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竹溪寺山門)

2005年為了想要探究台南有沒有可能會有觀音石佛便往竹溪寺而去,一無所獲後,再沿著竹溪上溯至法華寺,那時走在竹溪畔便深深覺得竹溪可營造風流。而後來整治竹溪的計畫真的開始進行,最近報導說已整理得差不多接近完工的階段,幾次路過也都感覺周邊的設施逐漸完善了。再加上前陣子有報導竹溪寺正有文物展,而我一直想要參觀(是蒐集吧)那塊府城四大名匾之一的「了然世界」(另外三塊是一字匾爾來了大丈夫),總之有這些因緣,星期天的早上我便帶著二寶從台南市棒球場開始要來一趟竹溪巡禮。

在勞工育樂中心研究了一下新立的竹溪導覽圖,本來就要往田徑場那邊走過去了。但二寶說他口渴,於是先繞到健康路上的小七買水後,沿著體育路往南走,繞過棒球場的東緣,整個體育園區正在大幅整理,以後那種髒亂與角落生雜草的印象會逐漸改變。甚至連田徑場的外觀也都整個翻新,看起來像是重蓋的。

經過極限運動場,望見後方的忠靈塔。以前都不會特別注意這座塔,不過也是因為去年報載市府即將處理塔裏頭的骨灰罐,才知道這座塔也是有歷史的。可追溯自日治昭和十四年(西元1939)的興建倡議,是台灣最早興建的忠靈塔。

續往竹溪寺方向走,來到竹溪舊山門前。前方新鋪導覽地磚上有大正十三年字樣。山門依舊封閉沒有開放。雖然往竹溪橋方向道路在整修,但還是可續沿牆邊走,見到近年新建的寺牆內嵌觀音應化身。特地要二寶去數數看全部有幾尊,我心中當然已經有答案了。但是二寶數完之後回報的數字-34,竟然跟我心裡的答案不一樣。於是換我自己去數一次,果然是34。這多出的來大概是要我放下,不要執著那個數字。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果然又見新山門右邊有結不同手印的諸佛坐相。

(竹溪寺目前僅存的古建築-剛滿百年的蓮花寶塔)

從新山門走進去,左邊庭園有羅漢像,後方有美輪美奐的建物,從正面觀其名-竹溪書院。以前沒有這竹溪書院,而更後方原本該有竹溪寺的本體建築-像是大雄寶殿等所在之處,現在是一片空地,空空如也,地水火風,四大皆空。莫非消失的竹溪寺為世間示範何謂「了然世界」?不過竹溪寺和開元寺法華寺、彌陀寺並稱為「台南四大古剎」,有關單位應該不會就這麼了然於胸地讓寺廟從台南地表上消失吧。於是走到竹溪書院前探看,門口左方還立有竹溪寺文物展的介紹圖文解說牌。

這時裡頭有人從書院裡頭走出來,自稱是書院的GateKeeper志工,拿了一份文物展的簡介給我,且說文物展已經在二月十五日結束了。或許年底還有可能再度展出一次。這次來得太晚,我又暫且跟「了然世界」無緣,只好繼續在花花世界流連。於是問起簡介上所介紹的古物(吳知府像、如西匾…)可能會擺放在哪裡?是否可以參觀等。然後又聊到偌大竹溪寺怎會平地消失的緣由。又有何因緣興建竹溪會館、竹溪書院,觀音牆,新山門等。又聊到四大古剎的寺產與發展現況;看到大興土木的竹溪寺進而連想到彰化那間碧雲禪寺,也是人之常情。

志工提到被拆掉的竹溪寺像是宮殿似的建築是在民國58年所建,因為該建築已經不堪使用,所以要拆掉重蓋。若說到竹溪寺原本留下的古建物或許只有蓮花寶塔吧,就在新蓋的彌勒亭旁邊。至於遠方空地上孤單佇立那棵樹,也是因為老樹(我忘了樹種),才會被保留下來。百年前文人雅士因為竹溪寺傍水而在此聚會吟詠因此此處曾有竹溪書院,所以這次重修也包括新建了竹溪書院。

我說那舊山門呢,感覺像是古蹟啊?志工說那應該也是民國58年之後蓋的。

可是上頭題了于右任(1879~1964)之名。市府鋪的導覽地磚也刻了大正十三年?

只負責幫竹溪書院開門的志工可能沒想到這個帶著十歲小孩同行的爸爸如此難纏…。真是了然啊。

我跟志工道了謝,就前往蓮花寶塔探看了。蓮花寶塔最近剛舉辦過興建滿百年的紀念活動。外觀看樣子像是歷代住持的塔位。但仔細端看會發現一些超過百年的印記,像是乾隆…。箇中原由,也就不必去探究了。

如果竹溪寺側門有開的話,就可以走出到後方的忠孝塔或是鳳凰橋了。但是沒開,所以乖乖退回,改從竹溪橋,走竹溪左岸步道,勘查一下竹溪水岸整理的進度。雖然岸邊綠地、步道、景觀橋都接近完工,但溪水本身還是不太清澈啊。

經過鳳凰橋,續行,轉彎處看見還在施工中的兒童遊戲區。將來的體育園區會有兩個主要的,很有特色的兒童遊戲區,一個在這裡,另一個在田徑場西側(我們回程時有看到小朋友在沙坑玩耍了)

行至新蓋的月見橋,底下的溪流處,聽說被取名為「月見湖」。行過月見橋到對岸,前陣子報導這裡有黃花風鈴木盛開,也都謝得差不多了。

走下到堤岸邊的步道,整理得清爽多了,大多有綠樹遮蔭。溪流中有怪手正在前進施工,白鷺鷥為前導。行至走得橋。二寶說他不想走,但我想一直走到健康路上,於是給他一點往前進的誘因。快來到健康路口時,看到分流的機制。試著研究一下:北邊橋下往府連路的涵洞應該是原本竹溪;而東邊的新出水口應該是新建的分流設施,也就是把民生廢水與原本溪水區隔開來,像是高雄在左營微笑公園對愛河所做的事

既然都走到這裡(健康路口),就到旁邊的忠烈祠去看看原台南神社的狛犬。該說是我有預感嗎?竟看到階梯下原有一對銅馬不在了,但是基座還在。如果不是我之前有看過那對銅馬,倒也不會覺得突兀。但現在銅馬不見了,只會覺得是不是搬到哪裡去了?但健康路上牌樓下那對狛犬以前殿前那對青銅色狛犬都還在(感覺黑眼圈深了點),所以銅馬去向令人生疑。走到忠烈祠後方去找了一下,沒有發現。倒是發現殿後方有一些平台與門柱,日治時期這塊基地是何用途?再用台灣堡圖查查好了。於是帶著二寶,直接過軟網球場、走得橋,穿過這一區小巷弄(高級別墅區,有幾間雅致咖啡館),回到棒球場周邊,取車而回。

回家後上網查了一下,查到這樣的舊聞:南市古銅馬損壞 草率熔毀民眾批(在2009年風災受損被市府收起來,2012年民眾質疑銅馬消失時,市府才證實已被熔毀市府新聞稿)。

按「大台南生活圈以其歷史、文化上突顯出的獨特性,堪稱為臺灣首要的文化古都」為由在2010.12.25升格為直轄市

(月見橋)

本文日期:2020.3.8 | 台南行腳 | 相簿 | GPX(GPS)


竹溪巡禮路線圖 | Google map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