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淡水忠寮里花田看見不遠面天山下的天元宮)

過往幾年金山南勢湖和淡水屯山里在7~9月間都有大規模的波斯菊花田,不過今年台北縣政府把三芝(福德水車公園八連溪沿岸)、石門(大丘田往青山瀑布沿途)這兩鄉的農田也一起納進來,廣種波斯菊、百日菊等,稱之為北海岸花海季。而三芝、石門附近原本就有梯田的景觀,藍色晴空下,金黃色的花海配合墨綠色山脈田野,天地之間多姿多彩,這才是我覺得北海岸花海季最美麗的顏色組合。

那天上午淡水Ada說中午要進台北城來,問我有無時間一聚?我跟老婆本來約好下午要去北海岸賞花,於是想說不妨可以搭他回家便車去淡水,除了朋友聚聚外也可順便一起去賞花。不過後來沒有約好,我們還是自己先去淡水尋花田所在,Ada在16:30才來紅樹林附近會合。不過這個時間去賞花在這個季節其實還不算太晚,甚至還可以說有點早,因為天氣實在太熱,陽光也還很強,如果要拍照還是在太陽西斜光線減弱時好。其實我們後來到了三芝水車公園,已經下午五點了,但是還是覺得熱。

淡水的花田這次規劃在忠寮里,而忠寮里就在101縣道與北市3路口附近,與天元宮隔著101縣道相對,我在台北行腳這麼多年,從來未曾到過天元宮對面的那一側,這次為了找花田才第一次進到這個區域來,不過因為前幾個颱風的關係,這附近的花田中殘存的花並無法形成大片花海盛況。


(三芝八連溪福德水車公園附近花海看得見小觀音山與竹子山)

在忠寮里繞了一圈看了一下花況後,便先回到紅樹林站附近與Ada會合,然後又再度開車沿101縣道直接往三芝的花田前進,因為淡水花況不佳,本來以為三芝花況可能也不盡理想..,不過實際到訪後覺得還頗有可觀,可能是因為花田位於溪谷中,附近的山丘擋住了部分的風雨吧。

三芝的花田主要位於101縣道接近三芝鄉中心附近的八連溪一帶梯田,三芝鄉在這一帶的八連溪沿岸有連續的幾個水車公園,而花田現在最精采的部分主要位於福德水車公園往上游走的方向,但還沒到smoky Inn這兩者之間。

搭配花海的,除了溪流、梯田景觀之外,最精采的應該就是高聳一方綿亙的竹子山山脈,尤其是對於曾經走過竹子山古道,或是接近過小觀音山稜線的人,看到這兩座山應該是更有感覺吧。或許也就是因為基於對於這兩座山相看兩不厭的情感,所以在拍攝花海時還是堅持一定要有這兩座山入鏡當背景之一;而因為有這兩座綠色山脈入鏡之後,也才會注意到原來橫看成嶺的的諸多山峰之上有一層厚重的雲堆積著;看到白雲又發現今天的天空..怎麼這麼的藍,於是構圖的想法就在這觀看的過程中自然而然的醞釀出來了。三年前的到大溪月眉遊花海,曾經感嘆「不知道如何拍花海」,現在這個似乎已經不是問題了。

我隱約可以感覺到拍攝花海的秘訣,或許竟然是不要太執著花海本身呢;如果太去彰顯「花海」,反而因此忘記了其實此時此刻我們所體驗的美感是來自於週遭整體帶出的氛圍,花海其實只是其中一個「啟動」這個氛圍的關鍵點。如果把整個畫面侷限在花朵,觀者應該無法了解我接下來想要帶出的喜愛山、雲、天的心情的。而當我在此時此刻把花的金黃、山的翠綠、雲的白、天的藍都能巧妙融合在一起成為一張影像後,它就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創作了,因為就連我自己也不能再產生同樣的心境來拍出這樣的作品了。

藉由攝影的過程,而當產生「放下執著」這個領悟後,最近一直像是緊繃到快要斷掉的弓弦,突然之間就「放鬆」開來了。原來我一直以為我可以讓自己放鬆,已經放鬆,但其實根本就沒有放鬆,還在緊繃的情境裡面,所以無法到達身輕如燕,反而像是腳上綁了重重鉛塊。然而經過「一段」時間(可能是長,也可能是短),已經不再特意去追求所謂的放鬆後,突然在某個時間點(就像是這次在拍的過程中)就自己開竅了,然後焦慮感退散,突然就變得輕鬆起來了。這突然讓我想到很久以前就聽到的一句話:當我們停止追求幸福,幸福其實就已經來臨。

本文日期:2008.8.1 | 台北行腳 | 相簿 | MPS(GPS)

淡水忠寮里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