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英倫行腳

在民主的發源地展現民主的風範 King’s College

今天的行程要去劍橋大學,之後還有餘暇的話,也想追隨徐志摩的腳步,划一葉扁舟撐著篙去遊康河,懷想徐志摩「偶然」、「再別康橋」的意境。想當初徐志摩也是因為想追尋哲學家羅素而來到此地,雖然徐志摩因故沒能遇到羅素,卻遇到林徽音,康橋浪漫的流水因而開啟了徐志摩屬於詩人那一面的性靈。而我追尋徐志摩的腳步來到康河,是不是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的人間四月天?

再別康橋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樹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間,

沉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長篙,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

在星輝斑斕裡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King’s College

King’s College

King’s College

King’s College

King’s College

King’s College

雖然行前對康橋充滿憧憬幻想,不過一早要從倫敦搭火車前往劍橋的路卻走得有些波折。要去康橋要在King’s Cross地鐵站附近的St.Pancras國際火車站搭火車,St.Pancras之所以是國際火車站是因為這裡可以搭Euro star穿過英吉利海峽底下的海底隧道到法國去。不過一早我們要搭Victoria Line地鐵往King’s cross時,在Pimlico地鐵站卻看到本日這條線故障。我們只好走出來到馬路上改搭計程車,也因此我們來到英國之後有機會搭上這種黑色金龜車外型的Cab,開始有一種在英國生活的感覺了,因為從Pimlico到火車站都在第一區卻要14英鎊(NT$ = 14*60),感受到英國昂貴的物價了。

雖然有點遲了,不過幸好有chonghong領路很快的買到車票,順利的坐上火車,火車駛出倫敦後,漸漸可以看見經典的英國鄉村田野面貌。

劍橋就是個大學城,都市中的娛樂消費活動在這裡都很缺乏。有人戲稱就是因為住在這裡沒有甚麼誘惑人的東西,所以教授學生們只好回自己的研究室去做研究,所以才會產生這麼多知名的學者。

英國的古老大學如劍橋大學、牛津大學除了大學體系該有的系(department)所(institute)之外,最著名的應該就是學院制度,學院提供學生人格素質的養成、研究學問該有的討論與資料、尋求大師教誨的環境,因為每個學院都各有各的發展特色(如果看過哈利波特就可以理解),所以學生可以選擇因為嚮往某些大師來加入學院,有些學院甚至有好幾位諾貝爾獎得主進駐。每一座學院的建築與校園都管理的很漂亮,可以想見要維繫這些古典建築與美麗的綠色草皮,甚至良好的研究環境,以及邀請重量級學者進駐,這些學院不知道要花費多少錢,其中經費主要來源之一就是來自於畢業於該學院的傑出校友的貢獻,於是有名的學院就更有錢了,如King’s college、Trinity College。

劍橋大學的理工科也是很不錯,透過跟業界合作的方式,發展出實際符合產業需要「有前瞻性」的解決方案。前幾年還有比較多的台灣留學生,最近就幾乎是大陸留學生的天下了,當然這也跟英國近年來想要跟大陸的快速發展可以接得上線的積極態度有很大的關聯。

不過來接待我們的還是一位台灣的留學生-馬道。下午行程結束後來到在咖啡館閒坐,從馬道的口中得知,原來居住在海外的台灣人其實要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關心台灣政治的發展的,而chonghong和馬道這兩個人的政治立場就已經不太相同,不過大家都可以展現良好的風範理性的討論,因為我們是在民主紳士的國家嘛。

喝完咖啡,我們就信步走到康河畔碼頭,這裡有人專門為你撐篙,不過收費卻不便宜,一人就要10英鎊。撐篙的應該都是工讀生,為我們划船之餘也會解說位於康河兩旁的景色。幫我們划船這位是來自南非,後來回國之後,撐篙的男孩停下船來餵一下天鵝的畫面被女性友人看到,她們都一致覺得–撐篙的男孩好帥。

數學橋

數學橋

康河畔的景色

稱篙的男孩

康橋河畔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

遊康河的船雖不大,不過船上面還有軟墊,所以乘客可以舒服的躺臥著看兩岸風光,至於康河的風光,徐志摩已經描述的很精采了。我們庸庸碌碌之人只要還能看得到King’s college的綠草地、看起來不太穩固但在傳說中沒有螺絲釘是經過牛頓精密計算設計過組合而成的數學橋等就很滿足了。

小舟一直划到有拱形巴洛克式風格門廊的嘆息橋(bridge of signs)才折返。嘆息橋的典故來自該橋曾是連接學生宿舍和期末考場的必經之路,每到要參加考試,學生都要經過此橋前往考場,於是每每可在此橋上聽到不絕的嘆息聲。這個命名的創意是來自於威尼斯的嘆息橋,只不過威尼斯這座嘆息橋是連接法院和監獄之間的通道,而嘆息聲是來自於犯人。

然後岸上有些遊人會跟河裡面的乘客揮手打招呼,如果要做友善的回應,這時候可要牢記在英國是不能隨便向人家比出手指的,所以也不要亂比Ya的手勢。因為傳說中食指是以前戰爭時用來拉弓箭的,所以如果手指被敵方切掉,就不能拉弓箭了,所以如果在英國向人比出手指是有侮辱譏笑無能的意涵吧。

晚上回到倫敦後chonghong帶我們去吃印度菜,chonghong說雖然印度菜可能會不符合我們的口味,但是印度菜在英國已經發展成一種獨特的飲食文化,如果來英國沒吃過印度菜,那真的有點可惜。

不過真的嚐過之後,嗯,印度菜果然還真不符合我的口味。

St. John’s College

嘆息橋

康河秋天的樹

本文日期:2004.11.5(2008.8.6 finished)
前一篇:英倫行腳Day5-Scene and seminar
下一篇:英倫行腳Day7-Treasure of conqueror


檢視較大的地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