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16醮騎)

鹽埕北極殿建醮快要來到壓軸活動-送天師、過火。報載1/12這天早上還有「追尋蔣元樞足跡導覽」活動,於是10點特地來廟埕前看看,但沒看到有關「蔣元樞」的活動,只有在廟右側的公告欄看到延平郡王祠現正展出【府城蔣公子‧建設顧臺灣-臺灣知府蔣元樞紀念特展】(參考蔣公子顧台灣 3年建設40項)。後來才知北極殿只是配合這項特展活動所舉辦的蔣公子南路足跡導覽中的一個點而已,因為時任台灣知府的蔣元樞曾經整修過瀨北上帝廟。蔣公子何人也,為何又會有「風流知府」的雅號?參考三研「蔣公子」)

「風流知府」事蹟首見於冬烘居是在踏查法華寺古蹟的時候,不過「府城三蔣」哪位才是人稱一流是風流的蔣公子?而法華寺並不在蔣元樞重修的七寺八廟之中。總之從鹽埕北極殿追溯至蔣元樞,本文有點扯遠了,先拉回來(跳一下)。

既然沒看到「蔣公子」導覽活動,便四處逛逛北極殿這處建醮所準備的科儀器物。總主會門前立了高聳的牌樓與燈篙。北極殿廟左側還有五靈官,話說這五靈官原本並非供奉在此,但說來話長…。五靈官對面有宋江陣用屋舍,廟左前方有中壇元帥香位。

五靈官與北極殿之間則有天師的臨時行館。這又要提到台南建醮活動中常會看到「恭請廣信府張府天師」。對民俗活動素沒研究的人(如我)可能納悶,台南沒有一間廟宇或地名稱做「廣信府」?所以廣信府到底在哪裡,就請參考恭請天師與送天師。由於北極殿這次是七朝醮,規模較大,所以必須邀請天公廟陪祀的張天師前來鑑醮,連同侍劍丹童與坐騎黑虎將軍一併請回。

廟前方有聳立的燈篙,醮場的燈篙也有很多考究,立燈篙以昭示天地此處要建醮了,請參考宗教知識-燈篙

建醮期間北極殿只留左偏門讓廟務人員進出,餘皆關閉。在廟門與殿前香爐前共有16尊紙紮的神像,稱之為「醮騎」,也就是守護醮壇安寧的神明,基本上均以康、高、趙、溫四大元帥為基礎,增加朱衣公、金甲神為六騎。根據這篇文章的說法,再加山神、土地為八騎,或續加雷公、電母、風伯、雨師等至十二騎。這次七朝醮動用到16尊神明護衛,算是非常慎重。那問題來了,這次北極殿建醮的16醮騎硬是多了哪四尊神明?答案就在上方的圖片中。

這次建醮活動如此盛大,也所費不貲,經費來源有部分來自境內信徒的樂捐。所有捐款者芳名都由廟方統一招貼於布告欄(???)。

下午三時,準備送天師。這活動是讓天師回天庭繳旨,連同黑虎將軍與16醮騎,由穿著長袍馬褂的名內會首扛著,從北極殿來到兩百戶那邊的天師壇空地,等待時程到來進行焚化昇天。這時北極殿廟埕前,已有廣信府張天師與黑虎將軍在前,北極殿自家的三頂轎子在後。鑼鼓陣陸續來到燈篙前敲敲打打作揖報到。

(玄天上帝神轎在利南街口迎接媽祖婆後回轉北極殿)

三點左右,北極殿玄天上帝的神轎前往鹽埕路與利南街口迎接交陪境-鹽埕天后宮的兩頂轎子(武惠尊王與媽祖)到來。利南街柏油路下面是古鹽埕溪河道,可能因此做為鹽埕境內兩間最大宮廟的交界。

關於蜿蜒的利南街的身世也跟其走向一樣頗曲折離奇,其上游本來是竹溪,後來上游被截、下游箱涵化被加蓋之後,成為現在的模樣。就在去年(2018)還曾發生大型吊車掉進塌陷的利南街柏油路面,再度讓鹽埕溪的身世浮上檯面(查資料時竟發現2017時議員即有質詢,當時市長是賴神…。所以真正神的是那個議員與跟她反映的民眾)。關於利南街下面古河道的探索可參考這一系列文章:探訪遺失的河道-利南溪

總之,玄天上帝神轎在利南街口迎接媽祖婆之後,又一起回到北極殿廟埕前。這時候廟埕前好不熱鬧,隨時有神轎奔來走去,對面的戲台上好像扮仙,排排坐。快要出發前,玄天上帝的神轎來到戲台前,歌仔戲的團長向神轎獻香,這種場合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不知這有何典故?

