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在圖書館小說那邊的書架隨意瀏覽時看見這本書。村上春樹的小說竟然還有我沒看過的。這本書是1999年出版,當初沒有買的原因是其中的「螢火蟲」那篇短篇後來發展成為「挪威的森林」這本著名的長篇。基於奇怪的心態,當時剛看過挪威的森林沒幾年的我,便不太願意掏錢買這本。不過時至今日,距離1999年已經過了20年了,再怎樣強的挪威的森林先入為主的成見,也都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另外一篇「隨盲柳入眠的女人」好像曾經在其他短篇集中看過,但印象不是那麼深。「燒掉柴房」那篇也是有印象。該不會是我曾經在某家書店站著、看著就把書翻完了吧。

村上春樹在本書的後記提到,他總是短篇寫一寫,就會想要改寫長篇;長篇寫了一段時間後就又想改寫短篇。他腦袋瓜裡頭有一個裝素材的櫃子,小說的靈感每每就是從這些櫃子裏頭的其中某個抽屜掏出來,同樣的素材有時候做成短篇,有時候會發展成長篇。如果就一個忠實讀者的感覺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或許並不是那個素材適合做成短篇還是長篇這種兩者只能擇一的問題,而是寫著寫著故事自己會決定會發展成短篇還是長篇,這種隨機的任性。

依照這種測不準的現象,原本「螢火蟲」這篇短篇,寫著寫著,突然自己發展成長篇的「挪威的森林」也是一種村上春樹式的偶然與必然。

附帶一提的是,在圖書館稍微翻閱了一下村上春樹「地下鐵事件」這本紀實之作,以前總是因為不喜歡這種題材而沒考慮去買來看,但現在好像可以用看故事的心情來看了。下次再來借囉。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