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天燈與煙花)

連續三年到平溪看天燈,前年是平溪國中,去年在十分,今年提前在元宵前夕來到菁桐。菁桐國小有個活動叫做「幸福想一想」。為什麼是「想一想」呢?大家就不妨去想一想了。

真的認真想一想之後呢,有人去年在天燈上寫下的心願果然實現;去年我要放的天燈還沒升上去之前卻先燒掉了。原因是一手持相機想拍照,一邊還要扶住天燈,以至於傾斜了一邊,讓火引燃了紙邊。這個告訴我們做人做事不能都想同時兼顧,最後可能會兩面都討不了好。或許這就是因此去年因此被套牢的原因。

總之在菁桐的天燈活動跟以往並沒有特別的不同,依舊是人多、擁擠與髒亂,也就沒什麼好提的。在台北八年多參加過多次放天燈的活動,於是朋友總會問我這個台南人參加過鹽水蜂炮也無?答案是沒有。跟一大堆人擠破頭本非我所喜,要我參加這類的活動,必須要有一些驅動力。

跟天燈與蜂炮比起來,我反而很懷念小時候的元宵節,完完全全是屬於小孩子的奇幻冒險。從自製燈籠開始,到燈籠夜遊,一群小孩自己規劃準備。當時我們不流行買燈籠,而是拿牛奶粉的鐵罐子來改裝。把牛奶粉鐵罐子擺橫,頭尾穿過鐵絲,上頭打個圈圈,用一個棒子穿過圈圈提著。另外用一根鐵釘穿過鐵罐底部來插蠟燭;在鐵罐子腰身釘穿許多大大小小的洞以透光。這樣克難的燈籠,在小孩子的眼中因為是自己親手做的,感覺竟是無比豪華。

(平溪線小火車)

燈籠做好之後,就是等待元宵夜夜晚來臨。吃過晚飯之後,街頭巷尾的孩子們開始聚集在一起。這時會由年紀稍大的孩子王帶領著一群小蘿蔔頭開始去遊街,有點像是西洋萬聖節的味道。但是由於是提著燈籠冒險,所以孩子頭通常會選一條以往大家沒有去過的路。在我們都市中的小孩子,如果用走的,走超過一、兩公里已經算是很不得了的事。因此在元宵節像這樣的「長程」冒險,對我們來說總是既新奇又興奮。

當然可以名正言順的「玩火」也是令小孩子很雀躍的事。雖然鐵罐子不像紙燈籠那樣容易著火,但是在罐子裡面卻會不斷累積滴落的蠟燭油。當蠟燭油累積一多,而鐵罐子裡面的蠟燭芯越燒越低時,燭火是有可能一次將整個鐵罐子的蠟燭油燃燒起來,而將罐子燻得烏黑,當然鐵罐也會燒得很燙,這就是「火燒燈」。在遊行的過程中,諸如換蠟燭,火燒燈等狀況百出,大孩子就要幫小孩子處理這些事情,也是忙得不亦樂乎,平添探險時的趣味。

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元宵節探險,是從我們社區附近走了約兩、三公里的路吧,孩子頭帶領著我們似乎來到安平港邊。當時我們有一個任務叫做「抓猴」。還是小四、小五學生的我們怎麼會知道什麼叫做「抓猴」呢?只是傻傻地跟著孩子頭走就是了,心中只知道這一趟探險是有目的,或許跟為民除害有關。

總之一行人跟著帶頭大哥走就是了,邊走邊嘻鬧,倒也沒將任務看得有多重要。離開平素所熟悉的人車來往的熱鬧的街道,終於來到人車相對稀少的港邊。週遭昏昏暗暗,路燈稀疏,海面漆黑一片,也看不清堤岸上有什麼的景物。我們這群小毛頭在納悶到底要如何抓猴?當然我們隱約知道並不是真的會抓什麼猴子,反正是跟什麼男人女人有關的事。

那孩子頭呢,不過大我們兩、三歲,也不太知道抓猴的意思。但是既然已經帶隊走到目的地,在底下眾人的仰望之下,好歹要做出一些事情來。於是看到昏暗的夜色邊,隱隱約約有人影浮動,就朝著那裡大聲呼喊著:抓猴啦。一犬吠影,眾犬吠聲(亂用成語,請不要學),其他小毛頭也就跟著大聲喊著:抓猴啦。然後就在笑鬧中一鬨而散。

等我自己長大之後,也開始約會,也會帶女孩子到台南南區的黃金海岸一起坐在堤岸邊看近海漁火點點,再故作親切地問旁邊的女生:這裡這麼黑,你會不會害怕?(標準答案是,就是因為有你才更害怕)

於是我可以體會,正當你儂我儂很幸福之際,卻突然不知從哪裡冒出一群小毛頭對著情侶們大喊:抓猴啦。這不是一件很殺風景的事嗎?因此謹以此文向當年元宵夜在安平港邊如果有被我們沒有想一想的舉動而嚇到的男男或是女女,表達深深的懺悔。

本文日期:2007.3.3(3.6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相簿

相關文章

留言區