出發,轎班扛著天師轎與諸神轎,眾會首扛著紙糊的黑虎將軍與16醮騎,鑼鼓陣與挑花籃的,信眾與看熱鬧和拍照攝影師一同,浩浩蕩蕩從北極殿出發,經過北極殿臨時市場,左轉新都路,過金華路一段,來到舊稱兩百戶的郡南里內一處大空地中搭建的天師壇。

(天師壇)

宋江陣弟兄與鑼鼓陣婆婆媽媽在天師壇周邊拉起大圈封鎖線,只准廟方工作人員與名內會首進入。廟方工作人員在金紙堆中開始布置天師壇。如圖所示,大致是玉皇大帝神位之前,天師當中安座,16醮騎在兩旁擺開。

光是佈置天師壇就花了許久時間,紙糊醮騎拿上拿下的,只有工作人員才知道在搞什麼名堂。倒是圍觀看熱鬧的群眾越來越多,一直看到夕陽西斜,也沒有人散去。這期間,有幾名會首扛著中壇元帥的小轎子在會場到處衝來撞去,偶而還會跑去跟幾頂大轎糾纏一下,把大轎一起帶的團團轉,也拿祂沒奈何。這小轎子上插著風車與棒棒糖,所以你說這小轎子上坐著的中壇元帥是誰?

看來中壇元帥應該負有守護天師壇的任務。但是圍觀看熱鬧的人也不免會想,這幾名扛小轎的會首真的是三太子上身,還是他們認為既然要當三太子的轎伕就要做什麼像什麼?

五點左右,天師壇終於布置完成,名內會首該跪的該拜的也都拜好了。天師壇的周遭用小妹妹們扛來的花籃圍成一圈,花籃圈外開放現場民眾就近拍照。工作人員六點再來集合,所以送天師活動還要再更晚一點。

這時候正好老婆大人也傳來訊息要我回家帶小孩去吃晚飯,她自己要去看電影。雖然是猶如從天上掉落到人間的情境轉換。不過我轉的蠻快的,從觀察者頓時變成好爸爸角色,立馬使出風火輪奔返家,帶小孩去吃正忠排骨。

吃完晚餐,回程特地經過天師壇看看。夜色中依然鑼鼓喧天,人群圍觀依舊,看來送天師還沒開始。於是跟小孩交代一下要他們乖乖在家自己找樂子(小孩都已超過六歲,不用來吉我),自己又回轉天師壇來記錄。

又過了好一會,大概時辰到了吧,開始點火,由於天師神將都是紙糊的,加上一堆金紙,所以很快就燃起來了。幾頂神轎與鑼鼓班便開始圍著燃燒中的天師壇繞圈轉。濃濃夜色籠罩中,一團熊熊烈火,火星往上奔竄構成一幅幻影流光景象,帶有幾分神秘的色彩。

(圍觀看過火儀式)

送天師儀式結束,神轎都回轉到北極殿後方的大空地上,準備舉行過火的儀式。圍觀的群眾把偌大的廣場包的像鐵桶一般水洩不通。中壇元帥的小轎依然在場中亂走,有一回來到一坐著輪椅的老太太面前,先後進退了幾次,會首轎伕說:「三太子會保佑你身體健康」。

從拜拜、點火,等火勢漸漸熄滅,大概又過了一、兩個小時。腳站得痠了,又不敢亂動,怕一動,可以拍照的好角度就被別人占了。後來不管了,就繞著外圍圈圈走走看看。在另一邊神轎、眾會首站著的後方桌上有好多神像,大小不一,看來是各家會首自己供奉的,要在這次活動中一起過火。

火勢雖然已小,但火堆中還是滿滿紅紅的火星與火苗。工作人員拿來竹篙把火堆打平打散、撒鹽。道士來到場中噴水舞劍、揮動淨鞭。與這篇有關道教的法劍中提到的場景相仿:

當代華南道教的齋醮科儀,壇場書寫”仗劍登壇誠通三界,步罡踏斗表奏諸天”的對聯。齋醮中的許多儀節,高功都要用劍施行法術。如齋醮中高功的”頌符”,是 在讀完上元天官寶誥之後,高功口中吸水仗劍,向壇場的符紙噴水,用劍揮擊。然後高功左手執雞,右手舉劍切下雞冠,將雞血灑在符紙上。”

