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如我在去年底我決定認真地瞧不起人生讀後感中提到的,這半年來我迷上一本日本輕小說-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的教室,小說中的主人翁們也很喜歡閱讀推理小說,其中「再見,吾愛」這本尤為搶手,幾乎無法被借到。因為這樣,我對於這本80年前(1940出版)的美國推理小說何以至今仍受到關注就有點(應該說是非常)感到興趣了。不過在台灣的圖書館這本書並不會難借到就是。

雷蒙錢德勒的小說被歸類為冷硬派,據說他還是村上春樹最喜歡的小說家。我一開始翻看這本書,確實有點冷硬,但還不到讀不下去的地步。人到中年後,雖然喜歡的東西越來越明確,但也幾乎沒有不能咀嚼下的作品,這兩者乍聽下有點矛盾。

但如果能夠繼續讀下去,也會漸漸習慣這種冷硬感,久而無所謂冷硬,這就是雷蒙錢德勒的style。當然翻譯的功力也有差別。然後,小說讀到中途,竟然會覺得古龍小說很有雷蒙錢德勒的風格。古龍小說跟金庸小說相比,當然是冷硬派的。

繼續看下去,會發現連這兩個作者的人生也很相似,嗜酒如命且多情,而且不甘平凡。所以寫出的小說也是奇情(至少《再見,吾愛》是這樣)懸疑,小說主人翁也好酒。只是雷蒙錢德勒確實被譽為二十世紀罕見的「完全小說家」 ,美國推理作家協會WMA評為「150年來最出色推理小說家」 第一名,所以小說布局與結構也無可挑剔;相較之下,古龍小說很多都虎頭蛇尾,後期作品甚至多寫不下去而由其他作者續貂了。

追求刺激是這類奇人的宿命,只是人生不可能一直都是高潮迭起,如此就算凡人所見的不平凡,奇人見久了也會生厭。追求刺激不可多得,將之寄情於寫小說與酒。寫小說靈感有時盡,烈酒也只能麻痺一時。所以這兩人晚景都有點淒涼,身體也搞差了,寫小說功力也退步了。身體的衰敗已經無法負荷追求自我突破的心,只好繼續借酒澆愁,造成身體更加衰敗。

《再見,吾愛》中的「吾愛」這女子也是屬於不甘平凡的類型。迷上她的男人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終究被其所吞噬。我看到這個角色出現時,彷彿過往讀過的多部古龍小說的個性鮮明的女主角再現,像是圓月彎刀中的謝小玉,又或是血鸚鵡中的血奴

我們凡人喜歡看奇情懸疑的故事,看完後依舊回到平凡的世界裡;而寫這些奇情懸疑故事的作者卻無法回頭了。煩惱是菩提,平凡也是菩提;奇人選擇忠於他們的宿命,但我們凡人確實要感謝這些奇人帶給我們的奇情懸疑與冒險故事。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