生活﹔我們似乎也分享了主角自己秘密。尤其是主角把日常生活,活的更正常與公式化導致其親人甚至都不知道在普通人的睡眠時間中,主角都不睡覺還在過著自己的生活。像這樣對主角來說,由於過著比多出三分之一的生活,或許這三分之一的生活,對主角而言才是自己所重新拾回最想珍惜的時光。相較之下,其餘三分之二的日常生活,只不過是維持個行尸走肉的樣子吧了。

不過多年之後重讀,或許是村上春樹也有稍加修改,如今看法稍稍不同。這個睡不著的女人開始重讀《安娜卡列尼娜》(在睡不著的日子裡讀本書自有其寓意),而且隨著沒有睡著的日子變多,整個人彷彿變得年輕了,似乎是真正認清了自己的什麼,而活得更輕鬆了…。

不過在篇末,這睡不著的女人在深夜獨自開車到某個停車場,輕量級的小車卻遭到幾個男人猛力搖晃,好像要把車整個翻過來似的。

這段的寓意是什麼呢?是不是在暗示就算是特意隱藏不為人知的自在生活仍是不能見容於俗世,遲早要被這庸俗的世界給顛覆(或是中和回來)?

後來村上春樹在後記提到,寫《電視人》與這篇《睡》時(1989?),當時雖已有《挪威的森林》與《舞舞舞》兩部暢銷的作品,但卻感覺有些後繼乏力,陷入了低潮,於是去土耳其旅行,回到羅馬之後就寫了這兩篇短篇,也重新開啟了長篇小說的靈感。

我想說的是,這篇《睡》或許是想表達看透了某些東西之後,會覺得現實世界了無意義,而發現好像沒有什麼需要積極從事的事情。但村上春樹藉由把《睡》寫出來後,似乎又再度有了寫長篇小說的動力。這之間的精神轉換有一些我們身為讀者無法掌握的地方(當然作者可能也不想或不能在書中明白表現出來)。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