道士在場中舞弄許久,眾會首與轎班和工作人員都在場中,在遠處圍觀的人只知道隨時可能會過火。等我注意到時,道士已經飛快地跑過火堆。來不及拍了。接下來幾名帶頭會首陸續跑過。但接下來狀況發生了,會首在快跑過時,疑似腳陷入火燼堆中而跌倒,後面跑來的人閃避無路又把他踢翻。但好歹也算過了。不過有可能是火燼堆太厚,也或者是前頭的人跑過、滾過又把火堆踩出更多坑洞以及看不見的塌陷,以至於接下來扛著池王爺神轎的轎伕也幾乎在同一處踩空跌倒,導致第一頂神轎犁田。雖然在場人員很快的連人帶轎拖將離開。然而接下來要過火的天上聖母神轎竟似無視池王爺神轎的前車之鑑,接續往前衝,而前頭的池王爺神轎此時還沒完全脫離火堆,造成在火堆上「塞車」。凡人哪能無法忍受一段時間肉腳陷在火堆中,紛紛跳走,而轎後的轎伕進退不得,還直接跳到轎桿上,第二頂神轎犁田。這就是媒體所報導的棄轎逃生

此時還有玄天上帝的神轎尚未過火,但由於發生狀況,過火儀式暫時中止。廟方呼叫救護車前來救援。圍觀群眾議論紛紛,不知道過火儀式還要不要繼續舉行。此時還有一大半捲起褲管抱著自家神像等著過火的會首們在後頭等待,心裡可能五味雜陳。這些會首們在這次十二年一科的大醮中出錢出力出人,不過可能沒料到過火這關的考驗是真的很嚴峻。畢竟上次北極殿作醮已經是12年前的事了。

在等待廟方的進一步動作時,群眾仍然議論不休。有傷者說,之前在茄萣過火時,那時踩過很涼啊,豈知這次這麼燙?

本來在場中快速亂走的三太子,搭配場中比較沉悶的氣氛,也就沒那麼浮動了。

又過了好一會,好像是廟方來到上帝公神轎前請示後,儀式要繼續進行的樣子,這時候已經是晚間十點半。

於是工作人員又拿來竹篙把火堆灰燼攤的更平整,然後又撒了更多鹽。確認準備得差不多了,玄天上帝神轎先行通過,接下來抱著神像的眾會首也都陸續平安無事的通過了。看熱鬧的群眾給予鼓勵的掌聲。

意外事件上媒體後,有網民說什麼時代了,還有這種儀式;也有酸民說不是有神明保佑嗎?對此事件,廟方表示

這次意外主要是人為疏失因素,第一是炭火從晚上八點多燒到九點許,火勢正旺、溫度又高,踏火時間應再延後半小時讓溫度降低些再進行。另外,炭火堆的面積過大,約要踩七步才能離開,一般衝踏三、四步即可離場,而炭火堆到約有十五公分似嫌太厚,以及衝場人員、神轎未適度做出前後進場的間隔距離,才會導致會首摔倒後,後方人員骨牌效應般相繼倒下。廟方強調,會負起相關後續責任。

過火儀式結束後,跟著上帝公的轎子回到廟前。轎班本來要從中門入廟,不知何故,又退了回來,改從偏門將上帝公的轎子送入廟中。

一干鑼鼓陣向燈篙行禮致意後陸續離開,最後由北極殿的宋江陣好漢們展演陣勢。末了由帶頭著引燃符紙,並將其餘符紙撒向天空。這時從圍觀群眾中衝出幾個婦人們入場爭搶掉落在地上的符紙。而本來不知道要搶的,也加入搶符紙的行列。很快的廟埕又是乾乾淨淨了。這次作醮的高潮送天師與過火也算落幕。

對於活動儀式,身為觀察者本來只需要從旁觀者角度中立地看待,不需要妄加評論。不過基於本身所學所知還是忍不下來說說。在這個(末法)時代,科學幾乎已經可以解釋大部分傳統社會所以為的神秘現象(像是瘟疫…),凡夫俗子也可以憑藉科技證到如阿羅漢般部分的神通。不過阿羅漢所未能破的「無明」,就算當今科技如何發達,凡夫俗子也不知要破,反而更執著世俗名利。而諸如人從哪裡來,來這世界上做什麼,死後又往哪裡去的大哉問,只要一刻不覺悟,就會生煩惱。煩惱不斷,受其所苦,不自知造業,又生疑惑。疑惑不能自解,只好求神問卜,問問天,問問地。但很少人問自己清心寡慾。而過火、搶符紙,無非是求個「心安」而已。

不過看來求「心安」對人來說非常重要。但其實若把「神明」一詞以「眾人的良心」替換,很多宗教活動中良善的部分就多可以說得通;而人只要憑著自己的良心做事,至少無愧無咎,也就算對得起自己的「神明」了。

(過火時發生的神轎落地插曲)

本文日期:2019.01.12 | 台南行腳 | 相簿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